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再見了!洞洞館2

人類系的小故事

許崇銘(人類學研究所R90125002)

遇到了人類系60周年的誕生節慶。原本跟學姐說,我們是小朋友,應該輪不到我們寫什麼吧。不過學姐告訴我們,大人們都想著要給小朋友們表現,小朋友們都說輪不到自己寫吧,結果大家心中的人類系,就這麼沒有人知道了~於是我只好拋磚引玉,跟大家說著一些,我們系上,還有可愛的、危險的洞洞館的小故事。

之一

  在念人類所之前,我在民族所博物館當小工友。那時候,我的老闆與同事,一位是人類系的學長,曹之鵬。另一位則是我後來的同學,劉榮樺。我們都知道,系館的地下室,收藏著各式各樣的瑰寶,也因為數量太過龐大,堆疊得太過複雜,第一次下去的時候,實在是很像迷宮。回到了博物館,詢問了曹大哥與榮樺之後,他們兩人正色的告訴我,他們在念人類系的時候,若沒有攜帶兩天以上的糧食,是不會走到地下室去的,因為洞洞館的地下室確實是一個巨型迷宮,向外延伸到整個地下校園,裡面塞滿了我們自土俗人種研究室以來的藏品,若單獨走入地下室,是很可能會迷路再也走不出來的。託兩位的福,我碩一的那一年,始終不敢走到地下室去,並一直相信,在地下室工作的同仁們,是在迷宮的最外圍工作,而他們手上應該都有一份陳年的地圖,密密麻麻的標示著從洞洞館地下迷宮逃生的路途。透過樓梯間看著地下室,總覺得深不見底。

圖:人類系地下室庫房一景。(人類學系提供)

之二

  說到洞洞館,洞洞館建築的神奇設計實在是很多。313教室的上課經驗應該是大部分人類系學生都有過的,我在313上過了無數的課,一直到第四年的時候,有一天,以前的伯禎學長,現在的伯禎老師突然間拉開313教室後的簾幕,我才知道,原來313教室後面有一條密道,像一個小密室一樣,直接延伸到一樓。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類系的同學,一直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情,不怪你們的,我不知道操作過這密道旁邊的冷氣機多少次了,過了四年才知道這條路。有這種神秘設計的系館,無怪乎可以傳出地下室是個巨型迷宮的故事。 

之三

  說著說著就說到老師了,我在入學前,準備研究所考試資料,不免會需要打聽各老師們的脾氣凜性與研究。從很久以前,連老師很兇很嚴格,就已經是像刻在石版上的確定傳說了。傳說中,連老師性烈如火,自律甚嚴,對學生也不假辭色。由於並不是念考古學,也沒有機會修老師的課驗證。但是,身為一個壞學生,常常留在309研究室念書卻不念書。309研究室其實是個唱歌的好地方,就是空曠,無阻蔽,又不會太大,晚上一個人留著的時候,在那裡面扯開嗓子唱歌正是剛好。起初總是會擔心吵到連老師,連老師會生氣,但是一直沒遇到老師生氣,心中想著,連老師這麼嚴格,要是真的吵到她,她一定會來罵我吧!顯然洞洞館隔音很好。直到有一天,繼續在309唱歌,卻在推開門的時候撞見了連老師。連老師說:「原來是你啊,我聽你唱歌唱一整年啦!我聽聲音一直以為是顏學誠,想說他壓力真大。原來是你,嗯嗯嗯,可見是你壓力很大。」原來,洞洞館的隔音一點都不好,連老師其實很慈祥,竟然忍耐了我的噪音一整年!!請大家不要再相信連老師很兇跟洞洞館隔音很好的不實的謠言了。ps.連老師真的超慈祥,我失戀的時候還被連老師安慰過。

