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台大之友專訪

最資深的台大員工-陳黃快治女士

陳黃快治口述  林秀美整理

 

    編按:陳黃快治女士今年高齡九十三歲,帝大創校第二年即在文學院服務,是最早進入台北帝大工作的台灣女性。光復後任職圖書館典藏股,民國六十二年自股長退休。寫得一手好字,彈的一曲好琴,更是一位登山健將。和她同為台大登山會一員的女兒陳琤琤說:第一次登玉山,一路上有人牙疼、頭疼,有人嫌背包太重丟了,整個隊伍已經有點斷線。下午三、四點登頂,天冷的手痛,連拉鍊都拉不動,隨便照個像,隨即趕路,事後才知摸黑走稜線,八點多抵達北峰測候所。這時候有人昏倒、有人嘔吐,她,則什麼事也沒有。

 

最早在台北帝大工作的在地女性

 昭和元年(1925),我從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畢業。第三高女即現在的台北市第二女中,為日人據台後首設的女子學校,同時也是培養台籍女教師的主要學校,口碑很好。那一年,帝大文政學部教授拜託我們的校長小野正雄先生,物色一位高女畢業的台灣女孩當助手,由於我的字寫得很漂亮,校長遂推薦我,當時我正在羅東利澤簡公學校教書。

 小野校長很得學生愛戴。光復後,校友們請他來台灣玩,我也請他來台大參觀。他過世後,他兒子託我寫墓誌銘的字,再帶回日本仿刻。

 昭和四年(1929)七月到八年三月,我在台北帝大東洋文學圖書室工作。教授是金村完道,助教授為後藤俊瑞,他們兩人合用一間研究室。日本時代教授收藏很多大部頭套書,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在每本書的書背,用毛筆寫上書名,要找書時只要查閱書背的書名,即可抽取,不必為了找一本書而把整套書搬上搬下。此外也幫忙寫圖書分類卡片。研究圖書館現藏很多書都是我寫的。

 我是第一個來台北帝大工作的台灣女性。大家都不知道我是台灣人,後來也只有一、二個人知道。我把頭髮向上挽起,梳的是新潮款式,穿的是洋裝,而大部分日本小姐還是穿日式服裝。

  我是台北在地人,住在艋舺。艋舺有火車,經螢橋、古亭、水源地開往新店,台大在水源地站下車。我每天搭火車通勤,如果沒趕上車班,就走路,有時走羅斯福路,有時走鐵道。那時的羅斯福路叫水道町,還是石子路,不好走,不過我很會走路。

 老師都是坐人力車來學校,他們待人態度和氣,溫文儒雅,有教育家的風範。東洋文學(系)的學生不多,台灣人只有吳守禮和田大熊兩位,很少看見學生到研究室,只有這兩個學生比較常來,尤其是吳守禮。

 

二度回校專事典藏文庫圖書整理

 昭和八年,因為結婚生子而離職,直到民國卅八年,再回台大圖書館典藏股服務到退休。印象中是學校登報找人,我聞訊後打電話給洪耀勳教授。洪教授與我是帝大同是,他當助教,光復後升任中文系教授。我請他代為詢問館長,說我曾在帝大工作,國語也有中級班程度(光復後在太平國小附設補習班補習,家裡也曾請一位北平人教全家國語),希望有機會返校任職,校方說可以,就來了。

 後來圖書館有缺,大女兒涓涓遂從中學教師教職轉任到總圖中日文編目股,她的婚事還是館長為她作媒的。而二女兒琤琤初在物理系圖,後調至總圖,分別在典藏、目錄組工作。一家三口也算是台大人。

 研圖成立之後,賴永祥主任接掌,借調我去整理日據時代各種文庫,像田中文庫、烏石山房文庫等。前者為農學院教授田中長三郎(帝大園藝教室主任教授)將個人藏書全數捐贈給台大,是非常有名的一部文庫;而烏石山房文庫據神田喜一郎教授表示,乃清嘉慶年間福州人龔易圖所藏中國經史子集,他自稱烏石山房主,故得名。

 此外,我也到各學院做圖書清冊,如理學院化學系,工學院化工、農工系,文學院歷史、外文、中文、人類學系等,幾乎每個圖書室都去過;有人離職辦理移交時,我也要去清點書籍。

 

