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校友專訪3

台灣Mayo Clinic的實踐者-秀傳醫院總裁黃明和先生

林秀美

 

好醫師的定義是:

醫療的知識和技術六十分,

愛心要一百廿分,

把他當做你的親人看,

他們就放心。

 

 醫學系五十四學年度畢業這一班,人才濟濟,從校長、院長到立委都有,在教育、醫學和政治界各領風騷,其中有一位,創立台灣第一個民間醫療體系-秀傳醫院,他是秀傳醫院總裁黃明和醫師。推說自己稱不上台大傑出校友,只是「認真做台大的好學生」,天天不睡覺換來第一年書卷獎,大學時胃出血兩次,進外科住院醫師三年內也出血兩次,「不做虧心事,不讓台大以我為恥,總之,不能砸台大的招牌」。

 唸醫學院沒有什麼救世濟人的大志,只是當年成績好,「再差幾分,我今天就是物理學家」他自信滿滿地說。「當時無論是學習設備或技術都不比現在,台大沒有教什麼,只是讓你自由去學,有一位同學娶老婆條件是『只要台大都好』,怎麼說?這是『老師身教重於言教,學生水平高有榮譽心』所建立的口碑」。

 

回鄉執業從廿張病床開始

 住院醫師第三年胃開刀後,大家說「台大很競爭,你身體不好,還是回去開業」,「回去後我還是很拼,為什麼?從前人唸台大就是要出國拿博士,最好是拿個諾貝爾回來,回國當教授,而我不能留下來,覺得很遺憾,所以得好好努力;這是心理學上所謂『自卑的反射』(Inferior Reflex),那時書唸得好的人哪有人到外地去開業?何況是回彰化鄉下!」

 出生於彰化濱海窮壤縣西鄉,醫療資源十分匱乏,父親曾任兩屆鄉長,薪水全數充公,為地方出錢出力,有個鄉長老爸,生活依然清苦,家計全賴家中經營的一間小旅社。或許是父輩典型在夙昔,他決定在故鄉開設醫療院所,提供地方一個較為完善的醫療環境,而當年的小旅社便成為他第一個診所。

 取名「秀傳」乃源自對父親的思念,「表達關懷長者、疼愛幼者、照顧大家健康、追求安樂社會的理想」。當初選擇竹山為秀傳院地的原因之一,也是感念竹山鎮籍的岳丈陳錫卿在彰化縣縣長任內貢獻良多。

 執業同時,一邊唸書,以十年時間完成日本東京女子醫科大學博士學位,成為肝膽科專家,研究台灣人特有疾病「肝結石」多年有得,以膽道鏡技術、膽道超音波碎石聞名,其精湛醫術為彰化秀傳醫院打開知名度,也在台大授課專講。

 

白手起家創秀傳醫療體系

 秀傳醫療體系創立廿四年來,先後成立彰化秀傳、台南市立、台北秀傳及竹山秀傳四所醫院,共一千三百張病床,明年秀傳彰濱醫療中心和台南安南秀傳醫院也將加入服務行列,本著「視病猶親,醫病同心」的服務理念,秀傳觸角不斷深入台灣窮鄉僻壤,造福偏遠地區民眾。

 彰化秀傳本院擴充自民國六十二年開設的「黃明和外科醫院」,從三十張病床發展到今日六百床,歷史悠久,規模完備。民國七十六年以公辦民營方式接手的台南市立醫院,則另有一段曲折。十年前在立委任內,台南市立醫院硬體大致完成,但閒置多年,院地所在人煙稀少,公車不來,財團、華僑都無意經營,「我覺得這是醫界的恥辱,心想『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遂與市府簽約,創立全國第一所公辦民營急性醫院」。

 為響應衛生署推動全國醫療網計畫,縮短城鄉醫療差距,落實「醫療下鄉」政策,黃總裁邀集年輕醫師及在地開業醫師共同成立竹山秀傳,在被政府評定為一級醫療貧區設立醫院,其意義不僅止於首創「年輕醫師下鄉,合夥經營醫院」的模式,這群醫師回饋鄉里的情懷最令人敬重。

