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吳誠文專欄

山頭
文‧圖/吳誠文

獅子頭是一道名菜,牛頭是馬面的同事,虎頭後面老跟著蛇尾,龍頭是老大(水龍頭者非也),組頭是半夜來收錢的那個人,角頭多半會唱綠島小夜曲,雞頭最怕選舉到了候選人又要發誓,豬頭是人可不是豬,上頭的指示一定要小心應付(不要明著敷衍吧!),來頭是讓人比大小的,乳頭是日本秋田縣著名的溫泉鄉,溪頭是南投縣著名的森林遊樂區,鋤頭現在的小朋友沒看過,派頭是掩飾自卑感的面具,鴨頭還是台南的東山有名,橋頭自然會把船弄直,枕頭才是一輩子的好朋友,還有,大家討厭的山頭是否就是一些貪得無厭的自私怪老頭?是的,聽起來有點無厘頭,因為這不過是一個起頭。其實我只是要說,受人尊敬的山頭雖然稀少,但仔細找還是有的,這些人雖為山頭,卻願意開放整座山給所有人,願意照顧那弱勢者與年輕人。

我在2011年6月從南湖大山主峰望向雪山聖陵線所看到的大霸尖山與小霸尖山。

我每天開車上班,從清大旁的工研院宿舍到竹東的工研院中興院區,總喜歡走68號快速道路,因為天氣好的時候能看到雪山聖陵線。日本人到臺灣來,看到玉山比日本什麼山都高,於是稱它為新高山。臺灣土地面積遠遠不如日本國土面積,但是我們的山頭超越了日本的天空線。我在想,雖然臺灣人口數也遠不及日本,但是當年日本人來到臺灣,應該也見識過一些新高人吧!臺灣有200多座超過3千公尺的山頭,有的雄偉險峻,有的秀麗易親,組合成美麗山河。這些山頭開放給世人,是許多自然愛好者可以鍛鍊體魄、挑戰自我、親近山林、陶冶心靈的場所,因此這些崇高的大山頭形成臺灣人堅毅精神的象徵;高山仰止!當然到處也都有一些小山頭會被某一群人所擁有或占有,這樣的山頭往往就有個山大王和他的追隨者與小嘍嘍,他們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坐井觀天,而世人或不知其存在,或與其道不同,不相為謀。真正受人崇敬的大山頭是屬於所有人的,受人景仰的。當你登上臺灣的五嶽三尖,或走過雪山聖陵線,你的生命裡會注入另一種元素,那讓你謙卑的元素;當你踏上臺灣屋脊的南一段,或流連於北大武連峰,驚喜於太平洋的海平面上的日出,復沈醉於臺灣海峽海平面的日落,你的生命裡又會更加豐富那讓你謙卑與寬容的基因。「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以天地為師,以萬物為鑑,敬天愛人,這正是山頭應有的氣度。

我在2009年3月登上向陽山頂之前,往東看到200多公里外的太平洋上的日出。

可惜的是,人的社會裡有許多山頭是由一些不願照顧弱勢者或年輕人的人所代表。不管是體育界、藝文界或其他各行各業,有些領域山頭派系林立,經常為了地盤利益互相爭鬥,犧牲了有潛力的年輕人的機會與前途,殊為可惜。即使學術界也有少數的領域有這種現象,讓年輕人頗為不解,往往為了生存亦不得不向山頭靠攏,時日一久,難免也會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念頭,把自己帶進那不幸的輪迴。

孔老夫子說:「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兩千多年過去了,言猶在耳;只是江山易改,人性難移。因此,我看周遭不知所戒者比比皆是,當然只怕別人看我亦復如是耳,是則自省何其重要!年輕的時候,初出社會,什麼都想做,什麼都想嘗試,感覺形形色色的機會實在太多太誘人,因此定不下來,不夠專注,也因此難以累積知識經驗,於是就顯現不出好的成果。年輕人往往抱怨自己能力好卻不受肯定,用功卻沒有好成績,蓋不知戒之在色也!到了4、50歲,好不容易鍛鍊出一點本領,培養出一些人脈與經驗,可能也聚眾占了一個小山頭,或為了眾口嗷嗷待哺,或為了擴張地盤,總是四處征戰,有資源必參與搶奪,有名利必不落人後,自認「捨我其誰」,日久樹敵愈眾而背後眾人指指點點,愈形孤立而不自知,蓋不知戒之在鬥也!到了6、70歲,有幸(或不幸)成為大山頭,左擁右簇、逢迎獻納以攀附名利者眾,此時稍一不慎,晚節不保,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實在是一大把年紀了,吃也吃不了多少,資源之需求日減,卻來者不拒,一生堆起的名利高樓成為頭重腳輕的危樓,蓋不知戒之在得也!

知言之難有如從西南側要登上眼前這座南湖大山東峰旁,以秀麗險峻知名的陶塞峰。

我也可以把山頭比擬為學問,是以為學有如登高。我初到工研院時,有院內主管跟我說他當上主管以後都是用PowerPoint做研究。我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沒想到我漸漸發現這是真的,而且在許多機構裡都不乏實例。我開始擔心我是不是也逐漸如此?我看了同仁們準備的PowerPoint內容便能瞭解背後所有的知識內涵,然後可以侃侃而談,自欺欺人?唐君毅在他的《青年與學問》一書中指出,學問之形成(或學習)會經過5個階段才能達到最高境界:信、疑、開悟、樂道(開展)、知言。小時候父母師長所言者皆信,及長則與經驗不合者便會心生疑慮,然不一定能解。不斷地學習與研究可以讓人開悟,解答心中疑問。學問之鑽研累積猶如登山,初得皮毛,猶如在山腳下登山口,不知山外有山。奮力登上山頭,方得看清四周群山萬壑,層巒疊翠,悟道進而樂道。這時若要挑戰隔鄰更高的山頭(讓視野更加寬廣),則非得認清方向,下山再上山,學問因此得以開展。最難的境界是知言,知己所言,不自欺欺人;知人所言,不受人所欺。問題是,無開展之能而不自知者可以坐在一個小山丘指揮遠處挑戰自己目不可及的高山的一群人嗎?自己沒有爬過的山,我們如何當嚮導並且遙控登山者?這真是一個組織中的難題,盍當為鑑為戒!

吳誠文小檔案

吳誠文,1971年巨人隊少棒國手,為國家捧回世界少棒冠軍盃。臺南一中畢業後,考進臺大電機系,1981年從臺大電機系畢業,1984年負笈美國深造,1987年取得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校區電機與電腦工程學博士。學成返國任教於清華大學電機系,2000-2003兼任系主任,2004-2007擔任電機資訊學院院長。鑽研超大型積體電路設計與測試和半導體記憶體測試,卓然有成,2004當選IEEE Fellow。2007年借調至工研院主持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規劃推動3D-IC設計與測試技術之研發工作與產業推廣。2010年將系統晶片科技中心整合至資訊與通訊研究所,並接任該所所長,要協助臺灣建立自有品牌,與國際大廠競逐天下。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