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之友專訪

台大永遠的志工-魏媽媽

林秀美

 

阮老爸說「教育就是分財產」,

有知識就不會被騙,

若是現金會讓人騙去,

若叼在身軀,知識較深,

有判斷的能力,比財產還更好。

 

 魏媽媽,今年八十六歲,芳名魏顏碧霞,為前院長魏火曜夫人(註一),在台大醫院擔任志工長達五十年,摺紗布、疊衣服、做手術包等,五十年來如一日。在舊院時這個稱呼還沒這麼普遍,遷來東址後慢慢叫開來了,問她為什麼人人喊她「魏媽媽」,她幽默地答道「人較舊呀!比人較多歲」!

 

創立志工,純為自助助人

 她不僅是年資最久的志工,更是台大志工的創始人。談起創立緣由,魏媽媽表示剛開始純為協助魏院長,「看伊一些頭路沒腳手,而我閒閒,覺得有些事可以幫忙,太粗重、太專門的做不來,而摺衣服則和家事差不多」,「也沒去宣傳,只是招朋友來,一些有閒的社會的太太或是病院的太太,攏自動來參加」,就這樣集結了一群婦女志工。

 為了有效推展義工及社會服務的理想,民國三十九年她和當時台大校長錢思亮、醫學院陳拱北教授夫人等籌組「台大醫院婦女贊助會」(簡稱婦贊會),四十四年選舉董事會正式成立,招募會員二百人,明定宗旨為:促進婦女獲得團契之精神以贊助台大醫院達成完善之公共關係,衛生、教育,服務社會,造福人群為目的。堪稱台灣最早的婦女組織。

 除了義務協助醫院的工作之外,更藉由會費、捐款、義賣等方式募得經費,用於醫院社會服務部的救濟工作,如補助貧困病人醫藥費,捐贈治療器材、病床、廚房、病童遊戲室和書報等軟硬體設施,提供醫學院獎學金,購買禮物慰問病患,以及為醫護病人舉行同樂晚會等等;不論在人力或財力上,都為台大醫院的醫療服務提供莫大的助力。

 有一次為了協助一位破傷風患者,她發動親友捐款。她說「當時有一些病人,無夠所費,那時就撿錢幫助伊,尤其光復了後,破傷風的藥很貴,有的患者經濟上做不到,生活很艱苦,連醫藥費攏無處啥」,憶往言談中,愛護生命的慈悲心處處流露。

 婦贊會成立之後,有固定的會費收入(每人每年一百元),更有人將孫子給的生日紅包全數「寄付給社會部」,即使如此,她還是得常常「到處去向人揩油」;對於過去種種助人義行,她平和地說「看人平安就好,沒什麼」!

 

父親說:教育就是分財產

 大正元年(1912)二月二日生,基隆地方舊稱「店仔尾」人(今火車站前),基隆女中畢業後赴日求學,昭和九年(1934)自日本東京女子大學日文系畢業。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在當時社會畢竟仍屬少數,固然因為她出身基隆煤礦鉅業世家(註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父親顏國年極為重視教育之故。她說「讀書是老爸的意思,阮老爸說『教育就是分財產』,有知識就不會被騙,若是現金會讓人騙去,若叼在身軀,知識較深,有判斷的能力,比財產還更好」。

 她說日本極為重視教育,而且男女皆同,認為「國家要興,不只是查甫,查某囝子也要接受高等教育,提高知識水平」。女子東大迄今已逾百年,或許受日本統治影響所及,同時期台灣去的女學生也有二十來人,而據魏媽媽透露,魏院長的父親為了送兩個兒子赴日求學,還為人改漢詩,以些許束脩貼補。

 回憶東大四年的學生生活,嚴謹的生活規範與自治訓練最覺獲益終生。「唸書四年兜住學寮,學寮講求自治,只有一位先輩(老師)顧著,打掃、分碗盤甚至廚房煮飯都要輪流」,而且「也比較有獨立性,一間房住三至四個人,由一個高年級帶領低年級,大家一起生活、討論功課」。而「認真的人,十點熄燈了後,還半夜爬起來唸書,又怕吵到別人,燈稍為罩著,以免妨礙到別人」,從小事可見日本之重視生活教育。

 而每週都有一小時的道德講堂,只為灌輸學生「堅持信念,制法從生,共同服事」,魏媽媽說她這一生做事只是在實踐這樣的理念。

 

