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長開講

從完整到精緻 從台灣到世界

-新世界台灣大學必須走的路

陳維昭

一、前言

 

四年以前,維昭辱承全體師生同仁之厚愛與託付,繼續主持校務,當時曾針對本校歷史的(傳統)、當下的(課題)、前瞻的(發展)各種特質,提出「純淨、自主、均衡、卓越」此一信念與目標,做為治校的基本方針;同時向校務會議提出:塑造校園文化、重建學術倫理、提昇研究水準、改進教學品質、維護校園環境、加強國際交流、擴大推廣服務、提高行政效率,以及其他包括:加強圖書館、出版社、計算機及資訊網路中心功能,加速進行學人宿舍、學生宿舍之興建等具體工作內容。

 四年以來維昭一如往昔,夙夜從公,莫敢倦怠,差堪告慰者,當時所提出之構想,略已獲致相當程度之進展:姑以提昇研究水準、改善教學品質而言,教學研究單位之評鑑、教師之再評估,以及優良教師之獎勵等制度均已實施,各相關領域之研究亦已進行整合;以維護校園環境、提高行政效率而言,舟山路之廢道、八一七醫院用地之收回、水源校區之規劃以及各單位相關業務之電腦化等均已近完成,同時復成立「行政品質改進小組」,持續規劃具體改進措施;至於最不易見功之重建學術倫理與塑造校園文化,亦透過「台大教師倫理守則」之訂定、學生服務課程之實施、學生自治法規之修訂,以及持續舉辦藝術季、杜鵑花節等措施,漸次形成本校師生自律自重、熱心服務、和諧一體、高度人文的校園文化。

 當年所提出的工作內容,平心而論,泰半必須持續進行,並無止境;而「純淨、自主、均衡、卓越」此一理念與精神,亦為台灣大學所應永遠堅持踐履,二者均非僅屬「階段性」任務,自不待言。故維昭除願強調上述理念、精神、工作具有恆久性,自應繼續實踐外,不擬多作贅言。唯四年以來,維昭凜於人類之新世紀已然來臨,於此新世紀中,台灣大學究應訂定何種目標,追求何種成就,始能一方面無愧於台大優良之傳統、無愧於往昔卓然之形象,一方面再創新猷,展現我輩繼往開來之智慧,實為維昭時時念茲在茲之課題。思索再三,私意以為進入新世紀,台大必須戮力追求真正的卓越,台大必須成為真正的國際化大學,除此之外,別無他途;換言之「從完整走向精緻,從台灣走向世界」,乃是台灣大學新世紀中應該走的、必須走的,也是唯一能走的路。

 

二、必須走的路

 

 回顧近三百年的歷史,實乃人類文明變動最劇烈的歷史:先是有工業革命與啟蒙運動之出現,乃形成後世各種科技之飛躍進展與各種思潮之紛生迭起,不唯改變人類的生活樣態,抑且改變世界的關涉局勢;至十九世紀更具體形成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共產主義,遂有二十世紀前半之極度動盪以及動盪後高度之物質文明發展;至二十世紀末,復針對帝國主義與民族主義做雙重反省,乃再孳生「全球化」「地球村」之觀念,而隨著電腦科技的發展,資訊時代於焉揭幕,又開始一個更不可測的文明衝擊時代。

 這個更不可測的新世紀,其特徵為:科技、資訊、競爭、全球化。它必然是一個科技掛帥、資訊優先的時代,在這個時代裏,如果沒有科技,如果不能掌握資訊,就完全喪失競爭的能力,甚至無法生存,當然在全球化的趨勢裏也就默處邊緣,不具任何地位。這樣的時代,一方面固可能造成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局面;一方面卻也更可能產生劇烈的顛覆──強者一夕之間變弱、弱者一夕之間變強──端視二者孰能快速掌握並善用科技與資訊而已。面對這樣的一個時代,大學中人尤須審慎思考自我的定位與目標。以台大而言,優良的「傳統」固為我們不斷發展的堅實基礎,但「老大」的包袱也適可能成為我們向前向上的羈絆。在過去變動較緩的時代裏,其間影響或不顯著;在今後瞬息萬變的世紀裏,則稍一不慎便可能慘遭淘汰。面對新世紀,台大要深切體察新時代的特質,一方面發揮台大優良的傳統與精神,一方面運用台大人的智慧與果敢,讓台大脫胎換骨,展現一個更新、更卓越的面貌。

