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回應

對<懷念彭九生教授>之回應

文/林紹文(1969機械系畢業)

 

  我感到很驚喜,能拜讀陳雍學兄的<懷念彭九生教授>一文。在此我想補充一些有關於彭教授的事跡。

  彭老師教學認真,對我們學生的提攜更是不遺餘力。他當年教我們大二(1966~1967)的熱力學。熱力學在機械工程是一們很重要的基礎課程,是一門兩學期,一學期四學分的重課。我們在大學,幾乎沒有一個教授真正能把一本書教完。彭老師的熱力學也不例外。可是他為了我們能學到更完整的熱力學,叫我們在期末考過後回校補課一星期。我們對彭教授諄諄教誨的精神感到由衷的敬佩和感激。在上完他的補課之後,我和同學們都回家過暑假,我也回南部去。大約在1967年的8月中,同班同學楊日同兄來我家找我去爬家鄉附近的小山。他說彭九生教授已在上個月辭世,他的消息是來自其他同學。當時我聽到這個噩耗,在錯愕之餘,我為彭教授感到哀悼和惋惜。開學後我聽機械系師生都說彭教授為我們這班同學鞠躬盡瘁,奉獻了他生命的最後時刻。彭老師過世後,熱力學一課改由林光中教授授課,時間是1967年秋。

  陳雍學兄在1967年夏畢業,比我早兩屆。依當時政府的政策,所有的大學畢業生,男生都要服一年的預備軍官役,之後才能就業或出國留學。因此,男生最快也要在服役那年,才能申請美國大學的入學許可和獎學金。陳兄在文中有這樣一段話:『畢業後申請留學,也沒敢請彭老寫介紹信,大牌教授的推薦書一般都是高成績同學的專利。出國後,異域兩隔,不說相見無期,心想往後恐怕也扯不上關係。』言下頗有遺憾之意。他萬萬沒有料想到,其實彭教授當時已不在人世。我相信陳兄那時剛畢業,離開學校進入軍中服役。而當時台灣的通訊設備不如今日之發達,消息傳遞不易。這也難怪他對彭教授的去世一事無所聽聞。我在此補充這一段,一則以釋陳兄之懷,二則也表示我對彭老師的追念。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