攜子之手,與子偕老

 大學畢業後,經由媒妁之言與院長結褵。院長父親魏清德先生與顏家以詩會友,早已熟識,而兩人雖僅有一面之緣,婚後夫唱婦隨,偕老一甲子,遠比今日速食戀情久久長長耐人尋味。

 婚後隨院長赴日博士研究,博士畢回台,在台灣醫專(醫學院前身)任教,並在台北病院(台大醫院前身)看診,之後奉派去廈門成立小兒科,舉家帶眷輾轉遷徙。除了照顧家庭,她說她也沒閒著,在廈門時帶青年隊,請人講演、教急救,提高嗓門笑道「也提供少年家的知識」。

 育有三男二女,其中有兩位承繼父缽,在杏林服務(長子魏達成醫師在附設醫院外科)。或許是自己幼時行動自由,還可以「到處拋頭露面」,對於子女的教育,她的態度是適性發展。「我說『考什麼、讀什麼,恁各人去發展,恁各人負責』,所以裀除了讀書,也很愛玩、很活動,像野球運動……」,她認為「古早是較嚴,現在比較開放,讓各人自己判斷也好,不免事事聽父母的命令」。

 大家庭人丁眾多,而小姑年紀也和子女相當,曾經每天要做一家大小七、八個人(包括院長在內)的便當;家有僕人,仍事必躬親,與其說是性子急,不如說是謹遵父親要為家庭全心全意付出的庭訓。

 

堅持信念,從生活中實踐

 秉著服事的信念,無私奉獻己力,但可不表示魏媽媽不懂得安排自己,「任誰做錯阮都會說,比如小姑食飯若拖太久,阮說不行,乾家也很理解,因為早上忙家事,下午一點半到四點是阮的自由時間,要看看母親…..,做一些別項代誌」,這段話透露出她溫柔婉約的性情之中,隱然有幾許自主的堅毅個性。

 愛好文學,尤其最愛日本文學,廣泛閱讀之外,也嘗試創作,1985年曾出版詩集《相思樹》,收錄了她在1974到1984十年間的日文詩作品,內容或寄情自然,或追憶故人,筆觸細膩優美,書中還穿插了魏院長的畫作,益顯伉儷情深。

 走過將近一世紀,比較婦女今昔,她認為現在女性可發揮的空間擴展很多。「台灣婦女現在比較活動,能做,做得又好;古早查某人都惦厝內,像阮乾家連亭仔腳攏很少出來。現在(婦女)則不同,可以四處去,若有能力,公司也可以做得很大。」

 曾因腳傷「休工」一陣子,現在每天早上「揩(捐血)中心的油坐車來」,問她何以每天風雨無阻,她謙說:「有時聽人講,自己沒經驗的代誌,也可以做參考」,「大家作伙快樂快樂」。

 貴為台灣名門之後、台大醫院院長夫人,若不是謙沖為懷,那堪為人摺衣疊巾半世紀!人人都有養生之道,所以年齡古稀不足奇;然而,魏媽媽稟著服務理念,劍及履及的作為,不是人人都做得到,在現世社會才是古稀!(照片為魏媽媽提供)

 

註釋

註一:魏火曜教授為台大醫院第三任院長(1948~1953),1953年起任醫學院院長十九年,任內增設牙醫、藥學、護理和復健等學系,並設立各科研究所,為台灣的醫療衛生體系建立了穩固的基礎。以小兒科權威見重杏林,力薦引入「沙賓」口服疫苗,造福無數台灣兒童,於1995年2月6日病逝。

註二:基隆顏家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在日治時代以金礦起家,開採瑞芳金礦盛極一時,煤礦則是祖業,在五0年代,煤產量居全台第一。

 

 

吳天順組長如是說

這位老人家比老師更好

 洗縫組位於台大醫院東址地下四樓,偌大的工作間,但見一群「婆婆媽媽」,偶有一、兩位男士點綴其中。

 洗縫組組長吳天順說,目前洗縫組「登記有案」的志工超過一百二十人,人數居各志工組織之冠,其中以女性佔多數,男性只有一、兩位,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採不定時,隨來隨做,只要有空,奉獻一點愛心。雖有規定一個月四十八小時的服務時間,但大部分志工媽媽早已超出工時甚多。

