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長開講

發揚台大精神

陳維昭

 

 在過去幾年的校慶典禮中,我曾分別闡釋台大校訓「敦品勵學,愛國愛人」的永恆意義;期許台大人做社會的良心、時代的指引;勉勵台大人要有儒家所謂「推己及人,兼善天下」的胸懷;一言以蔽之,我是用今日已然漸趨消失的「知識份子」的精神與格調來與大家共勉-而這其實也符合自歐洲中古世紀以來,人類對「大學」的理解與定位。這些年來,我個人一直措意於這樣的命題,實在是有感於無論從大學對社會責任的角度來看,還是從台大人對國家應有的奉獻來看,要求自我做一個真正的現代知識份子,都是最根本的關鍵。所謂「真正的現代知識份子」,其實須兼具知識與情操兩方面的高度-他在專業的領域裏,固然絕無愧怍;在淑世的關懷與實踐上也令人景仰。有這樣的知識份子,學術才能不斷提昇,社會才能不斷進步,國家才能永續發展。然而這樣的「現代知識份子」的養成,又須賴一流的大學、一流的教育。這幾年來,我所以不斷在各種場合中闡揚國家需要世界一流大學,台大需要努力成為一所優秀世界級大學的理念,其因在此。而如果我們再開戶外視,看看舉世當前的狀況,恐怕不免會驚覺這個目標的達成,已經迫在眉睫,不容任何延宕。

 

二十一世紀可以預見的,將是人類至目前為止變化最劇烈的世紀;而人類面臨的棘手問題也已層出不窮—這其中包括了強國的易位,族群的激化,民族主義的熾盛,能源、物資的缺乏,以及電腦內化入人們的生活,無所不在…等等。偏偏二十一世紀絕然是一個「地球村」的世紀,誰也不能自外於這些變化;而要因應這種種問題,就勢必仰賴大量的「現代知識份子」。所以我們看到,不論是先進的歐、美、日本,或是剛崛起的中國大陸、印度,乃至馬來西亞、韓國,莫不致力提昇其高等教育的品質,以期創造世界一流大學,他們為的就是要有效培養更多的優秀人才。如果台灣在這項重要的工作上缺乏有效作法,則恐怕十年之後,國家將無可用之才;屆時台灣的競爭力大幅減退,台灣將如何立足於世界?怎不令人擔憂?

 

所以我今天在這裡仍要大聲呼籲政府,拿出資源、魄力、決心以及完整的作法,把國內的大學一所一所拉拔起來,讓他們都能成為世界級的大學,讓他們能夠培養更多優秀的人才,永保台灣長期以來蓬勃旺盛的發展力道。

 

而我也要期勉所有台大人,不要把追求卓越、追求世界一流的可能性全然繫於外在的物質條件。在過去七十餘年的歲月裏,台大走過殖民時期、走過台灣困窘的年代,篳路藍縷,卻無礙台大成為令國人驕傲的大學,這是所有台大人自我淬勵、奮發向上的精神與榮譽感有以致之,而這正是台大最可貴的傳統。我相信只要我們秉持、發揚這個傳統,不論外在環境如何,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裏,台大必將躋身卓越的世界級大學,為台灣爭光,為國家永續發展奠定最穩固的基石。

今天我很高興能代表台大頒授名譽博士學位予楊祖佑、高行健二位先生。楊祖佑博士不僅在其機械專業領域睥睨同儕,更是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田長霖校長之後辦學績效卓著的華人校長,在他主持校務之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蒸蒸日上,有目共睹。高行健先生則為家喻戶曉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是華人獲此殊榮的第一位。他們的傑出,正是我台大人追求卓越的模範;而他們二人所顯示的「科學與人文並美」,尤其是我台灣大學應追求的理想。

 

明年6月,我將卸下行政職務,今天是我以校長身份主持校慶典禮的最後一次,我特別藉此機會總結近幾年對大學教育及社會責任的思考,也再一次強調台灣的大學除儘早與世界一流大學並駕齊驅外,別無發展他途;而此中,台大尤應高自期許、當仁不讓。各位同仁、各位同學,在過去的十一年裏,我們已經攜手走過一段美好的路;而我相信,在未來的時光裏,你們會把這條路走得更好。讓我們相互勉勵、相互祝福-祝福台大永保卓越,祝福國家國運昌隆。謝謝大家。(台大76週年校慶致詞)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