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長開講part1

台灣是否需要世界一流大學?

陳維昭

 

    最近行政院提出「新十大建設」,其中有一項「發展國際一流大學頂尖研究中心計畫」,準備在五年內投入五百億,達到至少有一所大學可以在10年內進入世界一百名以內,至少有15個系、所、中心在亞洲排名第一,引發了不少討論。對於這項計畫,學術界大致持肯定的態度,但也有一些質疑與批判,討論的焦點不外:什麼是世界一流大學?台灣是不是需要世界一流大學?能不能達成這個目標?怎麼做才能達成這個目標?等等,在此也表示我個人的幾點看法:

 

一、 什麼是世界一流大學

    所謂「世界一流」或「國際一流」大學,較常用於台灣及中國大陸。譬如行政院的這一部份計畫就是「國際一流大學頂尖研究中心計畫」;中國大陸在1998年5月2日北京大學百年校慶舉辦的世界大學校長論壇開幕式上,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即提出:「在下一個世紀,我們要力爭有一批大學躋身世界一流大學的行列」,接著在慶祝大會上,江澤民也提出:「為了實現現代化,我們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一流大學」,可見「世界一流」大學似乎是兩岸的慣用詞。國際上較通用的是世界級(world-class)大學,1999年12月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的建議報告是這樣寫著:「…..台灣高等教育面對的最大挑戰:如何提升我國大學到世界頂尖水準」,又說「…目前台灣沒有一所大學已達世界級的水準」,用的是世界級的水準;韓國的Brain Korea 21計畫談到其目標時是這樣寫著:「BK21 aims at fostering world-class graduate schools and high quality scholars…..」;日本在2001年6月提出的計畫,譯成中文是「建構世界最高水準大學計畫─國公私『頂尖30』」,用的是世界最高水準。不過不論是世界一流、世界級或世界最高水準,儘管用詞不同,大家腦海中浮現的並不會有太大的差異,國際間對此並非完全沒有共識。

    從幾年前亞洲週刊的亞洲十大、去年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五百大,或是美國大學協會(AAU)所屬的頂尖61所大學等等來看,大家對所謂世界級大學的要求似乎是全方位的,不但要有好的教學、好的研究,更要有好的服務或社會貢獻,而研究表現更是不可缺少的要件,因為大學的本質也是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創造新知識(creation of new knowledge)。大學必須透過研究,創造新知,對人類知識的累積和宇宙知識存量的增長不斷地做出貢獻,以促進人類文明之持續發展與進步,而這也正是貢獻大學予宇宙的精神。前康乃爾大學校長Frank Rhode一本論述美國大學之任務的書,書名就是”The creation of the future”;大學透過不斷創新知識,並將知識做有效的傳遞、應用,來為人類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在知識經濟的時代,大學更被賦予經濟發展火車頭的重任,使得創新研發更為重要。2000年AAU百週年研討會中前哈佛大學文理學院院長Henry Rosovsky就說:「高等教育從來沒有比現在這個時刻更重要過」。根據1997年波士頓銀行經濟部(BankBoston Economics Department)針對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究報告指出:如果將所有MIT畢業生及教師所成立的公司集合成一個獨立的國家,其所創造的利潤可使這個國家成為世界第24大之經濟體,4000個MIT相關的公司,共雇用了110萬人,年銷售值為2320億美元,相當於1160億的GDP,略小於南非共和國的GDP,卻大於泰國的GDP。充分顯示了大學創新和研發所可能創造的巨大利益和影響。

 

二、 台灣是否需要世界一流大學?

    台灣需要有世界一流大學,我相信不會有太多爭議,問題應該是做不做得到,如何去做而已。不過從整個國際發展的趨勢來看,已經不只是需要不需要的問題,而是一個極度迫切的問題,主要的理由有三:

(一) 知識經濟時代的國際競爭趨勢:二十一世紀是個全球化發展的時代,也是知識經濟主導的時代,一個國家如果欠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創新、研發能力,就不可能擁有堅強的經濟實力,終將在世界舞台逐漸地被邊緣化。在知識經濟的社會環境下,大學已被認為是創新知識與新技術的源頭,大學的創新、研發能力對國家的發展、社會的繁榮有關鍵性的影響,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國家都在集中力量發展世界級一流大學的原因。尤其是台灣,地狹人稠,天然資源缺乏,唯有提升我們研發能力,朝高科技、高附加價值產業發展,才能在全球性競爭的環境中生存並發展,也因此對世界級一流大學的需求更為迫切。

(二) 知識供應鏈的典範轉移:美國國會在2000年指出:「要檢討學術研究管理的問題,一定要考慮到整個知識供應鏈的問題」,換言之,從大學的學術研究,乃至研究單位或企業的研究發展,到產品的開發、輸出、銷售等之間,形成一個知識供應鏈。當台灣的產業逐漸由過去的「老二主義」或「追隨者」角色,轉型為創新、領先的角色和地位時,做為知識供應鏈源頭的大學,就必須調整其定位和方向,提升其研發、創新的層次,才能支持下游產業的不斷升級與發展。

(三) 高級人才培育的國內化:近年我國出國留學人數,尤其是攻讀高級學位者,持續減少,其原因不外:(1)國內研究所容量快速擴增,使得大學畢業生容易在國內獲得進修的機會。(2)國內產業的轉型雖然造成勞力密集產業的外移和失業率的增加,但相對的,由於知識型經濟的發展,讓許多領域的高級人才一直供不應求;國內產業的升級,也讓年輕人可以找到具有挑戰性的工作,而願意留在國內。雖然政府設法鼓勵出國留學,但此種趨勢似乎並不容易扭轉,看看日本的情形就可以了解,這也可能是國家進步與發展的必然結果。因此,我們必須體認:類似過去三、四十年,大批國外優秀人才回流,投入學術界、產業界,帶動國家學術、經濟發展的景象似乎不易重現,未來培育具有全球性競爭能力之下一代的重責大任,將由國內的大學來挑起,唯有建設世界級的一流大學,才能培育具有創新、領導能力的高級人才,也才能孕育國家永續發展的能量和動力。(續part2)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