 然而相對地,我們並沒有什麼回饋。只有住院八折,掛號免費,以及每年過年前由院方出錢舉辦的「忘年會」聚餐,展望來年會更好。

 魏媽媽近來突然成為新聞人物,電視台和報社等各種媒體都來專訪。她現在年紀大了,所以都安排她摺小毛巾,她例行於每週一到週六上午九點到十一點報到,從不間斷,去年腳傷,有一段時間沒來,大家就念起她,教授們於是建議由她的子女開車載她來。我看到她,常問「魏媽媽,你又來了?」,她十分樂天地說「有在這裏工作,表示身體很健康呀!」這種年齡有這種精神,令人十分感動,她也關心我們的健康,我常想這位老人家比老師更好!

 

 

王秀馨護理長如是說

當志工,心意最重要

 台大志工組織有四個,分屬護理部、洗縫組、常德會及社工室。常德會成立於民國七十三年,以「常懷仁德」之精神,召募離職或退休人員返院服務,現有會員約一百三十人,於西址大門口、大廳、中央走廊等設六座服務台,並協助「健康教室」部分業務。

 護理部志工則是承續魏媽媽創立的婦贊會一脈,八年前由王秀馨護理長接手之後,除醫材處理外,更擴大服務範圍,協助各科門診,結果甚獲醫病好評,包括臨時人員在內,目前約有八十餘人。

 她認為當志工,心意最重要,次為經驗與毅力,曾有患者病癒之後,志願到門診服務即是一例。民國四十四年入院工作,早在學生時代即已認識魏媽媽,她說,魏媽媽做事永遠早人一步,前幾年連走路都比她還快。

 洗縫組的志工是在民國八十一年從護理部分出去,起初媽媽們「水土不服」,紛紛向王護理長反應手會酸,經過兩個月才適應。王護理長表示這些媽媽們天天來報到,不為別的,只為可以每天和三五好友一起工作、閒聊家常,驟然搬去東址地下室,那股熟悉感全沒了,一下子無法適應,所以有些念舊的媽媽們還是留在西址護理部。

 社工室位於東址,目前正極力統合醫院的志工系統。一來是強化志工組織運作,提高服務效能;一來也是為志工謀求更大的福利,敬表院方回饋之心。

台大之友專訪

台大永遠的志工-魏媽媽

 

林秀美

 

阮老爸說「教育就是分財產」,

有知識就不會被騙,

若是現金會讓人騙去,

若叼在身軀,知識較深,

有判斷的能力,比財產還更好。

 

 魏媽媽,今年八十六歲,芳名魏顏碧霞,為前院長魏火曜夫人(註一),在台大醫院擔任志工長達五十年,摺紗布、疊衣服、做手術包等,五十年來如一日。在舊院時這個稱呼還沒這麼普遍,遷來東址後慢慢叫開來了,問她為什麼人人喊她「魏媽媽」,她幽默地答道「人較舊呀!比人較多歲」!

 

創立志工,純為自助助人

 她不僅是年資最久的志工,更是台大志工的創始人。談起創立緣由,魏媽媽表示剛開始純為協助魏院長,「看伊一些頭路沒腳手,而我閒閒,覺得有些事可以幫忙,太粗重、太專門的做不來,而摺衣服則和家事差不多」,「也沒去宣傳,只是招朋友來,一些有閒的社會的太太或是病院的太太,攏自動來參加」,就這樣集結了一群婦女志工。

 為了有效推展義工及社會服務的理想,民國三十九年她和當時台大校長錢思亮、醫學院陳拱北教授夫人等籌組「台大醫院婦女贊助會」(簡稱婦贊會),四十四年選舉董事會正式成立,招募會員二百人,明定宗旨為:促進婦女獲得團契之精神以贊助台大醫院達成完善之公共關係,衛生、教育,服務社會,造福人群為目的。堪稱台灣最早的婦女組織。

 除了義務協助醫院的工作之外,更藉由會費、捐款、義賣等方式募得經費,用於醫院社會服務部的救濟工作,如補助貧困病人醫藥費,捐贈治療器材、病床、廚房、病童遊戲室和書報等軟硬體設施,提供醫學院獎學金,購買禮物慰問病患,以及為醫護病人舉行同樂晚會等等;不論在人力或財力上,都為台大醫院的醫療服務提供莫大的助力。

 有一次為了協助一位破傷風患者,她發動親友捐款。她說「當時有一些病人,無夠所費,那時就撿錢幫助伊,尤其光復了後,破傷風的藥很貴,有的患者經濟上做不到,生活很艱苦,連醫藥費攏無處啥」,憶往言談中,愛護生命的慈悲心處處流露。

 婦贊會成立之後,有固定的會費收入(每人每年一百元),更有人將孫子給的生日紅包全數「寄付給社會部」,即使如此,她還是得常常「到處去向人揩油」;對於過去種種助人義行,她平和地說「看人平安就好,沒什麼」!

