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吾愛吾師-謝煥儒老師2

 永遠的36歲──記謝煥儒老師

呂厚興(1992植病學系畢業)

 

    和現在的同事聊起大學時期,每個人都一臉驚訝,直說怎麼可能還記得大學時期的導師,可是對我而言,那印象何止清楚,根本就是無法忘記。

 

謝老師是認真教學的:

上謝老師的課,一刻都不得閒,不但手要不停地抄筆記,連眼睛都要張得很大,這讓愛打瞌睡的人十分吃力,怎麼有學識如此淵博且上課又超級認真的老師。如果只是上課就罷了,做實驗更是令人倍感壓力,謝老師常常以他的最低標準來要求我們這些朽木,不過也幸好歷經謝老師的這番洗禮,讓我至今仍對顯微鏡、Agar、通草…印象深刻,有時連作夢都在做切片、分離孢子。

 

圖:謝煥儒老師帶學生至野外採集,攝於三峽滿月圓。

謝老師是樂於與人分享的:

想起在308教室,全班齊聚吃大餐,餐後謝老師把他珍藏多年的寶物,毫不保留地貢獻出來,那就是珍貴中藥材──靈芝!用大鍋水加酒,再加上所謂的稀世珍寶靈芝,說是為了全班同學的身體著想,能增強免疫力,強筋健骨,使身體勇健,每人限喝一大碗,還不准不喝。一開始大家搶著要喝,唯恐喝不到稀世補品,但只要喝過一口,似乎大家都有一致的表情──好難喝!

 

謝老師是超級會忍耐的:

和謝老師去過碧綠溪的同學都知道,碧綠溪上游的水一年四季都相當冰冷,有一回採集,謝老師提議大家一起把手伸進溪水中,看看誰”凍”最久。於是仗著年輕又身強體壯的我們,個個奮勇當先,沒想到每個人縮手比觸電反射還快,想當然爾,”凍”最久的非謝老師莫屬!真不知是誰比較年輕又身強體壯?

 

謝老師是永遠的長者:

又是去採集,這回只有四個人,老姚、阿澤、謝老師和我,目的地是六龜再進去的××,到達山腳時,工作人員說路斷了,只有摩托車能勉強騎進去,且路途少說五、六公里,加上太陽快要下班了,摩托車只能送一人上山,那四個人怎麼辦呢?當然又是永遠的長者優先,小囉囉們只能坐11路車上山去了!真不愧是永遠的長者。

 

謝老師是超幽默的:

 

圖:1992年畢業生的畢業旅行,謝煥儒教授(右前)與畢業生同遊臺東。

畢業旅行到了八仙洞,天氣實在太熱了,熱到令人昏頭轉向,真想吃一碗剉冰,這時謝老突發奇想,為募集資金,不惜犧牲形象,當場席地而坐,以斗笠當缽,開始了無本生意,而這群不知好歹的學生,竟也配合演出…有參與的人請自首!

 

謝老師是久經社會歷練的:

 畢業典禮結束的晚上,全班齊聚308,一方面慶祝順利畢業、另方面希望大家能順利走入社會,由謝老帶頭舉杯,大家不醉不歸,那年頭大概只有謝老師這個大學導師會這麼做吧?

 

謝老師是永遠的36歲:

老姚的婚禮上(沒參加的同學請自我檢討),再次遇到謝老師與師母, 可能是寒盡不知年,我竟然還一直認為謝老師只有36歲,不然為什麼看起來皮膚白皙透紅,還這麼年輕?36歲!好像是謝老師接任導師時候的事了。

圖:1991年學生為「謝獅」慶生,地點就在308。

 

   回憶起以前與謝老師經歷的每件事,歡樂的笑聲總是多過哀愁。謝老師樂觀的天性與率直的個性,總是常常存在我的心中,令我難以忘懷。我不想也不願用過於哀傷的心情來回憶謝老師。但是,當再次看到謝老師於畢業前寫給全班同學的信,所有深鎖的悲緒,竟完全崩潰!

 

謝老師!請一路好走。

永遠敬愛您的呂長

 

圖:1992年謝老師寫給應屆畢業生的話,諄諄之言,充滿了不捨與疼惜。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