 當年無意將秀傳擴大,其實「開一間已經很辛苦了,好醫師不好找,買儀器比較貴,而收費卻又比台北便宜,所以健保同病同酬是我講的,以前勞保不同酬,比如一樣開盲腸,費用從兩萬到三千不等,對基層醫療院所十分不公」,白手起家於今斐然有成,確實是他始料未及的。

 

從以身作則到多角化經營

 自稱「拼命七郎」(家中排行老七),每天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深夜二、三點,而同仁「能在八點到五點好好工作也不錯了」,他說「開始是小醫院,我以身作則,生活簡單,既不炒股票,也不炒土地,聰明人一看就明白;現在醫院增加好幾所,員工有數千人之多,為了有效管理,開始引進績效評估、流程改善……」。「現在醫院的經營已不再像過去一樣,只要醫師會看病就好,還需要懂得管理及如何無微不至的服務病人」,為求知己知彼,除聘請專業人員,他也去學醫院管理,於前年取得碩士,並繼續攻讀博士,主修老人照護。

 他以「多角化經營」獨到理念架構秀傳醫療體系,並強調此乃醫院未來必然走向。「七個醫院中,有門診中心,有專科醫院,有地區醫院,有區域醫院,更有醫學中心,換句話說,到公元2000年時,秀傳醫院體系將是個由診所到醫學中心都有經營的全類型醫院,我認為這就是另一種類型的多角化經營,而這一類型的多角化經營也可能是台灣地區的唯一成功實例」。

 

第一位醫師立委催生健保

 基於台灣醫療體系不健全以及環境問題層出,惟有透過立法或修法的途徑才能解決的體認,他於民國七十五年參選立委,成為立法院第一位醫師立委。七十八年連任後,聯合多位同僚成立「厚生會」,以推動醫療保健、環境保護、社會福利等民生議題為主軸;厚生之名出自《尚書》「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中「厚澤民生」之意。主持厚生會八年來,催生「愛滋病防治條例」等法案(與台大醫院現任副院長王正一醫師共同擬就)、推展醫療外交、出版厚生白皮書、設立醫療奉獻獎等;雖早已卸任立委,仍「秉持初衷,持續推動醫療、民生及公益事務,為全民共進健康福利」。

 立委任內完成最重要的責任是推動全民健保法誕生。「健保實施前還有半數病人自費看病,實施後所有給付都要向政府拿錢,而後者精打細算,所以從醫院的角度來看是虧了;但是對全國民眾而言則是一項福利」,他說過去有洗腎病人投保假勞保以減輕醫藥負擔,被查獲一罰就是上百萬元,台灣有為數不少重症病人為此所苦;站在人民的立場,健保有其推行的必要性。

 然而實施過於倉促,導致醫藥衝突、醫師士氣低落、醫病關係等問題叢生。「部分自尊心較強的醫生認為,醫療行為不能以自己的良知來決定,而為政府政策強制,醫師失卻立場」,再者,社會價值觀趨利,所以這兩年,許多醫師不是紛紛出國走避,便是被商業團體招攬作為生財器具。「這是隱憂,要趕快改變,對醫療提供者應採取『人性本善』的態度,把醫界當好人,不要因少數以偏蓋全;不要防範為先,而是鼓勵為先」。

 醫病關係日漸淡薄是另一個負面影響,「生意人插手醫藥業,有賺頭的醫生猛獻慇勤,給付少的看診兩次叫你不必來,久而久之,病人對醫生的態度也會轉變,他感慨地說「以前病人走了,家屬還會向主治醫生道謝,現在不會超過20%,反而有10%的家屬會來找麻煩,黑道出面借機敲竹槓,然後三七或四六對分……」;醫療商業化及黑道介入加速醫病關係惡質化。

 

公辦民營是醫院經營之道

 政府將預算 注於公立醫院,對於民間醫療機構則是「亂搞我抓你,正派經營垮了我不管」,然而公立醫院財源無虞,往往績效亦不彰,根據接辦台南市立醫院的成功經驗,他力主公立醫院民營化,即所謂「公辦民營」,政府只需提示公立醫院服務貧病殘弱等基本醫療方針,財務盈虧概由經營者自負。

