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大學教育漫談

五五級忘年會 談教育找問題
吳瑞北/臺大電機1979級

2011年10月25日報紙大幅報導林百里董事長對本系的評論隔天,筆者在美國加州Palo Alto的Ming’s Chinese Cuisine,與林董的大學同班同學餐敘,望能聆聽系友對系的期望,並思考教育怎樣能夠更回應社會的呼聲。

該餐會是由一位住在南加州的學姐引薦,由該屆北加州同學會王立力會長主辦,筆者則請以前的學生蔡曉萍開車赴宴。王學長十分熱誠,在他吆喝之下,短短一兩天就邀到不少位同學,出席者包括鳳錦瑚、楊愛芳、吳桂林、王照義、湯宗堅、陳林福、李聰文等多位學長,有的還夫婦同來,足見盛情。他們與林董都是1966年進臺大電機系唸書,因此就以55EE稱呼,其中王照義學長與林董及溫世仁學長同為三愛電子元老,可稱與林董關係密切。由於報紙的報導,當天自然不少話題圍繞在教育上。

「母系教育是否缺乏創新?」系友認為其實文化差異應是主因,美國社會重視entrepreneurship,因此Steven Jobs可以有發展的機會;而德國模式重視技職教育與工程實作,因此工業基礎十分深厚。反觀臺灣,士大夫的觀念太重,家長鼓勵學生唸書重視的是學位,造成畢業的學生不夠創新,這實在不能全怪母系。還有學長提到教育部恐怕也扮演重要角色,如何讓臺灣辦學可以更活潑,這也值得深思。

對於年輕一代,大家對於教育同感關切。現在年輕的一代可以說正好處在失落的大時代中,不少人不出外找工作,成天待在家裡上網、沈迷於虛擬世界,成為“啃老族”。還有不少人雖然有工作,但每月的收入花光光,成為“月光族”。如何讓他們找到藍海,有努力的方向,實在是教育的一大課題。

至於母系的教育是否辦得好,是否有唸書像唸聖經一樣,其實過去也不是沒有這種情形。大學所學的哪些終生受用無窮?哪些課程要特別加強?教學的方式要做什麼改變?學長們其實也說不上來。但學長們普遍認為還是要感恩,大學期間能認識許多朋友,有的人認識現在的另一半,這是要最珍惜的。王照義學長說的最傳神,林董如果不是因為臺大電機系而認識溫世仁先生,肯定不會有今天的局面,這一點林董一定不會否認,說完大家都點頭,堪稱共識。

林董是臺大的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獲得臺大榮譽博士肯定的產業傑出人士,筆者當時是電機系主任,也是55EE的貝院長開會前,突然要求代為出席學校行政會議報告,結果幸不辱使命,行政會議發言院長全數支持而順利通過,因此看到報載林董的發言,尤其感到錯愕。

其實仔細閱讀整個報導,林董當日是在臺北世界設計大會以英文發表演講,會後記者詢問也只是倉促問答,其實並未有完整詮釋的機會。林董在會中的確曾表示:I really hate NTUEE (because the students were not taught to innovate),但只要大家google中翻英一下就知道,討厭及恨的英文都是用“hate”,因此英翻中時要特別注意,對照發言內容不難知道此處中文應該譯為“討厭”,討厭母系教學方式以考試分數為主,缺乏教導學生追求創新。可惜臺灣輿論隨媒體報導起舞,令人慨歎。而會後他自謙對記者開玩笑說:「我書讀的不好,所以才會成功」,意思應該是要鼓勵後進「書讀得不好,不一定就不能成功」。新聞報導為了時效,極少在文稿刊出前給當事人確認,就常會造成誤導。

有位學姐還有一個很深刻的觀察,林董的發言正好在Apple創辦人Steven Jobs葬禮後沒幾天,林董跟Jobs都是很成功的IT產業鉅子,都是白手起家,不靠家庭因素;而且也都是意志超強的人,均曾勇敢抗癌並兼顧事業。因此Jobs的遽逝想必給林董相當大的衝擊,人在此時講的有些話,其實也難以苛責。

林董畢業40多年來,臺大電機系有教學生注重創新嗎?當然有的課程有,但還是不夠,從學生上課或演講後是否踴躍發問,大家心知肚明。臺大老師對教學的熱誠呢?當然有的人非常熱誠,但從幾天後林火旺教授在「大學的定位與價值」研討會中演講,指出大學重視研究而逐漸輕忽教學,尤其是大學部的教學受影響最慘重,可見教學熱誠衰退的情況確實發生,而且相當普遍。

回程途中看著最近買的一本書,《失去靈魂的優秀:哈佛如何忘卻其教育宗旨》(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How a Great University Forgot Education),作者Harry R. Lewis任教於哈佛大學資訊系,曾擔任著名哈佛學院(Harvard College)的院長,書中他對於哈佛大學在大學生養成教育的作為(或沒有作為),感到十分憂心與痛心。他認為大學最關鍵的功能就在於人才的培育,使學生跨過20歲,從家庭過渡到社會成人。但多年來過度重視競爭及消費主義的情形下,大學教育在建立學生的公民意識,強化溝通與合作,督促學生獨立具責任感,愈來愈向下沈淪。

哈佛大學在各項學術指標都極為卓越,也是臺大學習的榜樣,因此哈佛出現的問題,絕對值得臺大在邁向卓越途中深自警惕。由於報紙對林董言論的廣泛報導,如果能因此使社會共同關心教育的問題,大家重新審思大學的定位與價值,也是好事一件。

筆者最近跟一位本系唸完大一後即轉學到MIT的同學聯繫,請他比較一下兩系教學的差異。MIT每學期修的課比較少,一般大概4~5門而已,但是每門課的內容跟作業都比臺灣密集許多(一門課會預期學生每週花12小時的時間)。大部分每週出一次作業,內容經常會有一些設計或實作。而且很多課會有個人或團體的project,這部分臺灣相對起來比較少。另外一點差異可能是這裡學生有比較多課外學習的機會,像是暑期實習(這應該是企業環境的問題)、寒假的一些活動(機器人比賽、AI比賽等)、或是一些不太需要背景知識的專題。所以比較起來,本系的教學,實在有很大的檢討改進空間。

臺大是臺灣高等教育的龍頭,各校都難以否認。臺大電機系薈萃全臺科技菁英學生,也是社會共識。臺灣的住房、就業、環保出現問題,我們常會要總統負責,誰曰不宜。今天臺灣高等教育出現問題,林董不提教育部,不提臺灣大學,獨寄望於臺大電機系,希望能以力挽狂瀾捨我其誰的心態,引領教育創新的風潮,這應該是對母系的最大期許。

愛之深,責之切。愛的反面不是恨,是冷漠。當大學的教授對教學冷漠,當社會大眾對大學冷漠,這才是臺灣教育的最大危機。還好,大家還非常關心;只要關心,教育就有希望。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