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典型在夙昔3

徐建萍風範-藹藹內含光

文/許仲平(1961年物理系畢業;美國Massachusetts Dartmouth大學物理系教授)

徐建萍樂觀進取,面對生命亦然。

 校友徐建萍(Jiann-Ping Hsu)博士兩年前去世。[1]卡爾(Dr. Karl Peace)在他任教的大學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捐款創建”徐建萍公共衛生學院”來紀念他的愛妻建萍。卡爾最多情的願望是來世與建萍再結為夫妻。建萍與卡爾之間有一段不凡的學術-情愛故事。[2]

 徐建萍是台大數學系校友(1968),畢業後留學深造,先到哥倫比亞大學,得統計碩士學位。然後轉到加州的伯克萊獲得生物統計(Biostatistics)博士學位(1977)。她畢業時是那年級第一名,還得到 Evelyn Fix 獎,它是給研究成果優越的學生。建萍的主要論文指導教授 Chin Long Chiang 告訴過卡爾說:「 建萍是一個極好的人,一個才華橫溢的學生。她解決了對他們的研究很有幫助的難題」。

 建萍於1947年在大陸出生,是在大動亂的困難環境下成長的。在台大讀書時,家裡一共有五個姊妹,她是大姊。父母親在大陸時都是軍人出身的,在當年貧困的台灣,她家裡的生活情形可想而知。她從加大伯克萊畢業後,以她的能力和努力,工作順利,念念不忘家人,於是就把她的父母和四個妹妹全部接到美國,而且還供給四個妹妹完成大學教育。這是高尚的品德。建萍作為一個長女,難能可貴地完成了一個傳統中國家庭長子應做的事。顯然,建萍是一個極為孝順的女兒,也顯示出她為人處世出眾的一面。

   建萍畢業後在 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工作。1982年,她與同事 John Hartes 一起審查SK&F實驗室提出的一個oral gold compound,審查過程毫不含糊,建萍與Dr. John Hartes要SK&F實驗室多做一些分析。卡爾在SK&F實驗室工作,就因此第一次聽到建萍的名字。一年後,卡爾在加拿大多倫多參加聯合統計會議時,第一次見到了建萍。她報告研究工作(on positive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s)。在他的心目中,一直還能看見建萍作研究報告時,常常把美麗的頭髮,從臉上往後推的動作。1986年,建萍加入SK&F實驗室,管理一組統計師,幫助非臨床方面的研究和發展。她的工作做得好極了。兩年後她接受了Parke-Davis/Warner Lambert的聘請,管理生物統計的工作。後來在Schering Plough研究所做Associate Director。她的手下Kao-Tai Tsai說過:「建萍是我所經歷過的最佳老闆。」不久,建萍轉到 Norwich-Eaton做生物統計與數據管理的主任。

卡爾深為徐建萍的風範所吸引,兩人終結連理。

 1992年,她加入”生物藥劑研究諮詢公司”(Biopharmaceutical Research Consultants, Inc,簡稱BRCI)擔任經營運作的總管。一年後,非凡的工作成果使她升為負責經營運作的副總裁。

 1993年6月30日,建萍與卡爾結婚。[3]

 1990年代末期,建萍升為BRCI的總裁與 CEO,負責所有業務和經營。她使公司獲得許多制藥公司和National Institute of Drug Abuse(NIDA at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合同。她的貢獻受到了 NIDA 高層人士的激賞。無論在哪裡工作,建萍都能交到終身的朋友和作出重要貢獻。 

   這些成就容易使人把建萍看作是一個光芒四射引人注目的女強人。這就錯了。最了解她的卡爾說:「建萍所依賴的是她自己有教養的,優雅的,非攻擊的,和非對質(non-confrontational)的一貫作風。」她的好朋友Naitee Ting強調說:「建萍一生溫和待人,與別人工作時很低調。」她做了許多事,一般別人都還不知道是她做的。這似乎接近高手周恩來的作風。當然,並不是說沒人知道。天下總有慧眼識人的人。如果真的沒人知道,建萍也就不會做到總裁和CEO 了。她是一位舉止嫻雅的女人,人品令人敬佩。建萍可以說是一個有光芒的強人。但她能夠不使光芒向外四射,真是一個藹藹內含光的風範人物。她的風格如水,她之所以顯出強是因為她相當接近老子的境界: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建萍平生積極參加許多專業活動。其中她最重視的是國際華人統計協會(International Chinese Statistics Association)。她常樂捐給協會作為活動費用。她做過協會的董事,Biometrics Section 的主席,Program Committee 的 co-chair等等。

 在好友心目中,建萍是一個致力、勤勉而且多產的工作者。她一生做管理人與事的工作,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在生活中,她充滿著耐心和關懷別人的本性。雖然她不在學校任教,建萍一生卻能培養出六十多個生物統計師(biostatisticians),遍布美國製藥工業界、學術界和政府部門。這是很不尋常的成就。她真不愧為良師益友。

 去世之前,建萍一直保持著樂觀的信心,不洩氣地面對乳癌,而且保持一向的低調作風,不讓許多人知道她的病。一些很親近的朋友建議她讓別人知道,分擔病痛。建萍溫和地拒絕說:「如果我告訴他們,他們幫不上忙。而且會開始擔心我」。

 由於卡爾努力的結果,有許多項目紀念徐建萍的為人和成就。例如,加州大學柏克萊有一個Jiann-Ping Hsu/Karl E,Peace Endowed Chair in Biostatistics,另外,它的 Excellence and Scholarship 有一個”徐建萍獎”。國際華人統計協會的年會有一個”Jiann-Ping Hsu Regulatory and Biopharmaceutical Sciences Session”和一個”徐建萍紀念基金”。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有一個”徐建萍公共衛生學院”。這學院有一塊金屬匾,上面記載她一生的成就和美德:”建萍熱衷於卓越,關懷別人,智慧和學思,誠實和仁慈…”。

 卡爾慧眼識人,與建萍結為終身伴侶。共享遲來的幸福。在短短十一年的共同生活中,卡爾認為建萍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心腹之交,而且是他最欽佩的人。總之,建萍是卡爾的Soul Mate。以中國傳統觀點看來,他們是一對不尋常的恩愛夫妻。建萍能在卡爾心中留下如此美好的印象,是她一生行事為人最難能可貴的一面。人生至此,亦復何求?

 建萍與卡爾的婚姻琴瑟和諧,宛如聖樂第九交響曲的第三樂章。

註:    
[1]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徐建萍(Jiann-Ping Hsu)。大約今年3月中旬,Mathematical Reviews以e-mail寄來了四篇二十幾年前的論文給我,問我作者 J. P. Hsu是誰?因為我的名字也是 J. P. Hsu。其中兩篇和物理有關,是我和裴壽庸寫的。我好奇的想知道寫統計論文的J. P. Hsu到底是誰?在網上看到Dr. Karl Peace的 文章(ref.2)才知道原來是已經去世的台大數學系校友徐建萍的兩篇論文。感謝陳鴻磊幫助我準備這篇短文。
[2]本文材料來自於兩篇文章:”Jiann-Ping Hsu Memorial Session”(by Karl Peace) p.12, Bulletin, July, 2004, International Chinese Statistics Association(ICSA)。”Jiann-Ping Hsu Memorial Fund”(by Naitee Ting)p.14, Bulletin, July, 2004, ICSA。另外還有與Dr. Peace的私人通信。
[3]卡爾(Dr. Karl Peace)現在是DCC傑出的癌症學者,又是Karl Peace生物統計中心的創立者和主任。這生物統計中心屬於徐建萍公共衛生學院。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