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吾愛吾師-謝煥儒老師3

憶謝煥儒老師

葉貞吟(1985植病學系入學)

 

2004年11月24日晴

「喂!謝老師嗎?!我是葉貞吟,等會兒回來看你,要跟你吃中飯,不見不散!」

「哈!哈!哈!也找其他老師和同學?!」

「林老師、張老師、陳老師會來;偉強、挺軒也會到。」

「哈!哈!哈!好!好!」…

我就像回到大一時,三步併兩步,一口氣跑上3樓。

小心鬼祟,鑽進林老師實驗室。

「林老師…」看老師正忙,我就比手畫腳,示意中午飯局一會見。

一竄又溜進謝老師實驗室。

「噓…」忙請學弟別通報。

「謝老師!我回來看你了!」(想嚇他一跳)

「哈!哈!哈!」…「早聽到你在林老師那兒…」「哈!哈!哈!」…

「老師,您現在做哪些研究…」

圖:2004年返臺,筆者(右)與謝煥儒老師合影於臺大校門口。

「聽說你有幾個孩子…」

「兩個兒子!三個女兒!」

「哈!哈!哈!」…

「這五個學位好難修…」

「哈!哈!哈!」…「身體好嗎?」…

 

 是的!在我心目中、記憶中,謝煥儒老師,心腸好,脾氣好…

 

 沒有人知道這事兒,二十一年前的註冊日,我把暑期打工存下的學費借給同學補習重考,謝老師知情後,就把他微薄的薪金借給我,日後我更發現他非常體恤學生,總不假思索行俠仗義。

 假如我要感謝父母栽培我上大學,謝煥儒老師、莊在揚老師以及系上所有老師就是我的再造父母,不但沒有放棄我,更不斷關懷鼓勵。

 當時我身兼數職,整天為家裡焦頭爛額,無暇溫習補考,最終也拿不到學位,他們從未有過一句怪責的話。

 當老師生重病時,見到我,依舊幽默風趣。

 謝老師有一次輕描淡寫提到他年輕時的奮鬥圖強,「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將它轉化成堆肥,自然有朝一日,收穫豐盛。」

 

 是的!我會把眼淚擦乾。

 只有您的笑語、關懷永存我心。

 您的故事,我會為您傳世。

 

 謝煥儒老師:請您安息!

圖:受謝煥儒老師影響,筆者除養育五名子女外,經常參與社區服務工作。圖為香港臺灣婦女會支持林義傑長跑運動,前排坐者右方為筆者。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