半工半讀四年,只為一圓讀書夢

 父親黃應麟是艋舺區區長,飽讀詩書,在地方上小有聲望。只是傳統社會重男輕女,沒讀書的母親一直認為女孩子不需要讀太多書,加上後來父親過世,家中經濟頓失依怙,雖說我小學成績很好,母親並未想讓我升學,還是經過我的導師金末多志雄先生的游說,才讓我參加升學考。對於當年金末老師的幫忙感念在心,光復後去日本找他敘舊,他十分驚喜,直歎說分離四十年後竟能再見,往事歷歷在目。

 考上第三高女後,為了籌學費,晚上去電信局當接線生。打工的女學生很多,有唸一女中、靜修女中的,有台灣人、也有日本人。每天帶兩個便當上學,下課後直奔電信局,換上白色上衣,下身仍著校裙,就上工了。上班時間七點到十點,每個鐘頭「交換手」,休息十至十五分鐘,第一個休息時間寫功課,下個休息時間就吃便當。一個月工資十五元,剛好夠付學費,就這樣半工半讀完成學業。

 我的裁縫課點數(成績)不好,就是因為打工沒時間做,本來西裝背心應該縫五顆鈕釦,我只縫了三顆;不過,整體成績還是很不錯,也被選為副班長。所有課程裏,對書法和音樂特別感興趣。毛筆字常被老師拿去張貼展示,日後層或日本曾東書道院「特選」、中日文化交流書法及全國婦女書法展等多項入選。音樂則通過台灣總督府檢定考試,取得專科教員資格,民國卅八年再回台大服務時,也參與台大合唱團的創立與表演。

 三高女本科是四年制,為補充公學校教師人力之不足,在本科之上附設一年制的講習科,本科畢業後續讀一年,便可取得正式教員資格。我想教書,但是母親身體不好,需要照顧,而家裏只有一個女佣,人手不夠,這一年又規定要住校,讓我很躊躇。畢業前,老師一個個問意願,我放棄了!

 很巧合的事發生了。羅東方面缺教員,老師問我要不要去,我很振奮,滿口答應,那一課竟忘了母親尚未痊癒。為了讓媽媽放心,我告訴她同行的還有好友及其母親,互有照應,她也沒再堅持。

 蘇澳和台北之間鐵路未開通前,由於交通不便,公學校的師資來源都是當地國校畢業生;開通後,台北很多學生都去那裡教書。我的先生陳金永師範畢業,晚我一年去宜蘭,我們就是在當地認識的。利澤簡在地人很友善,我請了一個女學生和我同住,為我煮飯、打掃。

 一有休假我就回台北,即便是搭車轉車非常麻煩。不論是回台北還是宜蘭,來回都要在八堵換車,幹線行程除外,光是等接駁就要一小時,到羅東轉搭輕便車,還要一小時。

 我在利澤簡教書約莫四年。有一天,突然接到龍山國小校長告知母親病危,我連忙趕回來,只是母親已經過世了。我沒能在她死前見她最後一面,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

 

台大登山會元老,遍訪台灣名山

 先生是大稻埕人,婚後離開教職,與兄弟聯合經營肥料進口貿易,我們五房妯娌住在一起,相處極為融洽。由於小孩都有保姆照顧,家裡也有佣人料理家務,婚後的我更自由,熱衷參加各種婦女會、合唱團活動,盡情發揮興趣所在。

 到台大後,訓導處黃種平先生鼓勵我去爬山,他說我走路不輸年輕人,體力沒問題,就這樣開始登山。台大登山會成立於民國五十二年底,我算是創社元老。我們每周都去爬山,走過的郊山已數不清,而大山諸如大武山、雪山、大雪山、鹿場大山和玉山等更是沒有遺漏,單單玉山就攀登兩次。第一次在民國五十四年三月廿七到四月一日,第二次是五十六年雙十節。五十九年走能高越嶺,八個人在六小時內橫跨海岸山脈的創舉,曾被新聞界報導而引起注目。

 第一次登玉山行前,我代表接受學校授旗,當時心情是既忐忑又興奮。那回所走的路線是由阿里山到玉山主峰,經由北峰下八通關出東埔,途中要經過以驚險著稱的八通關斷崖、父不知子斷崖,幸賴領隊葉錦文先生(農學院退休)卓越的引導,大家得以順利安全通過。我年近六十,還有機會征服台灣百岳之首,表示我身體健康;當然若不是同事的關懷與鼓勵,我不一定有勇氣去,對於這些曾經甘苦與共的同事,感激之情無法言說。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