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我的青春紀事3

樂活人生「進化」勝於「演化」
圖/洪友崙

   嚮往進入臺大學府肯定是多數年輕學子的目標,哪怕只是間接關係都覺得是一種殊榮小學六年級搬到鄰近臺大的三總醫院附近,臺大畢業將近30年,因工作的關係來來去去,住家卻一直沒離開過這個地方;5年前結束南華大學自然醫學研究所的學習後,決定回到自己成長的社區動手「做社區」,開始時在三總醫院指導「愛笑養生俱樂部」幫助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憂鬱、睡眠障礙等,由醫師轉介),20106月跟臺大獨立書店群一起認養「溫羅汀藥草花園」(羅斯福路3214號),同時也接受士林芝山診所余儀呈醫師的邀請,參與「全民保健救健保」計畫(推廣更多可以少用醫療的健康方案,如改善運動飲食的習慣)希望後半生針對都會區高齡人口的社會作預防性的社區健康營造,以台電捷運站附近「自然養生坊」及士林區蘭雅的「芝山生活家」為長期發展健康環保社區的基地;今(2011)年8月由顧問身分轉任「芝山生活家」執行長,與士林區6位醫師共同推動衛生署「論人計酬實驗計畫」(71日才正式啟動的健保給付新制,一改過去論件計酬,變相鼓勵醫療資源被醫生濫用的現象)

示範笑養生運動(著綠色制服)

95歲老榮民帶頭,三千多人瘋起笑

   想當年以轉學生的身分考進臺大,總有少許血統不純的感覺,植物組是當年報考森林系四組(育林/經營/工業/植物)中人數最少的(那一年級只有5位學生,專長水文研究、現任教於森林系的王立志副教授是其中一位),報名現場我等在一旁數著排隊報名的人數,在截止報名前才作決定;就是要進入家人夢寐的最高學府,從此也滿足我半輩子的虛榮心放榜當天,母親如常早起去臺大校園運動,卻匆匆趕回家把我從睡夢中叫醒,看見她喜悅的樣子,重振了我在家族的自信;從此我掙脫了他們對我過去不爭氣的眼神,自然也帶來他們對我無限的期待。

   我總覺得臺大人到哪都背負一般世人的期許,直到我自行創業當老闆開始,慢慢地發覺,抹不掉的鬼魅其實是深層的「自尊心」在作祟,包括45歲那一年,丟下忙碌的工作,跑到南華大學讀自然醫學研究所部分原因是想再努力些來滿足家人的期待,其實今年已邁入80高齡且漸漸失憶的老爸,早已沒有力氣再要求我彌補他學齡時因家境貧苦而失學的落寞。人生似乎充滿著隔代關係的影響,除了真實的遭遇外,你不但分不清楚好或壞,有時候連是真是假都不容易釐清身為臺大人,分享母校能躋升世界百大學府的榮譽,我不免也要問,對緊鄰臺大生活的民眾,依然穿梭在臺大校園運動散步之外,除了一棟棟新的建築林立,是否能感受到具體的不同,還是只有低頭看著泛黃的記憶,期待找不回的青春來到獨坐侷促的時空裡才能相會。

  退伍時原本計畫出國念MBA,卻因為妹妹提前一步考進維也納音樂學院,擔心家裡無法同時供給兩人海外生活所需,只好放棄,到日本商社工作在東京3年,給了我體驗異域生活的機會,不過也因為這期間國際情勢變化(昭和改制平成,東西德統一,六四天安門等),國內則有經國先生驟逝,兩岸開放前後政經變化大;縱觀一切事局的發展,覺得政黨政治並非最理想的政治制度,未來的世代應該會朝向「公民社會」發展, 因此讓我無法隔岸觀火,遂放棄可讓我歸化日本的商社工作,返臺並創業

  以共同購買為理念的「生活者俱樂部」(日本生活協同組合的一支)如今有近4萬名社員,其實「主婦聯盟共同購買合作社」也是我20年前自日本引進臺灣的,他們的發展對有機產業的發展確實有貢獻,只不過草創的政治理想卻不見蹤影(日本的「生活者俱樂部」40年來自行推舉的地方議員近200位,專為地方的民生、環保、社福議題發聲)。

在日本工作,新婚時攝

  升大二暑假,參加商學院科管會為期6天的「全國企業參訪個案研究營」後,與幾位跨系學員進行了持續一年的主題討論月會(A.P.;取“打屁”諧音),當時大夥的共識是要以公職報效國家,最起碼教書,我則選外交官念經濟系的黃紹恆即成員之一,他專研日治臺灣經濟,現任交通大學客家文化學院教授在我畢業那一年暑假,他瞞著家人跟我騎機車環島15天,一人花費1,500。大學畢業時我決定報考臺大國際關係研究所,在服役時體驗了代理旅幕僚長(中校行政官)權利在握的滋味,接著發生劉宜良在美被殺(江南命案),讓我打消走公職的念頭。