 

父親說:教育就是分財產

 大正元年(1912)二月二日生,基隆地方舊稱「店仔尾」人(今火車站前),基隆女中畢業後赴日求學,昭和九年(1934)自日本東京女子大學日文系畢業。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在當時社會畢竟仍屬少數,固然因為她出身基隆煤礦鉅業世家(註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父親顏國年極為重視教育之故。她說「讀書是老爸的意思,阮老爸說『教育就是分財產』,有知識就不會被騙,若是現金會讓人騙去,若叼在身軀,知識較深,有判斷的能力,比財產還更好」。

 她說日本極為重視教育,而且男女皆同,認為「國家要興,不只是查甫,查某囝子也要接受高等教育,提高知識水平」。女子東大迄今已逾百年,或許受日本統治影響所及,同時期台灣去的女學生也有二十來人,而據魏媽媽透露,魏院長的父親為了送兩個兒子赴日求學,還為人改漢詩,以些許束脩貼補。

 回憶東大四年的學生生活,嚴謹的生活規範與自治訓練最覺獲益終生。「唸書四年兜住學寮,學寮講求自治,只有一位先輩(老師)顧著,打掃、分碗盤甚至廚房煮飯都要輪流」,而且「也比較有獨立性,一間房住三至四個人,由一個高年級帶領低年級,大家一起生活、討論功課」。而「認真的人,十點熄燈了後,還半夜爬起來唸書,又怕吵到別人,燈稍為罩著,以免妨礙到別人」,從小事可見日本之重視生活教育。

 而每週都有一小時的道德講堂,只為灌輸學生「堅持信念,制法從生,共同服事」,魏媽媽說她這一生做事只是在實踐這樣的理念。

 

攜子之手,與子偕老

 大學畢業後,經由媒妁之言與院長結褵。院長父親魏清德先生與顏家以詩會友,早已熟識,而兩人雖僅有一面之緣,婚後夫唱婦隨,偕老一甲子,遠比今日速食戀情久久長長耐人尋味。

 婚後隨院長赴日博士研究,博士畢回台,在台灣醫專(醫學院前身)任教,並在台北病院(台大醫院前身)看診,之後奉派去廈門成立小兒科,舉家帶眷輾轉遷徙。除了照顧家庭,她說她也沒閒著,在廈門時帶青年隊,請人講演、教急救,提高嗓門笑道「也提供少年家的知識」。

 育有三男二女,其中有兩位承繼父缽,在杏林服務(長子魏達成醫師在附設醫院外科)。或許是自己幼時行動自由,還可以「到處拋頭露面」,對於子女的教育,她的態度是適性發展。「我說『考什麼、讀什麼,恁各人去發展,恁各人負責』,所以裀除了讀書,也很愛玩、很活動,像野球運動……」,她認為「古早是較嚴,現在比較開放,讓各人自己判斷也好,不免事事聽父母的命令」。

 大家庭人丁眾多,而小姑年紀也和子女相當,曾經每天要做一家大小七、八個人(包括院長在內)的便當;家有僕人,仍事必躬親,與其說是性子急,不如說是謹遵父親要為家庭全心全意付出的庭訓。

 

堅持信念,從生活中實踐

 秉著服事的信念,無私奉獻己力,但可不表示魏媽媽不懂得安排自己,「任誰做錯阮都會說,比如小姑食飯若拖太久,阮說不行,乾家也很理解,因為早上忙家事,下午一點半到四點是阮的自由時間,要看看母親…..,做一些別項代誌」,這段話透露出她溫柔婉約的性情之中,隱然有幾許自主的堅毅個性。

 愛好文學,尤其最愛日本文學,廣泛閱讀之外,也嘗試創作,1985年曾出版詩集《相思樹》,收錄了她在1974到1984十年間的日文詩作品,內容或寄情自然,或追憶故人,筆觸細膩優美,書中還穿插了魏院長的畫作,益顯伉儷情深。

