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校友專訪2

「台灣半導體的先鋒」 - 曹興誠先生

邱兆玲

 

 

 

   說起話來聲音很年輕、帶點鼻音、有點說不出的慵懶味道,這是筆者訪問聯華電子董事長曹興誠先生得到的第一印象。訪談恰好在白曉燕案喧騰全國期間,曹董事長婉拒了我們拍照的要求,他語帶輕鬆的解釋:要減少曝光機會,以免成為歹徒的目標。儘管身價非凡,曹董事長的穿著仍很難讓人把他與億萬富豪聯想在一起:一襲不令人覺得特殊,雖剪裁合宜、卻談不上貼身的西裝,配上咖啡色系的領帶,相當平常的穿著。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坐下來時,從敞開的西裝上衣,不經意露出來一條相當搶眼的寶藍色吊帶,這條吊帶閒閒地搭著,似乎是在告訴來訪者,他的主人是一個中庸、卻又帶點狂放、掌握得住時代脈動的「雅皮族」。

    身為聯華電子、聯瑞積體電路等七家高科技公司的負責人,曹董事長有種渾然天成的企業領導人的魅力。曾有報導指出,若有人要寫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史,「曹興誠」三個字絕不能漏掉,沒人能否認他對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力。自民國六十一年加入工研院,曹董事長由副研究員一直升到電子所副所長。聯電成立時,外界並不看好其前景,但曹董事長獨排眾議,主動爭取機會,終於獲調聯電副總經理,其後更進而接董事長職務。在其間聯電的半導體生產,也由當初的大冷門產業,轉成今天帶動國內經濟成長的火車頭工業。這一路走來,曹董事長對台灣半導體的成長與茁壯絕對「功不可沒」。

    曹董事長本人雖然曝光率不算很高,但聯電一直給外界很前衛、很敢衝的印象。要帶領這一大票高科技菁英,曹董事長必定是有過人的統御能力。在訪談間,筆者發現,曹董事長非常喜歡、且善用比喻。「高科技產業與經營旅館相同。有人說香港為什麼搞不好半導體。那是因為他們找錯人搞了,香港找搞電子的人搞,作出來就是三低一高(低投資、低科技、低毛利)的產業。他們其實就應該找旅館業的人搞才對。旅館技術很高的,設施差一點客人馬上可以感受到的。因此說來,旅館業也算是高投資、高科技的產業。」

    對外行人來說,半導體工業應屬相當精密、緊張的行業,但身處其中的曹董事長對此卻有不同的妙喻:「緊張不緊張與你從事的行業有關。像一般電子業可分為成品與裝配業,作成品零組件以管理學來說是屬於三高一低的產業,就是高毛利、高科技、低週轉,一個廠投資一、二百億,一年就賺一、二百億,這種行業不會每天慌慌張張的,一切都是按步就班的。這是與裝配業那種三低一高產業迥異的。」「聯電財務保守,財務槓桿不會用的太緊,資產負債比率維持在7 : 3,保守的人就是晚上比較睡得著覺。但太保守失去賺錢先機,又對不起股東。」「很多人不是太瞭解這個行業,就拿騎腳踏車來說,輪子大、或輪子小都好騎,要看哪種說法。對不會騎的人,輪子小的好騎,但騎起來很忭扭,馬路上坑坑洞洞的,騎起來滿頭大汗,很累。輪子大的也好騎,但你要有技術。高科技產業屬後者,財務周轉率高,要運轉順暢是不容易的,但順暢後就安穩了,小風小浪就影響不到它。」

    從小就認為『以後不當窮人,窮人不自由』,曹董事長的成功其實是有脈絡可循的。父親是中學老師,母親是傳統的家庭婦女,生在這種保守的中產階級家庭,少年的曹董事長卻是狂放、不拘的。提起少年歲月,曹董事長自承,自己不是個好學生,「高中念建中,常課上到一半,跑到植物園躺著,也不知想些什麼。我是那種平常不怎麼唸書,考試前才猛K的那種人。後來李遠哲說聯考不好,我卻認為,還好有聯考制度,不然就慘了。 那年考完後,人家說要去查分數,我說最好不要,萬一改錯了怎麼辦。 啊!不過,大學生活也是矇矇懂懂地過,未定型,亦怕被定型。」

    曹董事長認為,他選念電機是一種妥協。「大學生活困擾很多,對人生產生疑慮,覺得念電機生活無虞,但將來也不會有大出息。那時流行『來來來台大,去去去美國』,我對這種人生覺得很不自在,感覺出國是進入死胡同。當時好像視為唯一的路,但自己對出國沒有興趣,處在這種潮流中總覺得格格不入。四年大學生活都在思索將來發展方向,有壓力,不是很快樂,天天到處晃來晃去,看了很多雜書,到處去旁聽,還好功課還可以,沒被當過,或重修。」