 

(一)從完整到精緻

 眾所週知,學術自由、用心研究,是台大優良的傳統與精神。在各個領域中,長年以來,台大在國內大體保持一貫領先的地位。但晚近以來,由於政經環境與價值觀念之劇變,加上大學「世俗化」極為快速,以及部分個人曲解「自由化」之義涵,放縱自我,遂使台大部分領域之領先地位開始動搖。其次,台大一直是國內最完整之綜合大學,此一「綜合性」在前述優良傳統與精神之植基下,益發凸顯台大之卓越。但晚近以來,亦正因前述種種環境與觀念之改變,「綜合性」之優點漸次不顯,反而「組織肥大症」之弊端漸次叢生。此所以維昭以為「從完整到精緻」乃新世紀之台大必走的一步,以下試再略加申說:

 盱衡國內各大學之結構與性質,並考量大學所扮演的角色,台大原有之「綜合性」、「完整性」絕不可變,甚且還應略予加強──故近年來,有公衛、管理、電機、法律等學院之成立;而未來仍將審慎規劃新學院之設置。但「綜合性」與「完整性」的真意,並非「量」的擴充,更在「質」的提昇;而「綜合性」與「完整性」的追求也與相關領域的整合、歸併以及更細緻的規劃、調整不相矛盾。換言之,未來的台大要繼續做國內──甚至世界上最「完整」的綜合大學──但絕對是一個整體卓越的綜合大學,所以現有各教學研究單位的「改造工程」勢須「適切」進行,不容忽視。

 其次,所謂新世紀特徵的「科技」、「資訊」,用更貼切的語言來說,就是精確、效率、進步。而精確、效率、進步來於本質的「精緻」;換言之,來於具有「精緻文化」的主體。西方國家之先進,眾所週知,但大家往往以為其「先進」來於其科技之發展,很少人體會到,此一「先進」其實緣於其文化本質的「精緻」。正因為凡事講求精緻,所以認真不茍、精確無比;正因為認真不茍、精確無比,所以有效率,絕無無謂的浪費。西方國家科技、藝術之不斷創新、不斷精進,莫不緣於此種「精緻」的文化本質。

 在新世紀中,唯「精緻者」能長保卓越,所以台大除了追求知識、學術領域的「完整」外,各個領域的內在更須力求精緻、力求培養精緻的文化本質。具體的說:從學校的立場而言,讓已有卓越表現的領域更為卓越,早日獲具國際聲譽;讓猶待努力的領域急起直追,儘速嶄露頭角──這就是學校追求精緻的表現。從各系、院的立場而言,切實檢討自我的教學研究、省視他山情況與潮流趨勢,訂定自我努力的步驟與目標,便是各系、院追求精緻的表現。維昭願強調:「完整」可使台大的教育更具「通識」與「全人」的功能;「精緻」可使台大的人才更具「深刻」與「卓越」的品質;唯有如此,才是接近理想的高等教育,才能肆應新世紀的競爭需求,才能使台大令世人刮目,才能使國家真正躋身已開發之先進行列。

 

