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E論壇-漫談十四

從諾貝爾經濟獎漫談資源配置管理研究(十四)︰孔子的推式思維之一
賴聰乾  台大工商管理系暨商學所教授

緣起

經理人的道德危險(如隱藏性行動、訊息)是人們必須面對的一個嚴肅議題,目前有兩種互補性的處理思維︰(現代管理與經濟科學的)機制設計理論與(孔子的)「君子」理論。

機制設計理論(請參考73至77期之介紹)從極悲觀的角度出發,假設經理人唯利是圖,透過機制設計,以利來誘導經理人務正;「君子」理論從極樂觀的角度出發,假設經理人是「君子」,透過薰陶與鼓勵,使經理人不斷向上提昇成為「君子」。

從管理的角度來看,機制設計理論是「拉式」(Pull)機制(即將經理人拉正),孔子的「君子」理論是「推式」(Push)機制(即將經理人推正)。

本期含︰緣起、夫子之道、興發心志、養氣、樂在其中、松柏後凋。

夫子之道

《論語》里仁篇記載︰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
曾子曰:「唯。」子出。
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孔子的「忠恕」之道有兩層管理與決策意義︰
如何盡己以提昇自我?
如何盡己以推己及人?
以下將從這兩層意義來探討。

興發心志

孔子指出「興於詩」(泰伯篇),詩能興發心志。子罕篇記載︰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子罕篇)

「唐棣之華」指李花,「偏其反而」指隨風移動、翻動,從管理與決策的角度來看,「爾」指理想或目標,孔子提示︰

感覺理想、目標遙遠嗎?
那是想望不夠殷切。

孔子更指出,除拉近與理想、目標之距離,殷切想望讓心志堅定不移,他說:「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子罕篇)

心志立定後,孔子提醒,在心態與生活上都須調整,他說:「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里仁篇)又說:「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憲問篇)

邁向理想、目標途中,停止或前進係操之在己,孔子勉勵,須持之以恆,他說︰「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子罕篇)孔子進一步指出,不浮誇是有恆的必要條件,他說︰「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恆矣。」(述而篇)顏淵談到他的願望時說︰「願無伐善,無施勞。」(公冶長篇)

孔子以稻米的生長為比喻,用來說明任一產品在各生產階段皆有不良率,旨在提醒,要持續努力到底,他說︰「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子罕篇)

養氣

「養氣」論是孔子後學者孟子的原創,出自《孟子》公孫丑上篇,該理論是以公孫丑與孟子間的4問答形式提出︰

(問1) 敢問夫子之不動心,與告子之不動心,可得聞與?
(答1) 告子曰︰不得於言,勿求於心;不得於心,勿求於氣。不得於心,勿求於氣,可;不得於言,勿求於心,不可。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夫志至焉,氣次焉,故曰︰持其志勿暴其氣。

(問2) 既曰︰志至焉,氣次焉;又曰︰持其志勿暴其氣者,何也?
(答2) 志壹則動氣,氣壹則動志。

(問3) 敢問夫子惡乎長?
(答3) 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

(問4) 敢問何謂浩然之氣?
(答4) 難言也。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行有不慊於心,則餒矣。我故曰︰告子未嘗知義,以其外之也。

「言」指言論、外界刺激,泛指外在情境;「心」指理解機制,或指理解後的結論(即心志);「不得於」之「得」指得理;「志」指心志或個體的目標、行動方針,「氣」指個體的體氣。

從管理與決策的角度來看,孟子的「養氣」論有四點創見︰

「氣」

孟子指出,除心志外,個體的精神力量尚包含體氣。

持其志勿暴其氣

「持其志」指持定心志、目標或行動方針,「勿暴其氣」指不讓體氣暴亂或暴散開來。孟子指出,讓個體精神力量增長的手段是︰持定心志且不讓體氣暴亂開來。

良性循環增長模型

孟子指出個體精神力量持續增長的關鍵在於「志壹則動氣,氣壹則動志」,「動」指鼓舞推動,整句意思是︰心志若定一(即持定不移)、能鼓舞推動體氣成長,體氣若集中為一、能鼓舞推動心志益發向上。其隱含意義是︰堅定不移的目標助長精神力量的提昇,而精神力量的集中讓目標更加堅定不移,如此良性反覆循環,讓精神力量不斷持續增長。

