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椰林風情

臺大校園動物資源熱點

陳俊宏

  臺大校本部經80年的開發,隨著建物一棟棟的興建,道路的鋪設,綠地部分已明顯碎裂化,遷移能力較差的動物被迫侷限於小的生活範圍,野生動物在校園裡所受的人為干擾日益增加,亟待大家的關心與保護。然而臺大校園裡仍有幾個容易觀察到動物的景點-校園動物資源熱點,從校門口的傅園、椰林大道、醉月湖、黑森林、臺灣大學附設農業試驗場等,每一處的自然景象各有特色,提供不同的棲地供不同動物棲息,只要你認真觀察及懂得如何尋找,生活於其中的動物隨時會讓你充滿驚喜。

喜鵲拜訪臺大農業試驗場辦公室。

(繪圖/潘佳昀)

 

傅園

  傅園位於新生南路與羅斯福路交接的大門口邊,日本帝國大學時期是珍貴的熱帶植物標本園。1950年底為了紀念臺大第四任校長傅斯年先生對臺大的貢獻,仿希臘帕森農神殿興建斯年堂,1951年12月將故校長傅斯年的骨灰遷入,同時取名為「傅園」。

  傅園隨著女一宿舍及近來捷運的興建,除了面積的縮減外,對動物的干擾更是日益嚴重,然因園內植物的多樣化,提供動物不同的棲地,目前仍是觀賞鳥類、赤腹松鼠、攀木蜥蜴等的極佳場所。

傅園,於臺北帝大時期即建立,為熱帶植物標本園,1951年為紀念傅校長而更名。(攝影/莊鈴川)

 

椰林大道

  進了臺大校門,映入眼簾就是兩排挺拔的大王椰子,椰子樹旁則是多種開紅、白、粉紅的杜鵑花,對臺大人而言,大王椰子及杜鵑花都是重要的象徵標誌。椰林大道除了大王椰子及杜鵑花外,兩旁建築物邊的樹種相當多樣,如:流蘇、櫻花、白千層、榕樹、欖仁、龍柏、樟樹等,各自吸引不同的動物來棲息。人們比較少注意的是,傍晚入夜後,大王椰子樹幹上常有數量相當可觀的雙線蛞蝓攀附其上;椰林大道底新總圖前的草地(振興草地)雨後或雨中的清晨,常可見到長超過30公分,粗如指頭的蚯蚓,在周遭馬路奮力的爬行著。椰林大道這個動物資源熱點較令人擔心的是,為了防治杜鵑花的病蟲害,必須噴灑農藥,然而卻未評估這對生活於其間的動物有何影響?

椰林大道,臺大最重要的地標之一。(繪圖/潘佳昀)

 

醉月湖

  醉月湖共有3個池子,1大2小。「醉月湖」之名據信是學生取的名字,只是命名的年代、動機、緣由及人物等,目前尚無正確考證。早年臺大徵收附近農地做為校地時,醉月湖還只是一個小水塘。動物學系漁業生物組曾使用這個池塘做為漁業實驗,後來動物學系另有實習場所,學校就開始整理醉月湖,把它挖大,並在湖中間蓋個亭子,就是湖心亭。以前同學要到亭子玩,必須划著小船才能上去。後來因有位女同學意外淹死,校方就把醉月湖圍上欄杆,並把船撤走。

  醉月湖曾是水族的天堂,本土種魚蝦成群,然近年來隨著水質惡化,及外來種動物包括吳郭魚、錦鯉、琵琶鼠魚(垃圾魚)及紅耳泥龜(巴西烏龜)等的引入,本土種魚蝦不是已滅絕就是族群大量銳減,至為可惜。醉月湖畔的綠地曾因周圍低密度使用,吸引不少動物棲息,如以落地生根的喜鵲,最初即常在思亮館演講廳旁草地覓食。現在醉月湖周遭以被建物環繞,人為干擾日益增加,恐不利動物棲息。

醉月湖,曾是水族的天堂,也是臺大人的浪漫去處。

(攝影/莊鈴川)

 

生態池及臺大生農學院附設農業試驗場

  生態池是瑠公圳復原計畫第一期工程的成果,在2003年底開發部分實習農場而成。雖然面積不大,但其成功的設計,東邊及南邊連接實習農場,西北邊有共同教室旁的一片樹林,提供了鳥類多樣化的棲息地,因此,生態池周遭已成為臺大校園賞鳥的重要據點。

  生態池本身及週遭溝渠已成為臺大校園內新的水族天堂,多種魚類、烏龜、蛙類等賴以維生。幾年前梅雨季的一天早上,生態池旁的道路曾被上萬隻剛上陸的小蟾蜍占滿,多到令人寸步難行。

  臺灣大學附設農業試驗場的作物標本園亦已重新規劃,朝農業教育園區發展,目前已是重要的校園生態教育園區,星期例假日總是吸引大批校外人士參觀,甚至是中南部學生畢業旅行的重要景點。

瑠公圳生態池,新興的水族天堂。(攝影/莊鈴川) 臺大生農學院附設農業試驗場,成立於1919年,是臺灣蓬萊米改良研究重地,現在已轉型為校園生態教育園區。(攝影/莊鈴川)

 

黑森林

  臺大黑森林辛亥路側門邊,鄰近新聞所、國發所及國青宿舍間。黑森林植相以榕樹為主,由於榕樹林枝葉茂密,故被戲稱黑森林。早期辛亥路未開通,黑森林附近僅有教職員宿舍,地處偏僻,少有人煙,成為動物極佳的避難所,據說有人見過近千隻麻雀聚集一棵榕樹上,爭食榕果的壯觀場面。近來隨著黑森林的開發周圍的開發,如國際青年宿舍、新聞研究所、國發所及最新的霖澤館的興建,黑森林所受的人為干擾日益增加,不過短時間內仍不失為校本部北方重要的動物棲息地。

黑森林,因榕樹密集遮蔭而得名。(攝影/莊鈴川)

 

蟾蜍山腳

  蟾蜍山是位於臺大校園南邊的丘陵,蟾蜍山腳東邊為長興街自來水淨水廠,往西一直到空軍指揮所,中間有一大段土地極少開發,大多屬於生農學院園藝學系、昆蟲學系的試驗農地。而該區上面的蟾蜍山則屬於臺北的土葬區,人為干擾情形大異於一般丘陵地,因此,此段蟾蜍山腳長期以來即為動物的特殊避難所。譬如皺足蛞蝓的體長大多介於5~8公分,但筆者曾在蟾蜍山腳見過約20公分的超大皺足蛞蝓。(本文摘自《臺大真好看~臺大校園動物導覽手冊》,2008年初版)

臺大園藝分場位於蟾蜍山腳,是都市僅存的少數丘陵地,因而成為動物的避難所。(攝影/莊鈴川)

 

關於作者

  陳俊宏,1980臺大動物學系畢業。美國奧瑞岡州立大學博士。專長細胞生物學、無脊椎動物學。近年研究主題有以九孔螺血液細胞為模式探討細胞附著機制、重金屬(鋅、鎘、汞、銅)對離子對雙殼貝類細胞免疫功能的影響、紫外線對蚯蚓的影響、臺灣蚯蚓種類鑑定、殺螺劑研發等。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