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校友專訪1

本土第一位女外科醫生-彭汪嘉康院士

邱兆玲

 

 短髮、清瘦的身材、一襲剪裁合宜的深色套裝、搭配著一雙亮眼時髦細跟鞋,眼前這位外表渙發奕奕神采、精力過人的女士,你絕對不會想到她已然是有了六個孫子的祖母級人物。剛過完農曆新年,頂著一身假日症候群後遺症,筆者來到天母榮總醫院,採訪彭汪嘉康院士。時間已過了下午二時,她的助理告訴我,彭院士才剛去吃午飯。是怎樣的工作熱忱,讓彭院士竟然忘卻了轆轆的饑腸,到了這麼晚時間才去進餐?這就是彭汪嘉康院士,一個畢生投注於醫學濟世的國內癌症權威。

 彭院士是台大改制後(由台北帝大改為台灣大學)第一屆招收的學生,她同時也是台大醫學院培育出來的第一位女外科醫生。彭院士目前是中央研究院院士、評議員,國內癌症醫學與遺傳學會理事長,還主持衛生署直轄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組」,進行癌症臨床研究與醫護人員培訓計劃。她主持下的研究預算高達六、七千萬元,參加計劃人員多達六十人。此外,彭院士每週還百忙抽空回台大醫學院授課,造福母校學子。

 「我一直覺得我是台大畢業的,到那裡去一講到台大,都覺的很了不起,沾了很多光。」說起求學的黃金歲月,彭院士眼眸中散發出異樣的神采,彷彿時光又倒回到她那無憂、忙碌,卻充實的少女時代。

 談到進台大的因緣,彭院士說:當初,因父親來台經商認為台大不錯,回到江蘇後極力鼓勵她前來投考。後來,她果然在中山女高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考上第一志願—-台大醫科。當年,台大醫科錄取的學生七十人,女生才九名,彭院士的錄取成績名列全班第六、七。談起學醫,彭院士背後有一個傷感的故事。原來,她有一個特別疼愛、小她十二歲的弟弟,但這個弟弟在四歲時,因氣喘引發肺炎,不幸夭折。這場變故,使彭院士決定「化小愛為大愛」,奮身投入醫學濟世的工作,以彌補失弟之痛。

 學醫是彭院士的志向,也是她矢志不移的興趣。「醫科沒有興趣真的是不能念的。人家說醫科很難,其實,醫科都是背的。念的都是textbook,是別人的經驗,肌肉、用藥成份都是靠記憶啊!所以記憶力要好,以後則是靠經驗的累積,看了病人活用經驗。所以,我覺得真正聰明的人大概就不會念醫學院了。」

 由於要念、要背的科目太多,彭院士七年的醫學院生活簡直只能用「忙、忙、忙,忙完還是忙」來形容。她說,「台大的學生好是沒話講,因為好的學生都進了台大,老師嘛!你說出色的老師是有,但是並不是那麼多。一天到晚唸一套講義的也很多。但醫學院的學生滿compete的,大家都是自己在那裡看東西,互相努力學習。」不過,她進入台大後,發現很多教授授課都是講台語、或是日本話,對一個來台不久的江蘇人來說,根本就是「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因此,她只好自己回家閉門自修、苦念。雖然念得辛苦,彭院士卻未曾改變學醫的志趣。等終於熬到上醫院實習的時候,她覺得好高興、好honor,甚至覺得不睡覺都沒有關係。「那時啊!喜歡動手。我們通常七點進外科病房,但在這之前,我們會分病人,先做查尿、查血、查大便、查痰的工作。我嫌這樣麻煩,乾脆早點去,六點就去通通做,做完才開刀,贏得老師”可教”的讚賞,實習成績得了九十九分呢。」

 「我有個好處是,到處倒下來都可以睡!」為了爭取開刀實習的機會,彭院士說,那時白天開刀的都是大牌醫師,那輪得到實習醫生操刀的機會,因此,只好等晚上,常常在急診室坐到天亮等機會。有過這般兢兢業業的學習熱忱,她對現在的學生無論工作、學習意願都不高的情形,深感不解。「以前每隔一天值班,就很高興。現在要求學生三天值一天班,都來抱怨。動不動就搬出勞基法。」為了提振學生的工作熱誠,彭院士現在凡是有新的住院醫生來,都會親自帶一天,設法誘導其學習興趣。「凡事有興趣都好,才會好好去做。」

 由於課業壓力沉重、緊張,彭院士在台大期間,無暇參與任何社團與活動,她回憶說,那時頂多只是和女同學去看看電影,穿著十分正式的服裝去參加葉曙老師帶隊的遠足活動。在男女同學的交往方面是乏陳可善。但儘管如此,她們還是能從枯躁、緊張的課業中,尋找一些上課的樂趣。思及上課的點滴趣事,彭院士嘴角不覺浮出頑皮的神色:「那個時候,有個教German的老師每次上課都牽著一條好大的狗。那狗一上課就睡覺,一到快下課的時候就會起來,真的很靈。有ㄧ次,一個男生惡作劇故意去拉狗的尾巴,那狗就站起來,老師就喊下課,結果那堂課我們早了好多時間就下課了。真是笑死了。」

 念醫的女生膽子都很大。彭院士說,「要念醫,也沒想到害怕。只是記得,當時台大醫學院的解剖室是平房,蚊子非常大,就擔心那蚊子咬了那個(指屍體)後,又來咬自己。上解剖學時,比較覺得會害怕的是泡過福馬林的器官或腫瘤,因為那個味道實在難聞。」彭院士也期望,校友會能發揮功能,讓校友經常有碰面的機會,不要有事才找,而海外校友會也應主動幫助剛出國的學弟妹。校友季刊則希望能多點親切感,多報導學校的人事物,年初或年尾刊登「學校一年大事紀」,讓眾多校友能夠繼續保持與母校的聯繫。 
    

 曾經受業於台大,目前又為母校服務,彭院士有著台大人的驕傲,她希望台大能夠一直維持Top 的地位。她對母校的發展非常關心,「以前在美國,講到台大醫學院畢業的,很管用。但最近以來,其他學校都在求進步。台大應該想想要如何維持這麼好的聲譽。重要的是老師要想想怎樣keep up,老師非常重要。台大一直以為自己很好,現在應該做一些好的改變,想想怎樣在好的裡面,維持台大一向的水準。」至於學生方面,彭院士認為,台大學生與學校方面關係不夠親密,學生聰明、自我性高,但對學校的向心力卻不夠。她語重心長的建議,學校應該多規劃些可以讓學生參與的事情,從同系的聯誼性活動做起,把教授與學生連在一起,像個家庭。在學時就開始培養關懷學校的情誼,畢業後感情自然不會斷掉。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