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我的青春紀事4

敬天愛人~記我短暫的醫師生涯
口述‧照片/郭金塔
採訪‧整理/林秀美


  我是臺北帝國大學附屬醫學專門部第一屆畢業生[1],1937年畢業,迄今已64年。1913年出生在臺北的水返腳(汐止),小時候身體不好,先後罹患痲疹、肺炎,所以遲至10歲才進小學讀書,16歲從當時的臺北二中(今成功中學)畢業,考上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

  那年應考者日本人約150人、臺灣人約350人,卻各錄取30名,臺灣人的名額少、競爭激烈,而名列前茅的也都是臺灣人。與我同期的傑出同學有蔡國銘(高雄蔡外科)、林國川(嘉義林外科)、陳天機(臺中順天內科)和胡水旺(臺北醫學大學創辦人),他們在地方上都各擁一片天,發揮臺大所學,胡水旺還創辦臺北醫學大學,對醫學教育多所貢獻。

  學校老師除了藥理學講座教授杜聰明先生為臺灣人外,其他都是日本人。第一、二年的課程為基礎醫學,包括解剖學、生理學、組織學、醫化學、藥物學和病理學,第三年進入臨床學,有內科、外科、小兒科、耳鼻喉科、婦產科、眼科,第四年起可擔任助手、幫忙看診。

  我25歲畢業,然後跟著澤田平十郎教授在外科學習[2]。澤田教授留學德國,專長外科,臨床手術如胃、腸、膽囊、乳癌、甲狀腺、乃至外傷等都相當權威。我向他學習最先進的臨床開刀技術,在其悉心指導下,也研究當時流行的傳染病,如急性腸症、赤痢、霍亂、慢性結核病等。

  臺灣當時盛行瘧疾,許多原住民罹患瘧疾性脾腫大,必須割除脾臟。脾臟是造血之源,割除後轉而由骨髓代替造血的功能,對於骨髓血液以及末梢血液之如何產生及其變化,引起我極大興趣,後來即以此為論文題目,深入研究,於1944年獲臺北帝國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是時在二次大戰期間,官方要抽調醫生至前線服役,我是獨生子,為免被調去當軍醫,決定離開醫院,結束追隨澤田教授在臺大7年的研究生涯。
1944年,郭外科診所在臺北圓環開張。一間10張病床的診所開業資金5萬元(當時一棟兩層樓房價不過2千元),而我只有數千元積蓄,幸賴父親及岳父出資贊助。順利開業後,求醫者眾,可以用門庭若市來形容,由此可見當時非常欠缺外科醫生。

執業時間僅約10年,但臺北圓環的郭外科迄今仍為人樂道。(攝影/彭玉婷)

  開業不到半年,即回收資本,開始有盈餘,但我從來不和病人計較收費。許多經濟拮据的病人很靦腆的告訴我說錢不夠,下次來再還,有人真的會來補差額,也有人沒還的,我完全不在意,因為我一直本著愛人的胸懷行醫。

  還記得醫專校長堀內次雄教授說過,當醫生之前要先學會做人。這是臺大的傳統,強調醫德。醫生是智慧的勞動者,的確工作很辛苦,我畢生以「敬天愛人」為座右銘,從不以金錢來衡量自己的醫術。

從事醫學研究為個人最初也是終身志趣。 就讀醫學專門部期間與同學攝於實驗室。作者在畫面最右邊。 郭金塔(左3)與同窗合影於救護所前。

  即使已自行開業,對於學術研究仍無法忘情,於是在1952年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進修,當時臺大醫院高天成院長曾建議我專攻胸腔外科(心臟、血管),但我興趣在癌症研究,並未接受。在哥大癌症中心的研習相當辛苦,一方面要面對異國病患,一方面做研究,一個禮拜有3到4天都值班到深夜。由於我在臺灣受過頗為完整的外科手術訓練,因此備受哥大醫學中心主任的看重,希望我留在哥大,未料1954年父親突然過世,我匆匆回臺奔喪,此後未再回美。當時外科主任極力挽留,但他不瞭解東西文化差異,醫學雖是我所熱愛,怎能抵得過親情的呼喚?

1935年臺北帝大師生於醫學校合影。站在右方較高者為作者。 1944年取得臺北帝大博士學位。圖為證書。(翻攝/彭玉婷)

  回臺之後,由於對從醫已意興闌珊,遂接受友人的建議,計畫移民巴西,就在此時,丈人陳逢源先生萌生退意,希望我接手他的鋼鐵事業,在不忍拂逆老人家的情形下,我接任了臺灣煉鐵公司總經理職務並兼任常務董事,而於1959年結束郭外科診所,棄醫從商,成了真正的生意人。在當時,臺灣煉鐵和唐榮、大榮並稱臺灣三大製鐵工業。

  此外,本著創造民主自由的國際觀以及惜人愛人的道德觀宗旨,我參與創設臺北西區扶輪社並擔任第五屆創社社長。由於當時社會氛圍禁止大家說臺語,我曾為此與世界扶輪總會會長夫婦去面見當時的副總統陳誠,要求讓扶輪社在活動時可以使用臺語,獲副總統當面應允。語言的解禁,是社會的一大進步。後來扶輪社成立的數量越來越多,吸引更多的扶輪社友共同為促進社會民主自由而貢獻己力。我本著敬天愛人的精神,濟貧助弱的扶輪態度來幫助他人,身在扶輪社服務已56年了,迄今仍每週出席扶輪社的例會。

臺大醫學院同僚合照。前排中座者為杜聰明院長。攝於1952年正月。作者在第四排左起第四位。
照片人物姓名對照表。

  和臺灣經濟發展同行一甲子,看盡金錢世界的繁華起落,到頭來當是黃粱一夢。和醫學或學術文化對人類的影響比較,其貢獻真是微乎其微。所以在未入社會之前,我就選定學術研究作為終身志趣。曾經日夜潛心鑽研手術,略有所得即發表於醫學雜誌。雖在人生經歷當中僅是一段痕跡,於今回想,卻是最值得紀念的片段。在此特別對內子璧月女士全心操持家務,俾便我安心於事業,由衷表示深深之謝意。結褵70載,子女俱已成長,且各有一技之長,可以自立,夫婦相知相惜一輩子,余願足矣!

  2007年臺大醫學院創院110年,我受邀演講,再次強調當年校長的敦敦之言,就是在做醫生之前要先學會做人!醫術和醫德一向是臺大人享譽於世的招牌,切勿輕易毀之。

以臺北西區扶輪社創社代表人,偕同世界扶輪總會會長夫婦面見陳誠副總統,要求讓扶輪社的活動可以使用臺語,獲其應允。

註:
[1]1936年,臺北帝國大學設立第三個學部-醫學部,而臺灣總督府臺北醫學專門學校(1899年成立)改制為「臺北帝國大學附屬醫學專門部」。部長為三田定則教授。1937年9月,三田定則接任臺北帝大總長(校長)。

[2]澤田平十郎教授於1937年3月起主持醫學部第一外科講座,又名澤田外科。澤田教授以手術精湛聞名,最擅長甲狀腺摘除,以及胃部、乳癌切除術等。

一家三代都是臺大人。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