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友專訪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曹鈴姬向著標竿直跑

 

林秀美

 

    上帝說「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上帝降世為人,愛人如己;雖然社會風氣功利化,但她相信只要有愛,足以化解一切怨懟,接受福音的聾啞朋友表示出獄後願擔任義工,她說這就是回饋。

 

在台落地生根的韓國人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殘障關懷中心主任曹鈴姬,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韓國人。早年祖父受僱於台灣漁業主,舉家從韓國麗水移居基隆,轉眼間已是三代。教會環境的薰陶、學校教育的訓練以及工作上的需要,練就她精通英、日、閩南、北京話和手語,而由於父親強烈族群意識的要求,她也沒忘記母語。

 

 比台灣年輕學子幸運的是,她不必參加聯考擠窄門,只要申請成績符合要求即可進入大學就讀,對社會工作有興趣的她遂申請台大社會系。她說四年大學生活既新鮮也很平凡,新鮮的是可以認識各種不同背景的朋友,還記得導師蕭新煌教授及同為韓裔的師母,偶而還邀請她們去打牙祭;平凡的是她和一般學生一樣K書,只是雙腳不方便,很少參加課外活動。不過生活上從來不覺得有任何挫折,個性開朗的她絕不會不好意思麻煩人家,而同學們也都很樂意幫忙,包括主動幫她影印筆記;同學的友情是財富,至今回想令人懷念。

 

 畢業後回高雄老家,在補習班教書,偶有機會為來台的韓國牧師擔任翻譯,就這樣工作了五年,直到認識一位盲人牧師。「他是我人生轉捩點的幫助者。他問我『你要怎麼過你這一生?』我直覺回答就是這樣教教書,快樂地過一輩子吧!但是基督徒不同於一般人,上帝有呼召,你要如何走?只為自己而活?或走得踏實些?他的話讓我重新思考我的人生,後來我決定回應,我向上帝禱告『我在這裏,請?來用我』,那年是1985年」,她去投考台南神學院,三年後取得道學碩士。在南神她以羅馬拼音一字一句學會台語,對於她日後的工作極有幫助;她認為一切都是神美好的旨意,一步一步地訓練她做這些美好的工作。 

 

 1989年負笈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深造,1991年學成準備返台服務,卻因中韓斷交差點進不了國門,滿腔熱情卻老是吃閉門羹,她竟然找不到工作!「不過基督徒有句話『當人的盡頭,是上帝的開始』。當你四面楚歌時,你就要仰望天了,我問『神!?要我怎麼走?』奇妙的事發生了,當時台北有一個很小的原住民神學院需要人,牧師問我的意願,我還頑強地以為我拿到碩士學位,幹嘛跑到這麼微小的地方?但是又有另一種聲音說何不試試看?沒想到一待就是三年」。

 

親情與信仰扶持她一生 

 民國46到50年間台灣爆發濾過性病毒大流行,她受到感染罹患小兒痲痹,時年三歲。一個本來活蹦亂跳的三歲孩子頓失雙足要如何自處?尤其面對旁人異樣的眼光情何以堪!信仰是她最大的支柱,而母親則教導她以積極樂觀的態度生活。「有一次鄰居的孩子看到我,笑我是『掰腳』(台語),我很難過,母親安慰我說那些孩子不知道你只是腳不方便而已,其他方面一點都不輸別人,你不能跑,但可以走;你有健全的雙手,有聰明的頭腦,你要看你所有的」,受到母親這番話激勵,她告訴自己盡量不要在意別人的想法。由於父親長年出洋捕魚,三姐弟幾乎全靠母親獨力撫養長大,特別是她行動不便,母親悉心照顧之餘,還得不時充當心理輔導,此情無以為報。

 

 由於在成長過程中鮮少與殘障朋友接觸,從沒想到日後會在殘障機構工作,所以當本中心創辦人陳博文牧師來找她一起為殘障工作打拼時,她並未立即答應。「我們都是身心障礙的人,最是明白身心障礙者的困難,於是我禱告,一年後回到高雄加入殘障關懷中心」。

