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之友專訪

開創台灣電腦事業的傳奇人物-台大之友施振榮先生

邱兆玲

 

 

 

    在研擬訪問大綱時,筆者曾參閱「施振榮的電腦傳奇」一書。書中談到施先生與夫人葉紫華交往時,媒人胡台音曾對施夫人說道:這個人比我們班上最聳的人還要聳(台語:很土的意思)」。聆聽施先生的訪談錄音,最初真的會有「他滿聳」的感覺,但繼續聽下去,你就會感受到他話語中充滿了睿智與真誠。一口濃重的鹿港口音其實說明了施先生的執著與念舊,他並不會刻意的去扭曲自己本來的面目。「一個完全不會虛矯做作的真性情中人,這就是施振榮!」

    施振榮經營電腦的成功已成為一個現代的傳奇。外界對施先生創業的過程,可能並不會感到陌生。個性純良、勤懇任事,是他事業成功的要素。他這種真誠負責的本性,感染到他周邊的人,使他得到許多協助。從他創業初始,他的岳父就毫無保留的提供財務上的支援。在事業遭遇危機時,他仍能獲得創業伙伴的充分信心,獲得強力慰留,連素來無事業淵源的大陸工程董事長殷之浩,都願意及時伸出援手,挽救宏碁經營危機。

    宏碁電腦調整企業體質,在施振榮先生引領下化危為安,企業利潤大幅增加,營業額躍升為全球第七大電腦公司。國際間談到台灣的資訊業,總會提到「施振榮」這三個字。同時,施振榮先生許多原創性的構想「開創年輕人集團創業、成功致富」,「建議發展科技島與世界公民」的理念,也對台灣資訊業的快速蓬勃發展,目前總產值為世界第三名,起了「不可磨滅的催化作用」。美國財星雜誌曾封他為「與亞洲做生意不可不認識的人物」; 遠東經濟評論稱讚宏碁是「亞洲的王牌」,並評定已於一九九五年取代台塑企業,成為台灣最佳企業。

    在施董事長的企業經營哲學裡,產業是必須對整個社會脈動有意義、有貢獻的。他提及,當初選擇踏入微處理機領域,主要是著眼在這個技術是台灣沒有、欠缺的。台灣如果沒有跟上潮流趨勢,就會落後人家很多。直至今日,他還在思索如何突破中國人根深蒂固「愛做老大」的想法。他憂心的指出,中國人就像一盤散沙,大家雖然都反對有「寧為雞首」的觀念,但大家還都會想當雞首,有了這種心態,自然在很多事物上面,會想要保留一手。宏碁創立了「群龍無首」的經營管理模式,讓各企業體自行對營運負責,其基本意義,就是相信人性本善,與大家都不會保留一手。施董事長強調,他是以「共同利益」來控制企業。他的企業經營觀念,通常是先有了經營的基本作法後,再找大家進行溝通,形成一個共識。一切經營的基礎是建立在共同目標與利益下,而在菁英交流,人才成熟後,自然就慢慢地變得群龍無首了。就算大家各自為政,也不會亂到那裡去了。

    常有年輕人說,「他們可能沒有機會成為王永慶,但仍有機會成為施振榮。」台灣電腦業的蓬勃發展,讓許多年輕人燃燒希望,激發了上進之心。「施振榮奇蹟是有可能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的。」 施董事長對此一說法並未刻意謙讓。他正色地表示:這正是他所希望的。現在的年輕人要成為王永慶很難,並不是說年紀上不可能,是說王永慶那個模式已經是不可能了。而施振榮這個模式,因為講究「不留一手」,大家都可以去瞭解,自然也培育了不少人才。由宏碁出去創業的很多,像華碩就是經營最好,最賺錢的。宏碁賺錢並不是最多,但所訓練的人才卻是最多的。他期勉,現在的年輕人在追求成功的同時,也應帶動示範一些成功模式,促進社會的進步。他認為,台大學生從能力、學術條件上來說,都絕無問題,但在建立成功的價值體系方面,還是需要多加努力,期許台大學生能夠在各個領域中,繼續扮演領導的角色。

   一個土生土長的鹿港人,施董事長有相當「根生」的台灣情感。他強調,他的生活作息非常正常,從未考慮要找個保鏢隨行,也從未想過要移民。台灣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治安不好許多人攜家帶眷移民,都從未困擾過他。「人生是享受、或不虛此生都好,那要看你怎樣定位,有了錢,覺得花很多才算享受,那就會招惹很多麻煩。或是你有錢,你就覺得不安全。在這個社會你有錢就覺得不安全,這是你自己想的。都是人,為什麼有錢就不安全,所以我們日子要過的正常些。煩惱是自己找的,白曉燕案並未困擾到我。」 他表示,目前唯一對不起辛苦撫養他長大的母親的,就是「事業作太大了,讓母親擔心!」

    在整個訪談中,施董事長的人生哲學、企業經營理念都圍繞在對社會要付出貢獻、要有回饋上面。他的特點是真誠實在,絕不做表面功夫的。「宏碁是不做慈善事業的。我們偏向於提昇台灣的科技、智慧財產權等比較具未來性的事物上面。如果說,大家期待企業賺了錢,就應該無條件回饋社會。從一個角度上說,如果一個人做了很多壞事,賺了很多錢,他再拿錢去捐給慈善機構,就可以減少罪惡感,捐錢給廟宇,就可以贖罪,這種作法是不對的。我經營企業本身就是在做社會公益,我把企業經營得好,訓練人才,對社會就是一種幫助。」

    由於參加台大醫學院教授組成的「青松會」,施振榮謙說他以個人名義捐款給台大,不能說沒有淵源。他認為,要帶動企業界捐款給大學風氣,大學本身應該要有一套方法,與企業界合作。而這些合作方案必須是具有企業精神,非營利性的。「大學是非營利事業,但大學動用了社會非常多的資源,應思索怎樣能夠對社會做出貢獻。如此一來,社會也才會相應源源不斷的回饋給大學。產生這種良性循環,互相回饋才會生生不息。」

  「工作是種享受。」 施董事長自認為相當放得開名利,曾說過,八年後準備退休。 「到了一定年紀,智慧與經驗會累積,但是體力與精力都會明顯衰退。因此,要保持體力與精力安排退休生活,否則豈不把自己累死掉,這樣一來,不僅不能享受人生,也不能再對社會做出貢獻。」 施董事長說他早已規畫了自己的退休生涯 ; 但退休並不表示就要從社會退下來,他準備透過非營利的「宏碁基金會」,來從事社會公益事業。

    退休後事業的傳承要如何安排呢。觀念相當開明的施董事長說,有三個理由他不會讓兒子接棒,首先是為了兒子好,讓他擔上這個責任,他就無法享受。其次,這對員工也不公平,他們能力強、又等了這麼久才接班,不能剝奪他們的機會。最後,就是對投資人不好。 除非是對錢負氣,他才會考慮把企業交給下一代,他認為兒子們應該出去想辦法開創自己的事業才對。「人生經營的理念:就是要有長期平衡的觀念,追求長期永續的享受」。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