以理性為基礎

孟子指出個體精神力量須奠基於理性(即「義」、「道」),否則,不但無法增長,反而會洩掉、消失。孟子與告子的「不動心」,差異在於︰告子主張個體的理解機制應與其外在情境完全隔絕開來,即「不得於言、勿求於心」,孟子則主張理解機制不能自外於外在情境,須靠理性來面對、消化與吸收,孟子認為告子的做法排除「義」。

樂在其中

理想或目標的追求有其進階性,孔子勉勵,要提昇至「樂之」或「樂在其中」的境界,他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雍也篇)又說:「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述而篇)如果能提昇至樂在其中的境界,追求本身即是快樂的泉源,自然會較不在意是否為人所知,這時離孔子所指的「人不知而不慍」(學而篇)的君子境界,雖不中亦不遠矣!值得一提的是,樂在其中的中,也可指工作、家庭生活、義工、助人、嗜好或其它。

當有人問說︰「孔子是怎樣一個人?」如不知如何回答,不妨答說︰就是那種「樂在其中」的人。為何這樣回答?

不厭不倦

孔子曾自謙說:「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回答說:「正唯弟子不能學也。」(述而篇)「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即是樂在其中的一種體現。

三月不知肉味

孔子在齊國聽到有人演奏韶樂,三月不知肉味,讚嘆說:「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述而篇)「三月不知肉味」即是樂在其中的一種體現。

得英才而教

先進篇記載︰
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

孔子樂得英才而教育之,使他們都能各盡其性,這種樂即是樂在其中的一種體現。

不知老之將至

孔子周遊列國由蔡國途經楚國葉縣時,葉縣縣長問子路︰孔子是怎樣一個人?子路當時不知如何回答,孔子得知後,對子路說,何不答說:「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述而篇)「不知老之將至」即是樂在其中的一種體現。

松柏後凋

孔子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子罕篇)從管理與決策的角度來看,「歲寒」指不利的外在環境,如何克服、因應「歲寒」呢?

克難

克難作業模式指︰盡量減少不必要的活動,把必要活動分成重點與非重點,非重點活動,過得去即可,重點部份則全力衝刺。許多新創事業,在草創階段,大都採用克難作業模式。

顏淵是克難作業模式的典範,孔子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雍也篇)「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指非重點的必要活動,「不改其樂」是樂在其中的體現,顏淵所樂指「道」,追求「道」是顏淵的重點活動。

固窮
周遊列國途中孔子一行人,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衛靈公篇)「君子固窮」的管理意義是︰窮困帶有機率性質,會降臨任何決策體,君子也不例外,重點是君子能固守住,不被窮困處境壓垮。

積極思考

面對問題或困境時,孔子勉勵,要以積極態度去思考問題、困境,他說:「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衛靈公篇)

子路篇記載,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為君」的現代意義是當老闆或主管,「知為君之難」即是以積極態度去思考如何善盡其責。

孔子提醒,化解問題或脫離困境,不能光憑勇氣、拼命往前衝,例如「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而是要「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述而篇)。

根源處著手

如何減少困境或避免類似問題一再出現?孔子指出,方式之一是從問題根源處著手,他說:「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顏淵篇)孔子認為,推行德教、提昇社群的德性,有助於減少訟案。

季康子為魯國多盜所患,向孔子請教對策,孔子指出,根源在於季康子本身的貪欲,孔子回答說:「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顏淵篇)

孔子指出,「近憂」的根源多半是因事前未能防患未然,他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衛靈公篇)

關鍵點著手

另一方式是從問題關鍵點著手。顏淵篇記載,孔子與子貢討論為政時指出,一個組織能否存活的關鍵在於能否獲得其成員的信賴,他說︰「民無信不立。」

孔子於回答子游提問「孝」時指出,孝的關鍵點在於子女對父母的孝養敬意,他說:「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為政篇)於回答子夏提問「孝」時指出,孝在執行上的關鍵點是和顏悅色,他說:「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為政篇) (待續)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