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臺大家族~慶祝臺大80週年1

陳奇祿先生之臺大家族三代同堂

黃虹霞(1976法律系畢;萬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對我先生陳國儀而言,與臺大的關聯始於出生。

 

國偉、國俊、國儀兄弟、曼玲與我

國儀的生長與臺大相牽連

他生於新生南路3段76巷2號臺大教職員宿舍,更準確地說是在臺大醫院,由王耀文醫師接生。

 他的父親陳奇祿先生為當時的考古人類學系講師,受配住於上開教職員日式平房宿舍。他一路隨父親宿舍之配住、改配(泰順街6巷4號、溫州街52巷7號),而依地緣自4歲起就讀臺大校總區旁懷恩堂附設幼稚園、古亭國小、和平國中等,大學時進入本校法律系。算一算,除了大學畢業後負笈英美外,就連結婚、婚後一子一女出生及子女童年期也都與臺大有關聯。

 

國俊與曼玲

與國儀一樣有跟臺大密切相連的生長經驗的人可能不多,但長他1歲的三哥國俊也是其中之一。

 陳國俊先生是臺大地質系畢業,曾經就讀臺大地質所,後赴美取得UCLA材料科學博士學位。國俊先生與臺大歷史系畢業的劉曼玲女士結婚後,因為工作關係留在美國,他們與臺大的關係也就到赴美前為止。

 

國偉與臺大城鄉所

陳國偉先生是國儀的長兄,他志在建築,所以大學時期與臺大無緣,中原大學建築系畢業後,赴美並取得UC Berkeley的建築碩士學位,回國執行建築師業務多年後,重作學生,幾年前取得臺大城鄉所博士學位,目前任教輔仁大學。

 

我的婚禮充滿臺大味

臺大法律系是我與國儀結緣的遠因,近因則是同在萬國法律事務所工作的關係(萬國法律事務所由4位臺大法律系學長范光群先生、陳傳岳先生、黃柏夫先生及賴浩敏先生創立,在當時人稱臺大幫)。我們結婚當時,陳奇祿先生是甫成立的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公公沒有嫌棄我不是「系出名門」,在婚禮上以很誠懇的語氣說「我非常高興能有虹霞作我的媳婦」,表達他對新婦的接納及歡迎,是我永遠感念的。

 

我的婚禮還真充滿臺大味,新郎、新娘、伴郎(李宗德先生)、伴娘(蔡玉玲女士)、司儀(李念祖先生)、攝影(林子儀先生)、證婚人(戴炎輝先生)、介紹人(戴東雄先生、陳傳岳先生),清一色臺大法律人,主婚人陳奇祿先生是臺大人,連小花僮戴楠青先生(戴炎輝先生之孫,戴東雄先生之子)日後也是造船系畢業的臺大人。

 戴炎輝先生與我公公是連襟,戴氏一門,更幾乎全家都是臺大人,而且5子中4子是三代同堂。

 

我的公公陳奇祿先生與臺大偶然相連,牽引出三代同堂

公公的臺大教職生涯

我公公不是臺大畢業,他與臺大的關係起因於偶然。

 他是上海聖約翰大學政治系畢業,晚上還兼修中國新聞專科學校課程,是第一屆結業生。臺灣光復後不久,他進入當時臺灣公論報當編輯,負責《台灣風物》版面,所以記者是他的本業,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但是他與臺大的連結也就因此而起。

 他因為採訪關係,認識當時留任臺大的日本帝大時期教授金關丈夫先生等多位專精臺灣風物的著名學者,或許是因為他個性好,能寫能畫,又通漢文、漢語、臺語,英、日語也通,所以得到金關丈夫先生、國分直一先生、立石鐵臣先生、李濟先生、董作賓先生、錢思亮先生、傅斯年校長等賞識,除了經由金關丈夫先生介紹,與屏東張山鐘縣長么女張若女士結縭外,也經由上述先生們的舉薦,於民國38年進入臺大歷史系擔任助教,次年升任講師。考古人類學系成立後轉任該系教職,一路到文學院院長。我在民國61年進入臺大時,他甫任文學院院長職務。

陳奇祿先生(左立者)在臺大人類學系任教多年,每年與學生出遊,也是全家出動,手抱2歲的國儀。

 

傅斯年校長證婚,備增光彩

公公在臺大任教超過40年,結婚時,除了名實相符的介紹人是臺大教授金關丈夫先生外,證婚人是當時臺大校長傅斯年先生。臺大有傅園,文學院與行政大樓相對的椰林大道上有傅鐘,臺大人應該會知道紀念的就是傅斯年先生,但是可能很多人不識其廬山真面目,幸好我的公公很會保存東西(他臺大的聘書自民國38年起數十年,約每年一聘一張,均按時完好保存,大概也可作為檔案史料吧!),他與婆婆張若女士的結婚大合照(那個時代時興排排站拍大合照,跟時下結婚照只重新人,不太一樣)中,就可看到傅校長與夫人俞大彩女士(前國防部長俞大為先生的妹妹)的風采。能請到傅校長福證,榮幸之餘,也由此可知公公年輕時很有長輩緣。

 