之四

  前面說到在系館唱歌,這應該算是浪漫的系館才能帶給人的雅興。若要說雅興,喜歡待在研究室念書的同學們應該都見識過宋文薰先生的雅興吧。作為系上的元老,宋老師總是像個大爺爺一樣,自由自在的往來系館以及新生南路。在我入學的時候,宋老師已經高齡七十了,我沒機會修到宋老師的課,但是卻見識到宋老師老當益壯的豪氣干雲。宋老師,從側門的馬路上經過的時候,總是一手拉著小台車,一手拿著啤酒,腳步飛快的走著,望著望著就是瀟灑。在三樓研究室念書的同學,常常有機會看到門突然間被推開,宋老師走進來,對著同學說:「來,到頂樓來看看我種的花。」老師的雅興,莫過如此。 

圖:人類系屋頂一景。(B88105004卓浩右提供)

之五

  若說到系上與系館帶來的浪漫,勢必不能不提我們的兩隻狗狗,小黑與小胖了。10年過來了,小黑與小胖現在理所當然的已經成為我們系上的一部分。在緊繃的都市環境,大概再也沒有一個機會看到有如我們人類系的小黑與小胖跟系上結合得這麼緊密的人與動物的伙伴關係了。不知道是因為學系的本質溫暖使然,還是系上的人們的溫暖使然,一群人集體的共同在乎動物,並且為了狗狗自律的發展出互相的照護關係。人類系與系館這十多年來一直有著忠誠的系狗陪伴著,在小黑與小胖來到系館之前,我們有另外一隻忠誠的陪伴很多學長姐們求學的狗狗「紅牌」。據說紅牌很會認人,而且跟溫柔的小黑不同,紅牌是一隻嚴厲的狗狗,還記得我來旁聽的時候,紅牌真的是不假辭色對我吠叫著,不過,聽說誰手上有雞排,誰就可以收買紅牌。紅牌在我入學的那一年過世了,巧合的,小黑流浪到了人類系館,當時小黑剛生下小胖與小胖的妹妹。接替過世的紅牌,小黑與小胖成為系上的守護犬,小胖的妹妹則被領養成為家犬。小黑來到系上的時候,因為已經飽受流浪風霜之苦,所以格外的黏人。

圖:小黑。(B88105004卓浩右提供)

小黑擁有一切典型的狐狸犬特質:俊美、優雅、機敏且略帶一些神經質。小黑最是害怕閃電,每逢閃電的時候,他都會躲到地下室深遠的角落裡頭。小胖一出生就在系館受著大家的寵愛,想當初小胖可不若現在是個肥胖憨傻的中年大叔。當初小胖是甜美的小朋友。沒有人不喜歡可愛的小胖,當時的小胖也一點都不胖,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給他取錯了名字,現在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小胖了。也因為小胖一出生就陪著我們,導致他的狗生觀也跟小黑大不相同。對小胖來說,他是天生的人類系狗,我猜他應該分不清楚自己除了不用修課之外,跟一般人類學系同學的差別何在。他的個性也比小黑悠閒而也憨傻。有一年,小黑與小胖被捕狗隊抓走了,由卓浩右同學把他們打晶片之後領回。那一陣子,小黑回來後非常的沒有安全感,總是黏著照顧他的浩右。也不願意呆在系館外頭,浩右到咖啡館念書的時候,也硬是跟著浩右進去。當時,大夥花了好多力氣,誘騙開小黑的注意力,然後浩右躲起來拔腿狂奔,不過小黑也不是省油的燈,當然也是拔腿狂追。小胖的反應就不一樣了,小胖顯然完全不知道收容所是怎麼一回事,在收容所吃好睡好,回來之後,也當作沒事狗一樣,繼續的吃好睡好。繼續在系館門口欺負松鼠,攤開肚子睡覺。對小胖來說,所謂的人類,就是負責餵食跟按摩肚子的僕人吧。唉,怎麼這麼可愛呢。

圖:小胖。(B88105004卓浩右提供)

之六

  剩下的,70周年的時候再說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