  在學期間我參加耕莘文教院的青年寫作會,隔年被會長陸達誠神父(留法,在輔大創立國內第一個宗教研究所,專研馬賽爾存在主義哲學)指定我接任1980年總幹事,於是我邀請農化系四年級的袁乃娟(工研院的臺北花博策展負責人,曾任台視新聞主播)及農工系的簡宗賢當副總幹事,這一年的任期,讓我接受扎實的領袖訓練還記得跑到重慶南路書攤買了兩本書:《如何開好會議》和《成功領袖的特質》,社團輔導趙可式修女(推動安寧照護法,獲第14屆醫療奉獻「特殊貢獻獎」,被稱為「臺灣安寧醫療之母」,現在成功大學任教)推薦我去參加臺大光啟社團的暑期幹部生活營,並且指派我校對紀念張志宏神父逝世10週年的專書《葡萄美酒香醇時》(「青年寫作會」及「山學團」創辦人),從書中領悟神父屬靈的生活態度,對日後我投入公益事業有很大的影響。

從事公益事業20年前後的我

   生物演化早已進入社群高度發展的階段,特別是從沒有過的高齡人口,相較是能為下一代著想,跟社會福利共謀利益的一群,而演化的趨向也說明懂得發展群己關係的物種具生存優勢,我稱之為「意識進化」的選擇,未來發生資源貧乏時,「互助合作」(擴大社會保險基礎)必勝過爭奪殺戮。

  「社區健康環保生活櫃檯」是我2008年提出的名詞,當年的4月地球日我提出「社區合菜共餐」,主張吃飯七分飽,不要滿街吃到飽,就是希望集合重視健康環保的民眾力量,消費支持優質產品的「健康環保價值」,即價格可以貴一點、包裝可以簡單一點,甚至遇到送來殘缺不全的葉菜時,也能包容,更進一步參與提案改善,不斷鞭策有機農業工作者。將來更要把觸角延伸到「社區扶弱創業」(2007年我們已在淡水三芝鄉成立新生活有機庇護農場)。由一個社區或社群組織(如學校、教會等),投入社區環保與社會公益,共同營造「社區健康環保生活櫃檯」,具體實踐健康環保的消費生活。

  環保概念是一種自主創新、生活自律(界限)的態度,個人的作為不破壞自然多樣性。我們身體不舒服時,如何面對?是否因此了解了自己身體(生命)的有限性而創造群體社會(生活)無限的能力,「界限」在哪裡而與別人合作協力的地方就在哪裡人應該重新接受「界限」,有界限不代表被綑綁或不自由,反而因為勾勒出清楚的利害規則,讓人們彼此發揮創造力與互助愛,讓貧病的人也有能力服務別人,讓人人都能有尊嚴的活著,德蕾莎修女的「垂死之家」讓志工在服務過程中受到啟發,就是一例。

  賈伯斯以56歲英年離世,帶給世人無盡的遺憾,倒不如提醒同為中高齡(45~65歲)的我們,學習他勇於開創世紀文明的氣魄。我們的「社區健康環保學堂」-芝山生活家及臺大自然養生坊,就是要建立以健康為首的「生命態度」及遵守環境永續的「生活環保」,不只是為自己、也為下一代生命的權利,請起來行動吧!

洪友崙小檔案

我的任務與使命:

1.倡導社區身心健康運動團體(2006.12起指導三總汀州院區「笑養生俱樂部」社團)

2.社區健康生活資源整合(擔任荒野協會「綠色生活地圖」推廣講師)

3.台北好好看羅斯福路3214~綠點五「溫羅汀閱讀藥草花園」活動認養單位(新生活社福發展促進會理事)

4.社區媒體(話機電台Phone-Web-Radio, 建構社區人際網絡系統)

5.生活者股份有限公司(天然有機食用出版品國內外流通)創辦人

6.社區健康研習中心~「芝山生活家」執行長(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1/3433

我要達成的目標:重新建立人對人(誠信友愛)、對事(公平無私)與對物(生態品質)的「信任關係」,並在聯結後提高社會資本的綜合效應(synergy)。期串聯社區社群的生活實踐,將之轉化為國家社會政策,招募服務學習志工,推動個案「服務輸送」在地化,進而促進個別資源相互聯結,構成能應外在衝擊立即動員的社群;如同身體的免疫系統以神經元相互聯結,這是「社會免疫系統」的活化。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