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友情與事外一章

烏來人的YAYA

高茂源口述

林秀美整理

 

 母親蔡市出生於民前十七年一月廿三日,於民國五十八年因高血壓過世。她是台北市六張犁蔡家長女,九歲時為祖父高佩蚶收養。雖是童養媳,但祖父仍給她充份受教育機會進入景美公學校(日治時代專給漢人讀的小學)就讀,畢業後考入台北帝國大學助產科(速成班),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畢業後(十七歲)與父親高標炎結婚,並遷居烏來經營「酒保」(供銷會,供給山地鄉日常用品),當時平地人少,而山地人有他們傳統的生產方式,沒有機會為人接生,慢慢熟絡之後,有人需要就去幫助她們,山地人臨盆是跪著,在生產過程中夭折失敗的很多,母親就把所學的技巧傳授給她們。

 從長輩口中得知,母親多次為救人不顧自己性命安危,最驚險的一次是,一名住在吶哮(今信賢村)的山地婦女生產時血崩,透過警察駐在所要我母親去急救,由於當時山地人還有出草,長輩擔心是否能平安順利回來,然而我母親毅然拎著助產士的工具就出門了;那時駐在所拿出一張藤椅,穿上兩支竹竿,我母親坐在藤椅上,就由兩個山地人扛去,結果生產順利,母子均安。

 母親的技術漸漸受到鄉人信賴而傳開。當時在山地鄉有所謂公醫,相當於衛生所主任,負責山地醫療,也有接生的能力,但當他太太要生時卻沒有信心,跑來找我母親接生,他認為我母親學得比他正統。另外我母親在生我的前四天,大腹便便,還為鄰居接生。母親總是救人要緊,卻不知道對她來說是十分危險的事。

 她唸書過程也很辛苦。她在娘家有纏腳,而日本政府不准纏腳,為了求學就解開了,一旦纏過腳解開,走起路來很辛苦,每天晚上用熱水泡,那時從景美去台大唸書,從公館到台北有市營巴士可坐,但是從公館到景美沒有車,她和另一個同學結伴,每天走路來回。

 民國卅四年父親過世後,母親一肩挑起酒保事務,教養十個子女之外,亦學以致用,接生了一、二百人之多。她做人做事甚得鄉人敬重,民國五十年曾獲選台北縣模範母親。泰雅人喚她「市仔」或「市桑」,老一輩漢人則稱她「酒保市仔」;然而誠如前鄉長簡福源先生說的,有更多人都叫她Yaya (泰雅族人稱母親為yaya)。

(照片由高先生提供,蔡女士六十大壽留影)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