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研究發展~熟年革命1

人瑞研究-迎接超老人時代

文•照片提供/楊培珊

 

日益提高的平均餘命挑戰著人們對於老年生活的印象和想像,在上課或演講時問大家:「你們預期自己會活幾歲?」很多人的回答都是:「不要活太久。如果不健康,不如死了好。」因為社會大眾不瞭解老年,也不知道目前臺灣實際上已經有很多超高齡長者繼續存活,所以大家對自己的老化歷程和老年生活沒有希望和預期,不但無法積極準備,甚至存有恐懼和悲觀的看法。然而文化中對長壽的推崇,和報章雜誌上一些人瑞故事的報導,又不禁令人對長命百歲心生嚮往。究竟100歲的超高齡長者,他們的健康、認知、情緒、家庭與生活狀況是怎樣的景致?百歲人瑞有沒有一些類似的個人或環境特質呢?他們有沒有什麼「長壽秘訣」呢?他們的家族是否還有別的長壽人呢?除了客觀生活狀況的描述之外,在老人的理解中,「活了一百年」是什麼意思呢?他們對自己生活的主觀看法又如何呢?他們身邊的重要他人,如親人或照顧者,對於人瑞的看法又如何?這些問題深深引起我的興趣。

現代人活得長不稀奇,如何活得健康又自在,才是智慧。這是熟年的積極意義。

  我國近年來由於社會觀念及家庭型態改變、醫療生物科學與預防保健等方面之迅速發展,使得人口結構產生重大的變化,人口高齡化的趨勢非常明顯。截至民國98年10月統計資料顯示,臺灣總人口23,098,049人中有10.6%為老人,老年總人口為2,447,926人。(內政部統計處,2009a)民國97年底平均餘命為78.6歲,其中男性為75.6歲、女性為81.9歲。雖比美國和歐洲眾多平均年齡高於80歲的國家為低,但在亞洲國家中排名第六,低次於日本的82歲、香港82歲、新加坡的81歲、澳門79歲及南韓的79歲。在人口高齡化中,增加速度最快的又屬老老人,截至97年底,85歲以上的老人占老年人口比例自7%增加至9%,而百歲人瑞更是「超速」增加中,97年一年當中增加將近150位人瑞,增加幅度達到14%,證明了「長命百歲」早已不是難以企望的夢想了!

  在這樣的人口背景下,我近年來將研究鎖定超老人的生活樣貌,以及人瑞對人生的看法及其價值觀,希望為年輕世代提供一些具體的成功老化角色模範,鼓勵大家即早做好自己成為人瑞、或家中有人瑞的準備。

  我於97年度開始至今,成功訪問花蓮縣21名人瑞、臺北市31位人瑞、臺南縣19位人瑞,在臺灣東部、北部、南部都遇到了很多非常令人欽佩的人瑞,有曾經於二次大戰後代表政府處理復員的「南京接收大員」、有臺灣第一位女性公車駕駛員、有第一位將一貫道帶到後山的典傳師、有每天鍛鍊至今還能盤腿打坐數小時的國寶、住在養護中心但一心想回山上種菜的原住民婆婆、105歲學書法兩年後開展的人瑞……還有好多好多精彩的生命故事。。有一位退休校長在百歲生日時,當初教過的第一屆學生送了他一幅書法「百歲萬歲」,這群學生也都80多歲了,他們一起慶祝老師百歲生日,聊起小時候種種有趣的事情,彼此都感覺年輕了起來!我希望能夠訪問至少100位100歲以上老人,等我們真的達成這個目標時,就可以寫一本「百歲萬歲」的書了。