 當然,並非民營化就能轉虧為盈,民營化的目的也不全然在賺取利潤,而是可以擺脫官套,彈性管理,為合理利潤找尋可能的空間;因此,他建議台大醫院參照新加坡以財團法人基金會型態經營,而研究教學經費則仍由政府編列支援。

 他進而表示所有服務業都應民營,「鼓勵民間做,政府鼓掌就好了。民間有好的人才、資金,而政府機構太大,加上僵硬的官僚制度,做不好」,對於近來吳京部長鼓勵民間興學極表贊同,「反對的人說民間興學會變成學店,那是杞人憂天,落入人性本惡的陷阱,因饐廢食」。

 

語重心長台大人有狹心症

 他說台大的台灣話諧音「呆呆」,意指台大人不合群,眼界不夠寬,「近視多了點」,醫科更糟糕,還患有「狹心症」,不容易合作,再加上「圖利他人」四個字讓人避之惟恐不及,他多次憑藉個人私誼才邀得同學相助,相對地,母校並未對校友經營的醫療院所主動予以協助。其實「小病我們看,大病送台大」,這是兩造互蒙其利,何來圖利他人?他如是說。

 「你要校友關心學校,學校也要關心校友。」還記得十多年前,景福基金會來募款,當時院長楊思標偕同學長李治學教授來訪,黃總裁深受感動,慨捐五十萬元。「他們來我就捐錢。雖然當時還只是一個小診所,不過他們一來我就很感動,為什麼?因為台大院長沒來過,就來這一次,讓我嚇一跳,院長親自來到我們小診所,單憑這點我毫不猶豫就捐了五十萬元,換算成今天幣值也有五佰萬或一仟萬元」。

 他以個人親身體驗建議母校要多關心校友,並且要以行動表示,「校友費盡幾十年光陰創立了一個小小像樣的機構,不論是醫院還是公司,總是他心血結晶,偶而去看看,聽聽他的心路歷程,誰不感動?所以季刊一期訪問十來個校友不嫌多,要多多益善」。

 

永續經營台灣的梅約診所

 竹山秀傳是一群年輕在地醫師共同理想的實踐,台北秀傳則是他以私誼匯集台大菁英聯合門診;人才是醫院永續經營的第一要素,因此他極力網羅有志者加入秀傳。曾經力邀一位校友,但對方卻表示要到「慈濟」一展抱負,黃明和心裏想:難道一個醫學院畢業醫師的誓詞比不上剃度人?由於設備不足,不出兩年他還是離開了,「台大沒灌輸一個觀念:那裏不能做救人的事業?我雖非宗教家,但有宗教家的心腸!」

 為了紮根地方,多專業的人才培養是首要工作,籌備十幾年的醫事護理專科學校明年將招生,期這所座落於彰化鹿港的專校將來能漸進升級,從醫學院到專科大學再到一所完備的綜合大學。

 從秀傳體系擴展到創立醫護專校,黃總裁以追隨「梅約」腳步永續經營,做台灣的Mayo Clinic為最高理想。創立逾百年的「梅約診所」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一個僅有七萬人口的偏遠鄉鎮,其醫療品質始終傲居美國排名一、二,於今原創始家族不再參與經營,但理想永在,後繼有人;「梅約」甘於僻居民間,照拂醫療貧瘠地區人民,更未因此劃地自限,才能超越同業競逐,保持領先。

 經常走訪國外醫學院及醫療機構,師法他人長處之餘,倒讓他意外發現海外華人醫療問題,「國外華人健康醫療環境很差,生病還要吃西餐、說英語,是很殘酷的事」,所以他打算將觸角延伸至國外,「計劃在華人較多的城市如紐約、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溫哥華等地推動華人醫療機構的設置,政府應鼓勵民間團體投資經營,比派歌舞團去宣慰僑胞要實惠得多」。

 

 什麼是好醫師?「我認為好醫師的定義是:醫療的知識和技術六十分,愛心要一百廿分,把他當做你的親人看,他們就放心」。

 

黃明和小檔案:

民國廿九年生。

現任:秀傳紀念醫院總裁、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董事長、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兼任副教授、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兼任講師、中國醫藥學院董事及兼任教授。

目前在美國馬里蘭州約翰霍浦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攻讀「醫療政策與醫院管理」博士。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