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臺大家族三代同堂~慶祝臺大80年(一)

獸醫隔代緣

文•照片提供/陳伯松

(1952畜牧獸醫系畢;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聯合會顧問)

 

  1948年我自家鄉私立鶴齡英華中學的春季班高中畢業。當時因中日抗戰而延誤學業,又因國共戰爭,大夥兒均分散往北去北平,或往南去厦門去投考大學。我則因家兄在臺灣,即乘船來臺。那時先在電力公司當臨時文書工,至臺大放榜我便辭去工作。

第一代臺大人

1963年陳伯松獲頒「氰安傑出研發金杯獎」,赴美領獎。

    我當時有意投考醫學院,但身高178公分,體重卻僅有53公斤,朋友與同學都說:「你體弱不健,怎麼能念醫科?不用等到你當醫生,就沒命了吧!」我只好改考選讀獸醫,當時稱畜牧獸醫學系,修業4年後於1952年獲農學士畢業。該年國家為培養文武青年,規定大專畢業生均應接受預備軍官訓練,到反攻大陸時即動員徵召入伍。分科教育時,我被分發到陸軍步兵學校,接受一年陸軍軍官學校預備軍官班訓練,至畢業時授予步兵少尉,並獲國家步兵少尉適任證書。軍事畢業後又得參加國家特種就業考試,及格後被分發臺灣省農林廳工作。按照各人所修學科,依專長分發全國各機關學校就業。當時盛傳一則佳話,有一位政治畢業生被派臺灣鐵路局工作,即喊出自由中國政治上軌道。我畢業就業後從事獸醫工作,那時國家尚沒有獸醫師法,僅從省農林廳頒發獸醫證書。1962年經覈核考試,獲獸醫師登記證書臺獸師登字第三號在案,如今第一、二老師均已作古,我可算是在世第一了。

     在我的經歷中,較重要的工作有1954年臺糖公司(企業化養豬)擔任獸醫、畜牧技師;1961~1967年於中美合資臺灣氰胺公司農業部任產品經理,負責禽畜生產技術與推廣業務;1963年被派赴美考察畜牧及飼料事業,1967~1969年越戰期間,擔任中華民國駐越南農業技術團技正,負責難民安撫村畜牧事業主持人(Chief, Animal Production, Improve Village Program),於後經營動物藥品及器械代理商。2000年創設龍泉禽畜保健顧問公司(Longriver Animal Health Consultant),2001~2003年任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任內並兼任亞洲獸醫師會聯盟秘書長,現任全聯會顧問。曾任臺北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及常務理事、中華民國獸醫學會常務監事、中華農學會常務監事、中華民國第一屆亞洲獸醫師會聯盟代表團副團長(1978)等,1994年兼任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物保護法起草委員。

    感念臺大獸醫系栽培之恩,本人亦曾任臺大畜牧系友會會長、財團法人臺大獸醫學系系友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以提升我國獸醫科技教育並推動臺大獸醫學院之創設為旨。尤其在獸醫系要成立文教基金會時,身為老系友亦參與教育部協調,得以先設立基金會,向各界籌勸募籌設基金。

 第二代臺大人

    我育有2子,兩人於建國高中就讀時,我曾告訴他們不要再讀農科,甚至也不要念農工系。因為老爸當時就業考試分發到機關報到時,工科職等比農科高一等,因為他們都是工程師。後來他們分別考進臺大工學院機械系及化工系。長子研究所畢業數年後娶媳,攜孫女一家遠渡美國,進入喬治亞科技大學深造,獲機械學博士。他主修微電腦自動控制設計,現任美國通用汽車公司高級研究員。長媳臺大藥學研究所畢業,威斯康辛州立大學臨床藥學博士,現任美國底特律癌病醫院主任臨床藥師。其女攻讀密西根州立大學運動醫學系(Sport Medicine)。

     次子志平1981年臺大化工系畢業,1985年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化工碩士、1988年取得化工博士。現任長庚大學化材系(所)系主任兼所長。主要研究領域為生醫材料與組織工程、天然與合成高分子生醫材料的開發,包括天然高分子生醫材料(膠原蛋白、幾丁質、幾丁聚醣、透明質酸、蠶絲蛋白)的生產、分離純化、加工、與利用具活性的生物分子之修飾,合成高分子生醫材料的化學合成製備、性質分析、與利用電漿反應器進行改質,並利用所得的各式生醫材料為骨架,配合各式生物反應器,進行適用於體內或體外的肝組織工程、軟骨組織工程及人工皮膚等研究。

1981年雙喜臨門,陳伯松(左)2子分獲臺大機械碩士、化工系學士。

第三代臺大人

志平長女世妮現就讀臺大獸醫學系四年級,近日已參加授醫袍及宣誓典禮,暑期將在臺大動物醫院實習,明年畢業後參加國家獸醫師考試,完成獸醫師教育。

賦詩一首:

旅居寳島一甲子,求學營生又成家,耆齡平生任志工,安享五福醒霜華。

志妮的話:

     在獸醫學系3年了,時光飛逝,昨日轉系面試的場景歷歷在目,今天我已經穿上白袍準備大五的實習生涯。

     獸醫學系在前幾年突然從默默無名變成當紅炸子雞,媒體的渲染讓人覺得這是份賺錢容易的工作,誰知道光鮮亮麗的背後隱藏著什麼。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工」,即使是一個看似簡單的診斷,也是累積了5年知識而來的。沒有興趣支撐著,我想,大部分的人很難堅持到最後。

    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受爺爺的影響而念獸醫,其實並不盡然,但不可否認的是爺爺和獸醫系的緣分隔代延續到現在。這樣子的緣分,不曉得還會不會再延續下去,但願自己能成為一個有用的獸醫師,再期盼進入研究所攻讀、不僅維護動物健康,也能為社會盡一份心力!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