    談到這裡,曹董事長憶起當年一些課堂上的點滴:「台大上課一向不點名,很自由。有次期中考,有個老師對著滿堂學生中一個光頭生說,平常上課沒有這麼多學生,別的我不記得,但我就從來沒見過有個光頭的學生。搞的大家笑成一團。」

    雖然當時的大學生籠罩在「出國照著走,何必掙扎」氣氛下,曹董事長畢竟是慶幸自己未趕出國的盲流。他說,有一次趙耀東到台大演講,大罵台大人全部出國,對國家沒有貢獻。他感同身受,還對皇崗電腦李振瀛提及此事,結果李振瀛卻回答說:「他們全都走了,蜀中無大將,我們日子過得多舒服。」年少時做出的決定,今日的他仍不悔的一直走下去。

    而能在台大這座著名學府求學,曹董事長應該還是覺得很值得驕傲的。最近教育部長吳京提出「打破明星大學迷思」的口號,這種想法他認為是可議的。「明星學校帶動價值體系。」曹董事長進一步說明他的看法:「好的學校樹立大家追求的標準,念好的學校出來的人,自然是不同的。年輕人就是要有榮譽感,有正確追求的目標。若拿掉這種價值觀,就會造成失落感,繼續維持菁英制,才能讓不是菁英者有看齊的目標。」

    說起話來不時有開懷笑聲,曹董事長有典型台大人的氣息,一種自信滿滿、有把握自己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那類人。曹董事長也以台大人的身份對台大人作了自省。他認為:台大校風自由,養成的人才能兼容並蓄,不會排除異己,quality高,作高層領導人可以,但團體合作則不行。「我那時統計過,在園區(科學園區)五、六十家廠商,有一半以上的負責人是台大畢業的。」台大人的人際關係都較疏離,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分析說,這可能是因為台大人彼此間競爭性強,大家都想要成績好,準備出國所致。

    曹董事長並不那麼相信「生涯規劃」。他認為,台大學生的中英文能力較好,應該善用這種優勢,掌握時機,發展自己。「人生際遇變化無窮。若咬定一個方向,怎樣都不改其志,有時會造成很多痛苦。生涯規劃講起來,很多時候是逆勢而行的。以我來講,有時候人生是看機緣怎麼樣,發揮自己能力,就是看外界怎樣變化,再來應變是比較恰當的。真正做事情時沒人能教你的。因此,在台灣太會唸書的學生,其實是滿危險的。」

    由於經營得法,聯電相關企業業務蒸蒸日上。曹董事長認為,將一些嶄新的經營手法運用到大學營運上面,必定可以降低不少辦學成本。他分析,以目前趨勢來講,傳統式教學成本必然會愈來愈高,台大擁有很多值錢的校地,用來蓋大樓,容納少部份學生,是否有其必要性。學校說經費不足,就必須先做好遠景規劃,構思採用video教學方式,減少教室使用需求。如此一來,一方面可以減少學生、老師跑來跑去的麻煩,一方面減少老師重複上課時間, 增加其研究教學品質。學生也在家中也可以藉由觀看video,做到自修的目的。其次,學校也應在號召校友捐款之餘,想辦法爭取龐大校產處理權力。他表示,今天學校已發展到這麼大的規模,難再講求一致的公平性,有必要建立起一套使用者付費的觀念。

    在校友聯繫方面,曹董事長認為,應建立一個「清楚的目的」,要校友捐錢嘛就講明要錢嘛!學校要想辦法沒事找事做。他感嘆,台大學生疏離感重,對學校向心力不夠。要彌補這項缺憾,學校不妨考慮,邀集一些經濟情況良好的校友共同建立「信託基金」,補助有能力、素質優秀學生,但經濟情況不好的學生,讓其先「透支未來能力」,待其踏入社會後自會對學校產生向心力,有所回饋。在學期間,學校也應該對學生多加關心、輔導,讓其有「大學四年生活就像是從一個大家庭走出來一樣」。

    雖已年近五旬,歲月卻在曹董事長身上是嗅不出一絲痕跡。他說起話來,依然有股年輕大學生那種大把青春抓在手裡,揮灑不盡的感覺。他快樂、樂觀而開朗,世界就像是掌握在手中,怎麼都是隨著他兜著玩的。事業已經穩固,錢多的花不完,早可以退休去專門享樂,曹董事長卻不作此想。在他健康積極的人生觀中,做事與休息其實是密不可分的,「做事業現在已成為我的一種習慣。不做事要幹嘛呢?說玩嘛?玩什麼呢?也是很無聊的。」不過,他也不是工作狂,他是適意、適性地悠遊在工作與玩樂間,徹底做到他早年立定的志願:「不將就工作」,試問世上有幾許人能有如此快意的人生!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