每一位人瑞都有一個精采的人生故事,讓你有力又有愛。

  許多人問我,人瑞那麼少,為什麼要研究人瑞呢?其實我最初的靈感來自於我先生的阿嬤。阿嬤年幼家貧,從未讀書,但她風趣、幽默、充滿生命力,成為「四句聯」的好手,鄉里喜慶活動中重要的「說好話」的福氣人,90歲開始投入慈濟的環保工作,生氣蓬勃地活到104歲高齡,才自然往生。阿嬤往生前幾個月,開始食慾下降,她似乎知道自己的生命將盡,但毫不害怕,反而鼓勵獨生女兒要勇敢面對,讓她能在家庭自然的氛圍中,像蠟燭燒完自然熄滅一般地、輕輕鬆鬆地過渡到死後的靜寂。我在認識阿嬤之前,老實講對自己的生命並沒有很積極地力量,只是一派隨緣。但認識阿嬤之後,每次看到她那麼有力、有愛,讓所有接近認識她的人也都得力,而漸漸地我好像也生出了一股面對人生的力量。如果一個人可以感動、影響那麼多人,我希望能多多傳揚這些感動和影響。人瑞研究,就是希望能提供具體的老年印象,讓大家勇於面對生命,不論長短!

  訪問人瑞是非常有趣的經驗,有許多令我感動的學習。最深刻的是,我看到千帆過盡後的生命本質。不論富貴或貧賤,不論人生過的豐富或平凡,當生命走過百年之後,再回顧從頭,發現生命其實很單純,就是不斷地找到力量繼續走下去。甚至可以說,生命就是活著,而活著就是「不死」。簡簡單單的「不死」其實是天意,也是人意。天意是指生命中有許多事由不得自己,在嬰兒死亡率還很高的年代出生、歷經兩次世界大戰、疫情、颱風地震水災等生命風險還能存活下來,的確是老天保佑,是天意。但活著也得靠自己、靠國家社會經濟醫療保健的發展、靠一些重要他人,所以也是人意。自己對生命有信心、能對自己負責任,不虐待濫用自己的身體、不陷溺於痛苦悲傷的負面情緒和仇恨對立的人際關係中、而能「活著一天就努力過一天像人的生活」,這得靠自己,一個人一條命、一個靈魂,必須自己拿的起、放的下,自己不負起這個拿起放下的責任的話,誰都幫不了忙。但人也是社會性的動物,英國詩人John Donne曾說:沒有人是一座孤島(no man is an island),又說:任何人的死亡都削減了我,因為我在人類中(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也許我們可以反過來看,任何人的生命也都增益我,因為我在人類中。人活著也得感恩於許許多多的其他人,包括家人、朋友、生命中幫忙我們的貴人、甚至是磨練我們的對手,還有最後在老年照顧我們的親人子孫、照顧工作者、或外籍勞工。所以人瑞們長長的一生,就是無數和人接觸、互動的故事,彼此激盪、彼此增益,甚至連死亡都無法遏止在想念中繼續交流!希望透過我們的研究,能呈現出人瑞在自我和他人、小我和大我互動過程中產生出來的龐大的力量,並運用這力量來增益年輕世代的人們。

 

延伸閱讀:

[1]楊培珊(2009)。建構小型老人養護機構社工員之團體身份認同-一個社會認同理論的觀點。東吳社會工作學報。

[2]楊培珊、鄭讚源、黃松林(2009)。「榮譽國民之家」組織文化革新:由慈善安置到專業服務。社區發展,125:162-176.

[3]楊培珊、羅鈞令、陳奕如(2009)。創意老化的發展趨勢與挑戰。社區發展,125:408-423.

[4]林珊如、楊培珊(2008)。迎接高齡化社會來臨:老人學與老年研究資源初步調查。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34(2):93-114.

[5]楊培珊(2007)。「大陸地區配偶相關工作規定對其老年配偶生活之影響」。羅紀琼主編,《臺灣外籍勞工研究》,225-251(第七章),臺北: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

[6]楊培珊譯(2007)。「不只保本,還有紅利」:英國現金給付制度與老人社區照顧。臺北:學富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7]梅陳玉嬋、楊培珊(2005)。臺灣老人社會工作理論與實務。臺北:雙葉書廊。

 

楊培珊小檔案

臺大外文系畢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工作學院碩士、博士,在高齡化議題尚未興起之前就選擇了老人領域做為研究重點,1997年回到臺大任教,長期關懷老人社會工作與老人福利相關議題,研究專長為老人福利服務及老人學,在臺大開設老人學概論及社會工作概論課程,現任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