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出版中心好書介紹

書名:《惡之華》

(現代主義文學論叢v.10)

作者: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譯者:杜國清

責任編輯:紀淑玲

ISBN:978-986-03-0466-4


惡之華》──

對20世紀現代詩最具影響力的世界名著


日本著名小說家芥川龍之介曾自嘆:「人生不如波特萊爾的一行詩」。

法國大文豪雨果給波特萊爾的讚語:「你向藝術的天空,擲去一道懾人的光芒,創造新的顫慄。」

2011年12月15日,臺大出版中心與藝文中心於臺大雅頌坊,聯合舉辦一場《惡之華》的新書發表會,譯者杜國清教授以「神魔合一的眼神:談波特萊爾與《惡之華》」為題,進行精闢的演說,帶領愛詩人展開一場探索波特萊爾與《惡之華》之旅。

《惡之華》是波特萊爾的不朽傑作,這本絕版多年的好書在眾人的殷殷期盼下,以嶄新的風貌呈現於世人面前,出版後不久就收到《惡之華》熱愛者的感謝函,表示多年來眾裡尋她千百度,現在千呼萬喚始出來,令他們欣喜若狂,同時讚賞「臺大是波特萊爾的知音,也是喜愛《惡之華》讀者們的知音」。2012年2、3月「誠品講堂‧文學堂‧現代經典細讀」演講系列,挑選文學經典中的經典《惡之華》,而最新出版的臺大版《惡之華》生逢其時恰逢其盛,成為誠品講堂指定書。



誰是波特萊爾?

波特萊爾是19世紀法國詩人,象徵主義的開拓者,20世紀新興藝術現代派的先驅,他同時也是一個傑出的文學批評家和藝術批評家。有人稱波特萊爾是莎士比亞以後世界文壇上最偉大的歐洲詩人。

何謂惡之華?

波特萊爾在《惡之華》獻詞中提到「獻上這些病弱的花朵」。所謂「病弱的」(maladif),含有「惡」(mal)與「病」(maladie)的雙重意思。《惡之華》的主題,不僅是表現作者的靈魂在善與惡之間的衝突所迸出的火花,也表現出作者的精神在受苦的病中所醞釀發散的花香。


《惡之華》在臺大版完整呈現

臺大新版《惡之華》,堪稱波特萊爾一生詩作的全譯本,包括第二版原著、《漂流詩篇》(含6首禁詩)、以及作者死後的增訂和補遺,總共163首。譯者杜國清教授是傑出的臺大校友,得過許多翻譯獎且兼具詩人學者身分,現為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東亞系教授。杜教授的譯本為華人界第一本《惡之華》全書中譯本之校訂本,譯者重新潤飾語句,增補當年未譯出之補遺,以期能更深入波特萊爾之詩魂。

除詩人的詩作以外,杜教授還在臺大版增加4篇文章:<波特萊爾與《惡之華》>簡介、<致波特萊爾>詩、<波特萊爾與我>散文、闡述象徵主義詩觀的<萬物照應‧東西交輝>論文,以及<波特萊爾年譜>,全面深入詩人詩作的靈魂深處,為欲了解波特萊爾及其詩的人所必讀。臺大版並新製插畫,增添波特萊爾相關歷史圖輯,試圖捕捉詩作中哀愁靈魂的憧憬與憂鬱,幫助讀者更貼近詩人與詩作。


神魔合一的眼神

《惡之華》中差不多有一半是與女人有關的情詩。波特萊爾詩中的女人有「斜眼的莎拉」、珍妮.杜娃、瑪利.朵白蘭、莎巴伽夫人。她們在不同的時期使詩人留下優美與痛苦的詩篇。從<美的讚歌>詩中,可以了解詩人心中的惡與花,以及他一生追尋的詩與美的特質

珍妮.杜娃(波特萊爾繪)


你是來自重天,或是出自深淵,

「美」啊?你的眼光神魔合一,

互相混合地傾注出善行與罪愆,

因此人們把你比喻為酒也相宜。


波特萊爾曾說「在每個人心中都有兩種祈求,一種向上帝,一種向魔鬼」,他在情感上的需求也朝向昇華靈性的愛以及墮落的肉慾和感官的逸樂兩面。


向波特萊爾致敬

你的詩作  向讀者展現出/愛與罪、罪與美、美與欲/欲與魔、魔與神的美

學/你的詩法  矛盾的修辭學/以超自然的諦視  創造出/血肉和靈性的語言

回響在/ 詩的神殿那些有生命的廊柱間/曖昧  朦朧  令人深思玩味


<致波特萊爾>是詩人杜國清教授將窮其一生對波特萊爾與《惡之華》的研究與了解,幻化成137行深刻且雋永的詩篇,以創作詩向波特萊爾致敬,在臺大版中首次發表,極具研究與欣賞價值。


給受苦的靈魂予以慰藉

波特萊爾的作品彷彿是一個末世預言、對現代人墮落的警鐘。《惡之華》正如作者所預告的,在於表現「現代青年的憧憬與憂鬱」、「追溯現代青年精神動搖不安的歷史」。《惡之華》具有超越時空的普遍價值,這種現實意義是具有永久性的,對現代的讀者仍然具有現實的意義。因為人的存在永遠具有無限的哀愁,而哀愁的靈魂永遠在憧憬理想追求安慰,此詩集的價值在於給後代無數受苦的靈魂予以安慰。喜愛現代詩、研究現代詩者絕不能錯過波特萊爾的《惡之華》。波特萊爾將詩轉化成可品、可味、可嗅、可觀、可吟、可唱、可聽的綜藝體。各位看倌,聽了這麼多,可想親自來品味波特萊爾的詩?茲擇錄3首先睹為快!