(二)從台灣到世界

 截至目前為止,若說台大為台灣首屈一指的大學,殆無疑義,而台大人亦不必對此自謙自避。但進入新世紀,台大所面臨的考驗,恐怕不僅是「台灣第一」的問題,更是能否成為台灣第一個國際化、世界化大學的問題。事實上,台大如果能成為具有國際聲望的大學,自然就是台灣第一;反之,如果不具有國際聲望,則縱使永為台灣第一,也沒有任何意義。 回顧歷史,二十世紀後期以前的台灣,在世界的舞台上並無份量,也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彈丸之島;至二十世紀的後四分之一,提起「台灣」,世人莫不另眼相看,這是台灣全體人民數十年奮鬥得來的成果。身為台大人不妨想一想:在台灣不為世人所知的年代,台灣大學不能成為世界級的大學也許猶有可說;但在舉世已無人不知台灣的今日,台灣大學若仍不能成為世界級的大學,便不免是全體台大人的羞恥,此所以維昭以為「從台灣到世界」乃新世紀之台大必走的另一步。

 所謂「從台灣到世界」殆有兩層義涵:一是台灣大學不唯是台灣第一學府,也要是世界一流學府;二是台灣大學的學術研究不唯要融入世界的潮流,也要能凸顯本土的特質。關於前者,前文中所闡述之「從完整到精緻」正是確保台大成為台灣第一、世界一流的重要作法。維昭已成立「重點大學」推動小組,廣徵師生意見,積極研議各種具體方案,務求在新世紀的前十年中讓台大成為國家的重點大學,把台大推向世界頂尖的學術殿堂。關於後者,往昔台大於各領域之研究,不免過於以西方為標竿,其優點在能應和世界趨勢,其缺點則永遠步人後塵,無能展現自我特色。其實,所有的研究都有本土的面向可以深掘;所有的研究也都應尋求其本土意義,凸顯其主體性質,才能與人分庭抗禮。「本土」與「國際」,二者決不相斥甚且相容相生;愈深入的本土研究愈能獲得國際重視;愈徹底的掌握國際愈能精進本土的探討。台大無論於自然科學、尖端科技或人文藝術等領域之研究,均應一方面掌握世界新趨、一方面關顧本土特色,才能成就別人所不能成就、奠定自我卓然地位。

 前文曾述及「競爭」與「全球化」亦新世紀之特徵,但首先應知,競爭力之提昇不能只求與先進國家「同步」,蓋與先進國家「同步」雖為具備競爭力的一個基本條件,但「同步」其實便意謂著不能超越,所以永遠略遜一籌。唯有一方面在觀念、方法、理論上與先進國家同步,一方面將之轉化運用於本土深入之研究,才能使台大具備真正的「競爭力」,才可能勝過先進國家。至於「全球化」,雖即是「地球村」的概念,但「地球村」並不意謂自我文化的主體性消失,乃是在無國界的新環境裏,一方面彼此水乳交融、互相扶持,共同成長;一方面各自形塑自我學術研究的獨特面貌,燦爛展現,交相輝映。「競爭」與「全球化」既是新世紀的特徵,則與世界「同步」、讓「本土」發揚,便是提昇「競爭力」與契合「全球化」精義的不二法門,台大必須於此深切反省、確實行動,才能使台大真正走上世界舞台,吸引世人矚目,贏得國際尊敬;而台大也才能真正成為台灣的驕傲。

三、結語

 世間偉大的真理往往蘊藏在平凡事物之中,而高遠的理想與目標亦往往就在周遭最切近處。孔子說:「道遠乎哉?不遠也。」「我欲仁,斯仁至矣。」「純淨、自主、均衡、卓越」既是台大允宜持續堅守的信念與目標,則在此大原則下,進入新世紀,台大應走、必須走的路正是「從完整到精緻、從台灣到世界」。我們無需更好高騖遠、無需又瞻顧猶疑,現階段裏台大唯一的路已開展在前,台大人必須以堅定的信心、果敢的意志、恢宏的氣度、卓絕的智慧,加上深切的自省,確實的行動,讓台大成為一個既多元和諧(完整)又出類拔萃(精緻)、既為台灣象徵又為世界標誌的大學。為此,維昭願與全體師生同仁繼續努力,讓我們走過的步履成為未來發展的基石,讓未來的發展成為歷史步步確實的足跡。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