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典型在夙昔

 

終生奉獻台灣物理教育的克洛爾教授

文/林夏玉(物理研究所博士班)

 

 

 克洛爾(Wolfgang Kroll)1906年出生於當時德國北部的Greifswald(現為波蘭國土),年輕時於布列斯勞(Breslau)接受大學教育,受到良好的理論物理訓練。1930年,也就是大學入學六年後,年僅24歲克洛爾就獲得了博士學位。克洛爾的父親是一位神學教授,受到父親的影響,克洛爾對東方文化十分嚮往,除了德語,他也精通日語和英語。

  1930到1937年間,他在萊比席(Leipzig)跟隨量子力學的巨擘-海森堡(W. Heisenberg)從事研究,同時他也結識了氫彈之父-泰勒(E. Teller),當時納粹在德國盛行,並非猶太人的克洛爾對納粹的暴行頗有微詞,在可能遭受責難之際,他接受了學校的安排,與當時日本東京帝國大學(今東京大學)的物理學家,也是後來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朝永振一郎,進行交換訪問,於1937年來到東京。在東京受到日本帝國大學非日本籍不得擔任教授的限制,而轉往北海道的札幌大學擔任五年的講師。這段期間他的薪水很低,甚至得到附近的商校兼任德文教師,於是1942年他決定轉到當時的台北帝國大學預科教授學生德文。這些預科學生後來大都成為醫師,此時他的薪水也增加六成。

  1945年台灣光復,隔年台大正式成立物理系,克洛爾隨即轉任為物理系副教授,專心從事教學研究工作。1950年他獨力完成固體比熱方面的理論研究,這篇文章後來於1952年刊登在日本京都出版社的《理論物理發展》(Progress of Theoretical Physics)期刊,這是台大物理系的教授在國際科學期刊上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在此同時他多少也指導了當時的黃振麟助教針固體比熱做研究。黃振麟一邊接受指導一邊更努力創新,並將他的研究結果先後寫成四篇論文,一一發表在1952、1953、1954、1954年的”J. of Chemical Physics”及”Physical Review”期刊上。這些算得上是台大物理系草創年代的光輝代表作。

  在1950至60年代,除了研究工作外,克洛爾教授可以說一手獨撐大多數的物理系高年級的理論物理課程,包括量子力學、相對論、統計力學、物理數學、電力學和理論物理等。他授課內容悉以他自己費心整理過的精髓筆記為主,內容豐富紮實,例如理論物理課的授課內容大部分取材自A. Sommerfeld的系列的六冊理論物理。他不懂得台語或國語,上課時都是以帶有德語腔調的英語授課,課堂上常常都是滿滿的數學公式,邊抄黑板邊解釋,所以學生要能在上課中完全吸收可以說是一件不可能任務,雖不可能,但幾年下來終於有學生整理出一套彌足珍貴的講義。當時的教授並沒有辦公室或辦公桌,所以克洛爾都是在新生南路3段巷子裡的宿舍埋頭作計算、寫講義。除了上課,偶爾學生可以在圖書館裡看到他。他上課時不苟言笑,也不提自己作的研究,但是學生對他十分敬重,這位高瘦孤寂的德籍老師,在台北的生活圈就僅止於系上的同事們,物理系早期的學生學過日語,所以與克洛爾教授有較多的溝通來往,後期的學生似乎較少有接觸。

  1957年王碩輔教授擔任東海物理系系主任時,邀請克洛爾教授到東海兼課,於是他便展開了三天在東海,三天在台大授課的北中奔波生涯。他在東海物理系教授兩門課:光學與理論物理。

  1960年起,受到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的支持,克洛爾教授又開始帶領學生從事研究工作,鍾開圓是他的第一個研究生。根據量子理論,克洛爾計算金屬中自由電子比熱式子裡的「類似週期」的一些項;他也更進一步計算束縛電子的分配函數,借以獲得導磁率,後來還研究內部有皺紋的波導管的電磁方程式的解,而且根據邊界條件、利用變分法推算導波係數,他把這些研究結果寫成若干篇論文,分別發表在1963~1967年間的《中華民國物理學刊》雜誌上。這些研究在國際上雖不引人注目,但是他為學的精神無形中影響了學生、助教和同事─讓他們體會到一些研究經驗,給學生做榜樣。

  1976年克洛爾教授從物理系退休,退休後都待在台北,後來還在中國文化學院(今文化大學)的物理系上課。70年代後期台灣經濟開始起飛,物價也跟著飛漲,微薄的退休金(共50幾萬?)使他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生病時醫藥費無著落。其間一些人士曾協力幫助他,這些人士也包括一些早年醫預科的德文課的學生(主要是醫師),但是沒多久生活再次陷入困境。1991年,當時的物理系系主任楊信男教授,希望能一次解決克洛爾教授生活、醫療上的經濟困難,於是發起募集『克洛爾教授基金』。由於克洛爾教授教導過的學生無數,現年50幾歲以上的系友幾乎都曾是他教過的學生,還有早年不少醫學院/醫預科的學生,所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募集了超過新台幣100萬元。然而不久,在1992年初,克洛爾教授因肺氣腫入院,同年2月28日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年87歲。為了紀念克洛爾教授對台大物理系的貢獻,『克洛爾教授基金』後來就改變用途,利用基金的利息,台大物理系每年邀請一位傑出系友,舉行『克洛爾紀念演講』。目前已經將邀請對象擴展到非台大物理系系友。

  克洛爾教授終生未婚,以他在德國所受之教育知識造就台灣的物理人才,他曾教導過的學生現在大多數已是台灣物理界知名的學者。克洛爾在台灣前後共五十年,他把他的人生精華完全貢獻給了台灣,給了台大物理系,他對台灣物理界的貢獻既深且遠,令人緬懷、思慕、景仰。(本文摘自《一九七0年前台灣物理系所的發展》,中華民國物理學會出版,2006)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