〔文摘

致讀者


愚蠢、罪孽、吝嗇、以及過失,

折磨我們的肉體占據我們的心;

我們滋養身上那些可愛的悔恨,

一如乞丐們,飼養他們的臭虱。


我們的罪根頑固,而後悔膽怯,

為使懺悔獲得的回報多不勝數,

我們高高興興回到泥濘的道路,

相信廉價眼淚會洗淨一切汙穢。


三倍偉大的大魔王,以惡之枕,

不斷地搖睡我們被迷惑的心智,

而將我們的意志這種高貴金屬,

讓這位博學化學家全部化成煙。


是「惡魔」握住操縱我們的線!

在可厭事物中,我們發現魅力;

每天我們一步步墮落向「地獄」,

毫無畏懼地,橫過發臭的陰間。


像身無分文的蕩子,嚙咬吻撫

老娼婦那殉教般被虐待的乳房;

我們一路上,盜取祕密的幽歡,

用力把它擠出像擠乾癟的橘子。


麇集、鑽動,有如千萬條蛔蟲,

成群「惡魔」在我們腦中狂飲作樂;

我們一透氣,「死」,看不見的大河

即以低沉的呻吟流入我們肺中。


假如強姦、毒藥、匕首、放火

還不能以其美妙的構圖來裝飾

我們那可憐的命運的平庸畫布,

唉,只因我們的靈魂過於懦弱。


可是就在那些豺狼、虎豹、山犬、

猿猴、毒蠍、禿鷹、蟒蛇,以及

在我們的惡德那卑穢的動物園裡

狂吠嘷叫、咆哮爬行的怪物之間,


有一匹獸,更醜、更髒、更兇險!

雖然不大聲叫嚷,亦無誇大之舉,

牠卻樂意將這大地化成一片廢墟,

而在一個哈欠中將整個世界吞嚥;


那是「倦怠」!──滿眼無心的淚滴,

一邊吸著水煙筒,牠夢見斷頭臺。

讀者喲,你認識牠,這個難應付的妖怪,

──偽善的讀者──我的同類──我的兄弟!



美的讚歌


你是來自重天,或是出自深淵,

「美」啊?你的眼光神魔合一,

互相混合地傾注出善行與罪愆,

因此人們把你比喻為酒也相宜。


你的眼睛裡,含有曙光與落日;

你散發馨香,如暴風雨的夜晚;

你的吻是媚藥,你的嘴是酒壺,

能夠使英雄怯懦,使小孩勇敢。


你是星辰下凡還是從暗淵湧出?

著迷的「命運」像狗跟在你裙後;

你隨便散播歡樂和災難的種子,

而你支配著一切,卻毫不負責。


「美」喲,你跨過死屍,嘲弄死人;

你持有的珠寶中,「恐怖」魅力十足;

「謀殺」,混在你最貴重的小飾物間,

在你那傲慢的肚皮上,妖豔地狂舞。


燭火喲,目眩眼迷的蜉蝣,飛向你,

焚成焰,劈里劈里地說:向這火焰感恩!

頻頻喘息的戀人,偎倚著他的美女,

像一個垂死者,愛撫著自己的孤墳。


你來自天上或地獄──這有什麼防礙?

「美」喲!巨大、可怕、純真的怪物!

只要你一眼、一笑、一腳能為我打開

我所愛而未有所知的「無限」的門戶!


來自惡魔或上帝,你是天使或人魚,

這又何妨?只要你──我唯一的女王,

韻律、芳香、光芒、天鵝絨眼的仙女──

能夠減少世界的醜惡與時間的重量!



萬物照應


「自然」是一座神殿,那些活柱子

不時發出一些曖昧朦朧的語言;

人經過那兒,穿越象徵的森林,

森林望著他,投以熟識的凝視。


有如一些悠長的回聲,在遠方混合

於幽暗而深邃的一種冥合之中,

像黑暗又像光明一樣浩瀚無窮,

芳香、色彩、聲音互相感應著。


有些芳香,涼爽如幼兒的肌膚,

柔和猶如雙簧管,碧綠如牧場,

──別的芳香,腐爛、得意、豐富,


具有無限物象不斷擴展的力量,

像龍涎香、麝香、安息香、焚香,

在高唱精神和各個感官的歡狂。

憂鬱(臺大版插畫)。 波特萊爾自畫像。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