 走過將近一世紀,比較婦女今昔,她認為現在女性可發揮的空間擴展很多。「台灣婦女現在比較活動,能做,做得又好;古早查某人都惦厝內,像阮乾家連亭仔腳攏很少出來。現在(婦女)則不同,可以四處去,若有能力,公司也可以做得很大。」

 曾因腳傷「休工」一陣子,現在每天早上「揩(捐血)中心的油坐車來」,問她何以每天風雨無阻,她謙說:「有時聽人講,自己沒經驗的代誌,也可以做參考」,「大家作伙快樂快樂」。

 貴為台灣名門之後、台大醫院院長夫人,若不是謙沖為懷,那堪為人摺衣疊巾半世紀!人人都有養生之道,所以年齡古稀不足奇;然而,魏媽媽稟著服務理念,劍及履及的作為,不是人人都做得到,在現世社會才是古稀!(照片為魏媽媽提供)

 

註釋

註一:魏火曜教授為台大醫院第三任院長(1948~1953),1953年起任醫學院院長十九年,任內增設牙醫、藥學、護理和復健等學系,並設立各科研究所,為台灣的醫療衛生體系建立了穩固的基礎。以小兒科權威見重杏林,力薦引入「沙賓」口服疫苗,造福無數台灣兒童,於1995年2月6日病逝。

註二:基隆顏家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在日治時代以金礦起家,開採瑞芳金礦盛極一時,煤礦則是祖業,在五0年代,煤產量居全台第一。

 

 

吳天順組長如是說

這位老人家比老師更好

 洗縫組位於台大醫院東址地下四樓,偌大的工作間,但見一群「婆婆媽媽」,偶有一、兩位男士點綴其中。

 洗縫組組長吳天順說,目前洗縫組「登記有案」的志工超過一百二十人,人數居各志工組織之冠,其中以女性佔多數,男性只有一、兩位,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採不定時,隨來隨做,只要有空,奉獻一點愛心。雖有規定一個月四十八小時的服務時間,但大部分志工媽媽早已超出工時甚多。

 然而相對地,我們並沒有什麼回饋。只有住院八折,掛號免費,以及每年過年前由院方出錢舉辦的「忘年會」聚餐,展望來年會更好。

 魏媽媽近來突然成為新聞人物,電視台和報社等各種媒體都來專訪。她現在年紀大了,所以都安排她摺小毛巾,她例行於每週一到週六上午九點到十一點報到,從不間斷,去年腳傷,有一段時間沒來,大家就念起她,教授們於是建議由她的子女開車載她來。我看到她,常問「魏媽媽,你又來了?」,她十分樂天地說「有在這裏工作,表示身體很健康呀!」這種年齡有這種精神,令人十分感動,她也關心我們的健康,我常想這位老人家比老師更好!

 

 

王秀馨護理長如是說

當志工,心意最重要

 台大志工組織有四個,分屬護理部、洗縫組、常德會及社工室。常德會成立於民國七十三年,以「常懷仁德」之精神,召募離職或退休人員返院服務,現有會員約一百三十人,於西址大門口、大廳、中央走廊等設六座服務台,並協助「健康教室」部分業務。

 護理部志工則是承續魏媽媽創立的婦贊會一脈,八年前由王秀馨護理長接手之後,除醫材處理外,更擴大服務範圍,協助各科門診,結果甚獲醫病好評,包括臨時人員在內,目前約有八十餘人。

 她認為當志工,心意最重要,次為經驗與毅力,曾有患者病癒之後,志願到門診服務即是一例。民國四十四年入院工作,早在學生時代即已認識魏媽媽,她說,魏媽媽做事永遠早人一步,前幾年連走路都比她還快。

 洗縫組的志工是在民國八十一年從護理部分出去,起初媽媽們「水土不服」,紛紛向王護理長反應手會酸,經過兩個月才適應。王護理長表示這些媽媽們天天來報到,不為別的,只為可以每天和三五好友一起工作、閒聊家常,驟然搬去東址地下室,那股熟悉感全沒了,一下子無法適應,所以有些念舊的媽媽們還是留在西址護理部。

 社工室位於東址,目前正極力統合醫院的志工系統。一來是強化志工組織運作,提高服務效能;一來也是為志工謀求更大的福利,敬表院方回饋之心。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