 

 總結這四年的心得,她認為殘障朋友最需要的是家人支持與社會關懷。「每一個國家幾乎有10%的朋友因病或意外傷害造成身心障礙,照此比例推算台灣至少有200萬人,但我們看不到,因為有很多人不敢走出來,而家人也不願意他們曝光;台灣在這方面的工作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獻身殘障福利為主作工

 一個人在一生當中遭遇殘障的機率達6%,年紀越大機率越高,70歲以上高達30%,她預言再過十年,「老殘」會成為專有名詞。在這1/10的殘障者當中有10%是聾啞朋友,他們最大的障礙是外表看來好端端的,卻無法與人溝通。針對此,殘障關懷中心反向操作,為90%非殘障朋友舉辦手語班和殘障生活體驗營,用心來感受殘障者的不便,從而推廣殘障意識,以建立無障礙環境為最終的夢想,協助殘友擁有尊嚴且自立的生活。

 

 1998年1月,中心創辦人陳牧師去世,她也在同年正式按牧成為牧師,感到責任更加艱鉅了。近年中心在建立教會無障礙環境和殘障神學教育事工上著力甚多且已有進展。長老教會來台130年,對社會各方面的貢獻已普獲認同,但與社區卻漸行漸遠,特別是對殘障朋友而言,是以這些年來積極促成手語教會的成立,台北及高雄已先後設立,期望未來能普及至台灣每一個教會。此外,她發現啟聰學校學生的文字能力普遍不如同年高中生,問題出自啟聰學生慣用的手語語法與一般人所書寫的文法不符,尤其目前電視新聞僅有畫面和標題,更加深了有聲與無聲世界的鴻溝。

 

 培養身心靈整全的神學生也是事工重點,雖然財務拮据,中心仍提供獎學金給願意投入聾啞工作的神學生,目前台神即有一位碩士班聾生接受幫助。

 

 「外在的缺陷並不影響我們心靈的層次,主耶穌說:你們作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我希望這句話能夠真正活現在台灣這塊土地裏」。

 

按聖經教導過夫妻生活

 1998年10月24日在眾親友祝福下,與相識12年的韓國宣教師朴鍾賢先生完成終身大事。朴先生是韓國黑門合唱團的鍵盤手,12年前來華表演,兩人在音樂見證會上邂逅,感覺理念契合,遂結為宣教士夫妻一同作工。她說他雖然看不見,但內心世界極為豐富。

 

 然而這樁婚姻在最初遭到父母反對,母親尤其不願她嫁給視障者,為人子女的她深刻了解那是一個母親的心情,於是和另一半同心禱告,不僅心理獲得平安喜樂,一個月後也感動了父母為她們祝福,「我母親流著眼淚說,如果這是我的選擇她只有祝福我,而我父親是非常傳統的男人,竟然說:女兒,爸爸很尊重你的選擇,你可以成為他的眼睛,他可以成為你的腳;這番話對我是相當大的震憾,神透過環境向我說話」。

 

 「婚後我們自省按《聖經》的教導過夫妻生活:先生愛妻子如同耶穌捨身愛世人,妻子對待丈夫要敬重互助」。然而畢竟兩人個性不同,她也不諱言現實生活磨擦難免,不過她們有真理的話語《聖經》作腳前的燈。

 

 

  祖父在228事件罹難後迄今下落不明,父親曾經想回歸故國,但看到子女在此生根,遂作罷。她說「我回去還得適應另外一種生活,況且我在這裏受教育,也很喜歡台灣,我希望在台灣發揮所學。在美國唸書時感受到當地無障礙環境的舒適與便利,也曾經想留下來,但又覺得有使命,所以我回到台灣。還有很多朋友問我,韓國有1/4人口是基督徒,台灣3%還不到,怎麼不回去?越是基督徒少的地方才越需要福音,我更要留在台灣」!

 雙腳不方便跑,但可以用走的,只要向著標竿;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行動才是夢想的開始,她鼓勵有夢的朋友趕快去追吧!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