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典昔在夙昔

師徒三代傳承60年──

校訂「臺靜農先生學術藝文編年考釋」後記 

文•照片提供/紀秋薌

 

     民國66年我考上臺大夜間部歷史系,次年轉中文系就讀。羅聯添老師教我們「中國文學史」,老師正在編「中國文學史論文選集」,我應徵在老師研究室當工讀生。記得當時的工作是幫老師抄寫文稿或到圖書館找資料。老師的研究室在文學院2樓轉角第一間,通常是下午3至5時進老師研究室工作。二上結束,我拿了書卷獎。老師送我一套精裝本「中國文學史論文選集」,我如獲至寶,經常閱讀。我已經懂得如何利用圖書館藏書,也開始在日間部旁聽許多夜間部沒開的課程,老師常鼓勵我,並給我許多方便,有時上課未去工作老師也沒過問。畢業後回母校任職,30年後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中文系老同事告訴我羅老師在中文系辦公室貼了一則應徵工讀生的啟事,時過一個多月我與老師聯繫,表明我願意義務幫忙。不久,老師交給我「臺靜農先生學術藝文編年考釋」2冊文稿,當老師告訴我,老師從83年自臺大退休後,參考臺靜農先生各種學術藝文作品,蒐集有關資料,歷經一紀(12年)的時間撰成此書,我極為感動。因此,白天我照常上班,利用晚上或假日時間,心無旁騖的閱讀校訂。

 

羅聯添教授(左3)81歲壽誕,門生雲集祝賀,左2為本文作者。

 

    往後的日子裡,平均1個月我就會與老師見一次面,討論有關校訂的心得,每當發現錯誤馬上記下來,老師確認之後,再作修正。老師偶發現新資料,或有所補充即指示我加在某章節。完成第一次校對在去年(2007)5月底,有關人事部分版面不是很理想,因此兩次決定重新排版;這一來就牽一髮而動全身,我得學習新的排版軟體,請同事幫我蒐集線上教學課程,親戚、朋友有的支援我軟體、有的教我如何操作,我變得更加忙碌。第二次、第三次、已記不清校對第幾次了,仍然發現錯別字,最後一次我與老師交換校對,已是10月底了。我將重新校訂排版後的稿本交付影印店,先後印了50套,分送給老師的海內外朋友、學生。老師說此書在中國大陸受到很大的重視;北京中華書局總主編傅璇琮先生給予極高評價、安徽(臺靜農先生籍貫)大學《古籍研究》期刊登出此書序文全文(總52期,2007卷6),又安徽省立圖書館希望收藏此書手稿及所有參考資料。12月,中文系蕭麗華教授辦一個小型新書發表會,祝賀羅老師八一壽辰(誕),老師甚感欣慰。

 

臺靜農先生寓歇腳盦(龍坡丈室)40餘年。

    「臺靜農先生學術藝文編年考釋」詳實記載臺靜農先生的生平事蹟。結構分為3部分:(一)重要時事,(二)學術藝文(包括論文、雜文、小說、新詩、舊體詩、書、畫、印蛻等八類),(三)有關人事(與臺先生交往密切人物事蹟。包括陳獨秀、魯迅、胡適、溥心畬、張大千、莊嚴等)。臺先生幼年入私塾受啟蒙教育,民國3年入鎮上明強小學,承廷訓,習書法。畢業後赴漢口求學,曾抄一聯語與同學云:「立定腳跟撐世界,放開斗膽吸文明」可見其豪情壯志。復從漢口至北京,入學北大,受名師(胡適、陳寅恪、容庚、陳垣、林語堂、劉半農、沈兼士等)指導,與眾多朋輩同學交往。在時勢潮流激盪下,參加左派文學團體,認識魯迅,受其影響,寫作鄉土小說,名揚一時。又認識張大千,觀其書畫作品。因啟功之介,進入恭王府翠錦園受王孫畫家溥心畬接待,後又參觀其畫展。與學術藝文界名人(王魯彥、董作賓、莊嚴、鄭因百、張目寒、韋素園、李霽野、韋叢蕪、趙赤坪等)交往,出席各種聚會活動,不僅見聞增廣,眼界胸襟亦為之開展。臺先生於民國11年加入「明天社」文學團體,民國14年在北京與魯迅等組成「未名社」,作品包括新詩、小說、散文、民歌專輯。語言樸質,刻畫鮮明;文筆或用隱喻象徵,或用景象表達;內容或寄託生命之掙扎、現實之災難與不幸,或描摹人生的各種情境,或表達人道主義之關懷;臺靜農先生不僅懷抱傳統的襟懷,還具有現代哲學深刻的玄思,作品富有生命力,淋漓盡緻且意味深長。多用筆名刊載北京與上海各種刊物,出版《地之子》、《建塔者》等小說集;是其一生創作重要時期。學術研究方面,在陳援庵(垣)諸名師指導下,奠定堅實學術基礎。寫作教書之外,參與多項藝文活動,如北大研究所國學門先後成立歌謠研究會、風俗調查委員會、古蹟古物調查會、方言調查會,參與古物研究會、圓台印社等。此期教學治學涉獵廣泛,集諸多才藝於一身,因友人引介,參加左派文學團體,遭受3次牢獄之災,心中鬱結,歷久不散,是其生平一大憾事。