陳奇祿教授與張若女士婚禮,由傅斯年校長(新娘後方)證婚,新郎右為傅校長夫人俞大彩女士,傅校長之右後方為張山鐘先生,傅校長之右方為張夫人,圖左為戴炎輝先生(後來擔任陳奇祿教授四子國儀與黃虹霞女士婚禮證婚人)。

 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學生眼中的酷酷帥哥,媳婦眼中的好公公

可能是天性,也可能是得到長輩提攜照顧,公公除了自我要求極高,治學嚴謹外,他更成為學生、同仁口中的可親、可敬老師(他的同仁都稱他陳老師)。

 我的公公是典型的「望之儼然,即之也溫」,是學生眼中的酷酷帥哥。他對學生很好,這一點,由這20多年來,不論退休前後,學生經常登門探望他及學生與他的親切互動可以看出。或許正是因為他與學生間關係是那麼地自然,所以在國俊、國儀出國期間,是他居中扮演聯繫角色,三不五時邀請曼玲與我至溫州街小聚,成功避免兒子們與女友間時空距離的隔閡,當然也因婚前即有良好互動,所以我結婚後很幸運沒有一般代溝問題。

 

 公公的行政公職及與臺大校長職務擦身而過-感念孫運璿院長

我的公公有一段時間由臺大借調到行政機關任行政職務(那個階段是蔣經國先生的吹臺青時期),雖然如此,但他一直心繫臺大,喜歡也未中斷在人類學系的教學工作或減少教學時數。民國70年間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先生,因文建會即將成立,同時臺大校長出缺,孫院長一方面希望他能出任文建會主任委員,因為這是他以政務委員身分負責推動的行政院政策;另一方面覺得由他出任臺大校長是很適當的。兩難間,孫院長請我公公自己選擇。陳奇祿先生當時毫不猶豫地向孫院長表示:他希望回臺大,孫院長即告知,待閻振興校長回國後,就對外宣布。但事與願違,不數日,孫院長告訴他,還是要借重他推動文化建設工作。孫院長是我公公最敬重的長官,由孫院長的言談,已知他有難處,因此,我公公沒有問為什麼,也沒有半句怨言地接受,但不能回臺大,我的認知是他這一生最大的憾事。變化的原因事後有耳聞,但往事已矣,除非我公公願意說,否則我不便代言。惟沒有成為臺大校長,沒有影響他與臺大的關聯,退休後,他獲聘為臺大榮譽教授。

 

張山鐘先生與張豐緒先生

臺大今年要過80歲生日,而國儀的外公張山鐘先生(屏東名醫、屏東縣第一、二屆民選縣長)若在世,早已超過110歲,因此,不可能是臺大的畢業生,但臺大醫學院的前身為臺北醫專,他是臺北醫專的畢業生,因這一層關係是否可以說是準四代同堂呢?

 前臺北市市長、內政部長張豐緒先生,大家對他都很熟悉,他是張山鐘先生最小的兒子,也是政治系畢業的正牌臺大人,學以致用,畢業後先在外交部服務,後擔任其他公職。

 

妹妹、妹婿也是臺大人

陳碧蓉女士是我公公的親妹妹,臺大歷史系畢業;姑丈唐美君先生是臺大考古人類學系(現名為人類學系)高材生,與我公公同在人類學系任教,曾任系主任,學術地位崇隆,可惜英年早逝。姑姑陳碧蓉女士服務臺大圖書館,在總館展覽組主任職位退休。

 

陳奇祿教授之三代同堂。第一排右2起:陳奇祿先生、陳張若女士、陳碧蓉女士,陳碧蓉左後方:黃虹霞,黃虹霞後方及左後方分別為陳怡文及陳建文,陳怡文及陳建文後方為陳國儀。其他照片中人為陳先生30多年前人類學系之學生,前排右1為現任系主任謝世忠教授

 

第三代

建文與怡文國儀與我有一子(建文)一女(怡文)。他們兄妹只差1歲半,差一個年級。2人與父親同,在臺大醫院出生(由謝長堯醫師接生),就讀懷恩幼稚園,小學前住在阿公的溫州街宿舍。他們兄妹耳濡目染,從小就跟阿公一樣是書蟲。也與他們的父親一樣以臺大校園為後花園、遊戲場。臺大環境他們從小就很熟悉。由他們倆及國儀、國俊小時候在臺大校園及當時的公圳旁所拍的照片,可以看到20多年前及40多年前的臺大。

陳國俊和陳國儀(左)攝於民國50年公圳旁,即今新生南路上,其後方為臺大操場。

 

 生命科學系

兄妹前後進入臺大同一科系的,在法律系有不少,其他科系可能也有,但就生命科學系言,大概不是很多吧!建文與怡文在90年及91年先後進入生命科學系前身(植物系),妹妹一路跟隨哥哥的腳步,直到大學畢業。

 

黃虹霞向她的子女解釋設置傅鐘在紀念傅斯年校長,兩位小朋友聽後肅然起敬,向傅鐘敬禮。

植物研究所與心理研究所

建文目前就讀臺大植物研究所,怡文就讀臺大心理研究所(生心組),2人有一點分道,但似乎也不是全無關聯,或許將來有機會相輔相成吧!

 

結語

我們家應該符合臺大三代同堂的標準,分跨文、理(生命科學)、法三個學院。《校友雙月刊》邀稿,為了表示支持這個系列活動,不敢不從,如能有拋磚引玉的效果,則是所至盼。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