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紀念陳拱北教授逝世30週年2

側寫陳拱北教授

 陳建仁(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我剛當完預備軍官,很幸運地考上臺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碩士班,一進公衛所就聽到所長KP(陳拱北教授的暱稱)的大名,研究所師生們對於KP都相當的尊敬。當時,我們非醫學院畢業的碩士班學生,除了公共衛生相關課程而外,還必須補修很多基礎醫學課程,像生理學、病理學、藥理學等,因此與陳教授的接觸比其他同學少。但在陳教授講授、主持的「衛生行政學」、「公共衛生討論」等課程,都一再感受到陳教授的用心和耐心,他在課堂講授的深入淺出,教材編寫的廣徵博引,以及學術討論的博學機智,都讓我們同班同學,包括葉金川、黃瑞雄、蘇喜等教授,深感受益良多。在人生的旅程當中,能夠受教於陳拱北教授這樣的名師,對於為學做人都有很大的幫助。

    當時的公衛所,在陳拱北教授的英明領導下,延聘很多位著名的學者,包括柯源卿教授、吳新英教授、林東明教授、林家青教授、吳宗賢教授、陳經猷教授、謝玉輝教授等。我們從這個全國公共衛生的最高學府,學習到衛生行政、環境衛生、衛生統計、流行病學、生物統計、資訊處理等有趣的而有用的知識和經驗。除了公衛所碩士班而外,臺大公共衛生學系也在陳教授的催生下成立。陳教授以推動和發展臺灣的公共衛生為志業,他作風開明而有教無類,春風化雨而桃李滿天下,更難得的是深受同學的愛戴。

     當時,我們在課程學習之外,還必須接受公共衛生實務的實習訓練,這項訓練的壓軸大戲,就是每學年寒暑假的公共衛生服務隊。我記得第一次的公共衛生服務隊,是由陳拱北教授當領隊,參加的成員,包括當時的助教葉金川和張兩位教授、公衛所碩士班同學和公衛系高年級同學。陳教授全程帶領這群公衛學子們到雲林湖口和屏東東港進行社區服務,我們或住在寺廟香客客房,或借住小學教室裡,大家不畏艱難,努力推廣家庭計畫、社區預防醫學,使得偏遠地區的居民,能夠擁有正確的公共衛生知識、態度和行為。公共衛生服務隊不僅嘉惠民眾,也讓我們公衛學生們瞭解到「公共衛生是愛與和平的志業」,也是「起而行、動手作」的社會服務工作。我們每到一個鄉鎮,一定會有陳教授的學生前來接待我們這群學弟學妹,由此可見陳教授是多麼具有魅力了!

    陳拱北教授的學術研究對於臺灣的公共衛生有很大的貢獻。他在新竹縣芎林鄉和竹東鎮進行的食鹽加碘預防地方性甲狀腺腫的研究,是臺灣社區實驗的經典研究,也奠定了臺灣全面食鹽加碘的學理基礎。地方性甲狀腺腫大是臺灣很重要的地方性疾病,早在日治時代的臺北帝國大學醫學部外科,就有河石九二夫教授的研究團隊所作的全島調查,他們發現原住民及偏遠山區居民有顯著偏高的盛行率。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詹益恭和陳天機兩位醫師分別對於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的成因進行深入探索,發現地方性甲狀腺腫大和進食特定食物與碘攝取不足有關。詹醫師亦進行碘錠預防學童之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的臨床實驗,發現具有臨床效益;但是要預防廣大民眾的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碘錠並不是可行的方法。陳拱北教授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資助下,展開3年的社區實驗,發現食鹽加碘確實可降低地方性甲狀腺腫大之盛行率。由於成效良好,食鹽加碘很快地推廣到臺灣各地,使得地方性甲狀腺腫大得以有效控制。

    陳拱北教授和臺大醫學院研究團隊對於臺灣西南沿海的烏腳病研究,則是環境流行病學研究的典範。他和吳新英教授、曾文賓教授、陳萬裕教授、葉曙教授等所進行的烏腳病研究,雖然只是發表在國內的醫學期刊,但是卻深受國際重視。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學系系主任馬克曼博士所著的《流行病學》一書,即稱該研究是繼19世紀的「流行病學之父」英國史諾醫師所進行之《霍亂論》經典研究之後的重要流行病學研究。我很幸運能承接烏腳病地區的研究工作,闡明慢性砷中毒引起多重疾病的劑量效應關係,此一系列研究被世界衛生組織採用作為全球飲用水含砷數限量的評估依據,將臺灣人民的苦難轉化造福世人免於受害。

陳拱北教授畢生致力於推展臺灣公共衛生,培育人才無數,如麥子落地孕育更多子粒,永為後世緬懷。

     陳拱北教授和林東明教授是臺灣癌症流行病學研究的拓荒者,林教授以鼻咽癌與乳癌的研究聞名國際,陳教授則完成臺灣第一本癌症死亡率地圖。在癌症地圖集尚未付梓前,陳教授已經罹患胰臟癌而住院,他在病榻中仍念念不忘這件事,這本地圖集是在陳教授過世後,才由國科會印製發行。癌症地圖是探討研究癌症成因的重要工具,這本地圖集發現西南沿海的烏腳病盛行地區有顯著偏高的皮膚癌、肺癌、膀胱癌、腎臟癌的死亡率,我受到這發現的啟發而投入慢性砷中毒致癌的長期追蹤研究。這本地圖集也提供臺灣鼻咽癌與肝癌 的高死亡率鄉鎮,我的研究團隊進行的12鄉鎮長期追蹤研究,也根據它選定研究地區。我們在這20年來,對肝癌及鼻咽癌所作的分子與基因體流行病學研究,都受到癌症地圖集的指引。

     陳教授在教學研究和公共服務,都有很傑出的表現,當時常聽老師們談到,陳教授可能成為第一位公共衛生領域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或是第一位擔任衛生署署長的臺大教授。很可惜陳教授英年早逝,未能完成他的志業。但是他的學生們卻不辜負他的栽培,為臺灣的公共衛生而努力。現在臺灣公共衛生的學術與行政重要工作,很多都是他當時培育的研究所和學系畢業生。一顆麥子落在地裡死了,就結出更多子粒來,陳教授為人師表的楷模,至今令人難忘,他的身教言教讓我們學生們成長茁壯,更努力學習他,作為一個終生「以公共衛生為榮,以服務人群為樂」的公衛人。(作者為本校動物系1973畢,公衛所1977畢)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