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臺大校友雙月刊 - http://www.alum.ntu.edu.tw/wordpress -

歷史的腳蹤

Posted By admin On 五月 1, 2001 @ 2:47 下午 In 第15期雙月刊 | No Comments

立足本土‧盱衡世界─談人類學系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專訪人類學系謝世忠教授兼系主任】

整理/彭美玲(中文系助理教授)

 

問:請談談台大人類學系在整個人類學界─包括國內、東亞乃至全球─它所扮演的角色與地位如何?

答:本系於1949年由李濟先生及數位前輩師長合力創建,原名「考古人類學系」,至1982年始易名為「人類學系」。前年(1999年)甫以一盛大的學術研討會,慶祝建系五十週年。本系碩士班成立甚早(1956年),而博士班卻成立甚晚(1997年),目前是全國唯一從學士到博士完成教研學程的人類學相關校系。在國內與本系相近的大學系所是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兩校的學術取徑較為一致;另有政治大學民族學系、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及慈濟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彼此的涵蓋面、偏重點則略為不同。

    再就兩岸來說,過去毛澤東時代,中共政權嚴厲打壓人類學,當時本系在東亞華人學界可謂一枝獨秀。但1980年之後,社會主義中國已意識到本身的學術斷層問題,他們急起直追,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雲南大學、廣州中山大學等處都設立了人類學系或相關專業班次,官方並給予重點支持;近來不少留學歸國的新生代學人,在各項研究上續有表現。本系由是面臨了前所未有的競爭態勢,近年正設法轉型調整,試圖將過去以台灣、中國為重的本土型研究,轉化提昇到國際型研究。換言之,就是要走出家門,打破國界,拓寬視野,不僅持守台灣考古學、原住民文化及漢人社會的一貫研究領域,更要把研究基點擴展到東北亞、東南亞及大洋洲等地。

 

問:請談談貴系的師資陣容。

答:本系師資主要專長大致在考古學和文化人類學兩方面。早期前輩有一批是從大陸來台的(如李濟、凌純聲、芮逸夫、董作賓、高去尋),另一批則是接受日本學術系統養成者(如陳奇祿、宋文薰、劉斌雄);稍後多有赴北美深造而學成返系者;近年新秀輩出,亦不乏歐系學術背景出身者。未來,我們仍期望廣徵各方賢才,以激盪出活潑多元的學術風氣。

 

問:貴系的圖書儀器設備等條件如何?

答:本系的國際人類學期刊搜羅頗全,目前已移交本校總圖書館。不過,現今由原系圖書館改置的「人類學資料研究室」,仍藏有相當完整的臺灣研究和主要人類學專書。本系另設有「考古學標本陳列室」與「民族學標本陳列室」,其中藏有從日治時期直到戰後所發掘、搜集的珍貴標本及文物,為數亦頗可觀;每週五上午定時開放,其他時段亦歡迎各方預約導覽。

 

問:貴系的課程架構如何?

答:說到課程問題,本系今年度正積極推動課程改革的重大工程,一改行之數十年的傳統必修規定,向層次化、多樣化、彈性化的目標邁進。首先,我們集合專兼任老師召開兩次座談會,每經一次討論就對課表做一次翻修,爾後在集思廣益的共識基礎上研擬出A、B兩套新課程,再由同仁細部討論後,選定其中一個版本為基礎,修訂通過。新舊課程之間主要的差異,舉例來說,就是將多門全年必修的課程,調整為一個學期的課;另增開多種領域,使同學們得在各領域課程中有二選一、五選一或十選二的選課權利。此外,同一科目每兩年至少開設一次,以保證同學們一定有機會選到自己感興趣的課。這樣一來,老師們的開課負擔固然加重了,可是大家都樂於迎接新課程安排的挑戰。近日我們已將新課表報請學校通過,相信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即將到來的九十學年度,立刻就能改弦更張,展現煥然一新的活力。

 

問:貴系在學生的培訓養成上有何做法?

答:本系隸屬文學院,教師同仁在研究上不無偏重史前考古學和社會文化人類學的傾向;但在教學上;仍期望兼容並包,兼顧開授另兩門傳統人類學的分支─生物醫學取向濃厚的體質人類學,以及早已獨立為專業學科的語言學。在大學部各個課堂,特別重視學生基礎知識的傳授和撰寫報告的能力。碩士班階段則安排兩種核心課程,以期加強理論素養;研究生經常被指定閱讀大量的原文資料,課業壓力頗重。到了博士班,則更進一步要求學生在區域、分科及方法學方面,至少各須修足一定學分,以促使其研究益趨精深,繼而形成一己的專長。

 

問:一般人可能同感好奇的是,貴系學生的出路如何?

答:在歐美,人類學地位崇高,備受重視,僅美國一地設有人類學系的大學就多達上百所;反觀國內人類學,遲至近幾年來,才較引起重視文化議題及族群關係之部分社會人士的矚目。許多人總以為人類學系畢業生前途堪憂,而事實上我們的畢業生從來沒有勒肚皮的問題。每屆三十餘名的學生,離校後分布到各教學研究機構、政府機關、文教單位(如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文建會、文化中心、博物館、出版社、傳播媒體等),大致達到供需平衡的狀態。我常對同學們說:人類學系畢業生賺的錢雖不一定比別人多,但只要具備知識實力,以及對人文的熱忱與宏大的胸襟,自然能贏得別人的尊重,如此在生活、工作之間,也自能順心愉快。近年來文化熱潮日興,不論是在鄉土或在國際,大家逐漸認識到人類文化原本就是各具風貌而又殊途同歸的。就這點意義來講,我們對人類學的前景深具信心,因為人類學的終極目標不外乎「了解自我,了解他人,乃至相互了解」。

 

問:在貴系的整體發展上,您是否有何期望?

答:長期以來,本系屢屢向學校行政層峰爭取師資員額,迄今猶在努力之中。此外,為促成台灣大學早日躋身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學,我們也呼籲重視基礎學科的研究,建議本校儘速籌設專案基金,以挹注特殊學系(如人類學系、地質科學系)的田野或野外調查經費。總而言之,人類學系亟需更充分的學術發展資源,以期大樹茁壯,綠葉長青。


Article printed from 臺大校友雙月刊: http://www.alum.ntu.edu.tw/wordpress

URL to article: http://www.alum.ntu.edu.tw/wordpress/?p=2169

Copyright © 2010 臺大校友雙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