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友情與事2

《杜聰明與我》新書發表會致詞

 杜淑純

 這本書的起源是在我30歲時,我告訴爸爸我想要寫他的傳記。當時他很高興地鼓勵我,以寫他的傳記作為創作的練習。在我新書的自序裏,我說從小我喜歡讀文學書籍,特別是世界偉人傳記,例如居禮夫人、史懷哲、愛迪生、巴斯德(Pasteur)、歌德(Goete)等人的傳記。他們有特別的人格、創作力、大愛的實行力、堅強的忍耐精神,他們奉獻才能以創造人們的幸福為人生目標。某一天我突然領悟到,爸爸也有這些偉人特質,我因此決定開始寫爸爸的傳記。

 那時,爸爸在台北醫學專門學校擔任藥理學教授,鑽研鴉片、蛇毒、中西醫藥一元化,已有一些成就。爸爸知道我要寫的傳記以後,他儘量在百忙中抽空,向我敘說他自少年時代到他33歲這段時期的故事。我自己也積極地去訪問爸爸的親友,收集傳記的資料。

 1961年,我去美國,繼續進修高等教育,然後留在美國工作,服務於圖書館管理,直到1990年以館長身份退休。爸爸在世時自己出版過回憶錄、5冊言論集,和其他種種書籍。而我也於退休後在整理舊書類時看到我30歲所寫的爸爸傳記原稿,因此激勵我繼續寫爸爸傳記的意念。

 1954年8月12日「杜聰明博士獎學金基金會」設立後,爸爸要我幫忙負責基金會的圖書室。因為圖書室裡有稀有的拓本及一些特別的書籍,爸爸因此希望我出席國際會議時可以介紹爸爸的藏書給國外人士,與他們交流,同時也可以介紹台灣及中國文化給國際上的朋友。當時我對爸爸有這樣的遠見及理想,感到敬佩。

 當然,最大的原動力是我要報答爸爸對我的疼愛。1968年6月1日我的日記裡,寫著爸爸對我未來的盼望。那天晚上,我與爸爸結伴到同慶樓餐廳用餐時,爸爸告訴我:「妳是有能力的女性,沒在社會做事,實在可惜。我希望將來你能夠幫忙處理並負責杜聰明獎學金基金會全部的工作。」我聽了以後感動爸爸對我的肯定,並回答他說:「我有自信可以做到。」

 我將這本書的重點放在爸爸與我每天的生活交織,以及我所看到爸爸的做人一面。不管是私生活或是當時社會發生的事件,歷史是不能被否定的,我自認以公平和正義感的原則寫真實的歷史。爸爸常說他的一生是盡他一切努力去研究醫學及培養本土醫藥人才,貢獻給台灣。 

 或許是受到爸爸的影響,我因此有使命感要成為「杜聰明專家」。我想如果我不做誰來做?因為:第一,我最了解爸爸,我與爸爸接觸過的日子,除了媽媽外,比弟弟們及其他人都多。第二,爸爸一直對我的肯定及疼愛。第三,我年紀已大,我要盡我力量,透過爸爸的人生故事,給現在及未來的子孫們知道,他們有一位貢獻過台灣及世界文化的前輩。

 《杜聰明與我》這本書已經出版了,但我仍有一些未來計畫,關於出版:(1)爸爸的毛筆字及漢詩,我已交給意研堂設計公司處理;(2)爸爸的照片集出版;(3)爸爸媽媽給家人的書信及他們的日記出版;(4)爸爸贈送給學生、親友的毛筆字,以及爸爸媽媽生前的小故事集的出版。

 爸爸晚年贈給台大及高雄醫學院畢業生毛筆字作為畢業禮物,很多國內外親友也收過他的親筆留念。今天我要拜託持有爸爸贈送過毛筆字的朋友,請將作品拍下來後寄給我,我集合這些照片後,打算編一本書出版。同樣地,如果你們知道爸爸的故事,也請將那些小故事寫下來提供給我編集做一本書。當然,各位所提供的照片及故事,我也會一一註解,並將這些出版品贈送給「杜聰明博士紀念館」典藏。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