臺靜農先生(右起)與鄭騫先生、何佑森先生及羅聯添先生合影。

     民國26年抗戰軍興,由青島再入北平、南京,置身戰火,山河變色,身經喪亂,與家人流寓蕪湖、逃亡四川,居江津白沙鎮,後僻居黑石山「半山草堂」。先後任職編譯館、執教女師院,開始學術研究,寫作論文,並致力於臨摹名家書畫。由作家逐漸蛻變為學者、書藝專家,為其一生重要關鍵轉型期。此期最特殊者,為與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陳獨秀認識,結為忘年交。戰後來臺任教臺大,主持中文系20年,寓臺北市龍坡里溫州街「歇腳盦」,後改名「龍坡丈室」40餘年。從事教學、研究,撰寫論文、散文,餘暇寫字、作畫、偶而雕刻印章。凡所論著無一不精,書法大家、學者、散文作家、篆刻家集於一身,真可謂「不廢江河萬古流」。是為臺先生一生最重要、成就最卓越的階段。此期認識文教界、學術、藝文界人物非常眾多,其中與張目寒、張大千、莊尚嚴等交誼尤為深厚。摩耶精舍、洞天山堂、歇腳盦(龍坡丈室)常是聚會飲宴、說藝論文之所。要而言之,臺先生從早年到晚年,從故鄉到北京,之後入川輾轉來臺灣,數十年交往人物有左派、右派、中間派,儘管立場不同,觀點有異,但相處無忤,情誼不減,和平尊重,休休有容,是其為人處事獨特之處,亦其人生修為最高境界。

臺北市溫州街18巷6號「歇腳盦」外觀(1986)。

     此書內容以學術藝文為主,兼及經歷事蹟,旨在全面呈現臺先生一生情況,突顯其學術、詩文、書藝等獨特之造詣。俾讀者藉此具體深刻了解臺先生各方面成就之所在。我何其有幸校訂此書因而認識臺靜農先生,羅老師也經常描述先生生前教人治學之點滴,為人從容淡泊名利,妙語隨機自然而出,真到化境,言談風趣,不說客套話,教誨門生,只略示門徑,終使人領略到治學大門路。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雖未親炙慈教,每於閱讀之際,彷彿生生之容顏常伴,或臨墨梅、或題詩、或鈐印,先生之一生正如所云「千年老榦屈如鐵」之剛毅,羅老師也娓娓道來寫作此書的動機,「七十九年臺先生逝世後,兩岸有多種臺先傳記出版,然多偏於一端,難免不足之憾」。但主要是受臺先生人格精神的感召,覺得有必要將他的一生學術藝文成就公之於世。臺先生是羅老師60年前(民37年9月)業師,而我又是羅老師30年前的學生,60年間師徒三代相傳相承,能共同為先師寫作傳記,可謂難得的機遇。欣逢臺大創校80年校慶,謹記校訂緣起,是為紀念。

  

  

臺靜農先生融合各家自成一體的龍坡隸書,為張大千八秩壽序。采自《靜農書藝集》。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