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友情與事2

從撰寫葉英堃教授傳記漫談「認同」

文/吳佳璇(台大醫院精神部醫師,財團法人精神健康基金會執行長)

 

 這幾年來,一直以文藝青年自詡,也有過各種出版與編輯的經驗。但回想2001年秋天,葉英堃教授要我推薦一位適當的人選幫他寫傳記,剛回到台大精神部任職的我,天真地回答:『何不讓我來做?』直到今(2005)年8月,在出擺版社的籌畫下隆重出版,整個過程是一趟多重的認同(identity)之旅。

 從那年10月下旬到隔年初春,每一至二週,我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到葉家進行訪談,一共進行了13次。然而,口述稿卻遲至2003年3月,才在墨爾本完成。當時,我是在教授的推薦下,開始參加為期一年的哈佛-墨爾本大學舉辦的「國際心理衛生領導人才計畫」(international mental health leadership program),並成為墨爾本大學的碩士班學生。

 訪問教授的經驗是我完成學業的一大助力。雖然我的英語不如香港或是新加坡的同學流利,但指導老師們對我總是從歷史與政策等較宏觀的觀點切入問題,印象深刻;從這個課程,我更清楚地意識到原本模糊的信念:發展心理衛生工作,絕不能只依循生物醫學模式,或是抄襲歐美制度就可成事。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從這個計畫開啟的一扇窗中,看到全新的風景。

  但我的愧疚感也是從此開始:受人之託,還未忠人之事,怎麼就偷偷地得到好處?

  這只是我從中得到的一項好處。近年來,在重要的時刻,我總想知道「葉教授會怎麼說」;我們也各自就「誰是我的人生導師」這樣重要的命題,「各言爾志」。在書中可以看到,杜克大學的Busse教授,台大的林宗義、魏火曜、高天成教授,以及陸軍總院的劉院長等幾位醫界前輩的身影,他們是形塑葉英堃「專業」認同的重要人物。教授的親生父母,叔父母(過房父母)以及岳父劉明先生等人的行誼,則形塑了為人夫,為人父,也就是葉英堃的「家族認同」。至於高等學校徵召入伍、日本殖民政權與國民黨政權的統治經驗,以及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中親身的遭遇,則使葉英堃的「國族認同」極為鮮明。

 基於對「認同」的追尋與好奇,葉教授和我燃起強烈的使命感與企圖心,想藉這本書為日治末期台籍菁英的成長,以及戰後台灣精神醫學的發展留下紀錄。但不可諱言的是,我們都沒有正式史學訓練的背景,且從訪問、撰寫到出版這本書的期間,我和教授從「先輩」對「後輩」的關係,進而和葉家上下發展出的深厚情誼。故在此必須聲明:我很難做到精神科醫師,甚或是史家『中立』的態度;而為了方便論述,書中有些觀點,並不是全然從教授的觀點出發,而是我以一個年輕的台灣精神科醫師的視界所做的詮釋。但作者和傳主間的關係,影響「文本」(context)的建構,從這本書的寫作我深切地上了一課。

 無論如何,能夠完成這本書,是我人生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希望這只是台灣精神醫學史的一步,「四大天王」還有三大,台灣心理衛生工作發展過程中,也有說不完的人與事;無論是藉由「台灣精神醫學會」等團體的力量,或是個人的努力,都應趕緊留下記錄。我相信這工作和一年台灣精神醫學界撰寫多少篇SCI或是SSCI論文相較,重要性不相上下。

 至於我個人的「專業」認同會不會因此改變-讓心裡一直掛著「不務正業」大學醫院醫生的負擔少些?從事相關的寫作是不是我的「桃花源」?一時間,我對自己並沒有把握。

 

書名:台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葉英堃傳記

作者:吳佳璇

出版:2005年初版,心靈工坊文化,台北市

ISBN:986-7574-47-8

 

關於葉英堃教授

1949年台大醫科畢業。同年進入台大神經精神科服務。1959年從台大借調到台北市立療養院,擔任創院院長,從草創之初蓽路藍縷,到建置完備成為台灣乃至亞洲地區的精神醫學重鎮,葉教授在此奉獻了20年青春歲月;於醫藥行政與臨床醫療外,亦不忘培育專業人才,1964年起同時在台北醫學院(現台北醫學大學)教授精神科學,傳承他全人醫療的理念。關於葉英堃教授生平,可詳見本刊出版之《從帝大到臺大》一書由他親筆撰寫之專章。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