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列印此頁

校友專訪

  “我們是幸福的平凡人”

-「金融達人」張秀雄&陳淑美專訪

 

文/林秀美

照片提供/張秀雄

 

  張秀雄與陳淑美,1971年商學系畢業,是一對班對。兩人都從金融業起家,張秀雄後來轉換跑道,成為企業重整人,陳淑美則先後立足銀行及壽險。兩人在工作上表現卓出,各擅勝場,在生活上則相互扶持,滿足於平凡人的幸福。

 

家庭背景殊異

 出生在赤貧家庭,又是長子,要照顧弟妹生活,張秀雄回憶從小常面對空空如也的米缸,小小心靈不時掙扎著,要繼續念書?還是去做「黑手」算了?幸好母親接受了老師的建議,讓他假日幫忙賣菜,但多次得自己向親友借錢繳學費,讓他一度放棄,高中念四年,換了三間學校,才從師大附中畢業,畢業後立即到工廠做工。

  而陳淑美則是在富裕家庭長大,生活平順,完全不識愁滋味。

  1968年,兩人雙雙考進台大商學系,一在國貿組,一在銀行組。「我和我太太相差六歲,我常開玩笑說我為了等太太,所以比較晚去讀書。」

  由於每年放榜狀元都在台大國貿,他也將國貿作為第一志願。而她則「生平無大志」,完全聽憑老爸安排,學一技之長。不過進來後發現,國貿組課程較鬆散,男同學紛紛轉組,最後男生竟只剩4人。對於商學系各組消長,陳淑美認為應該從台灣產業發展軌跡來看,她說「台灣的出口貿易帶動經濟起飛,這時需要的是國貿人才,後來進入工業化,就需要管理人才;我們讀書時正好處在台灣產業轉型區間。」

  而且,真正「學以致用」的人可能不到二分之一。張秀雄以康柏台灣區董事長何薇玲(台大歷史系畢業)為例指出,「只要學會方法,懂得變通,念什麼科系都一樣」。

 

在合唱團邂逅

 回顧四年所學,他們最懷念李兆萱教授,教他們紮實的會計基礎,對其他老師的印象則僅存講桌上一疊泛黃的講義。

  也因此兩人在大一時都不太讀書。張秀雄還跳窗逃課過,「教微積分的老師,講話很小聲,還面對黑板講課,我聽了乏味就跳窗,他也不在乎。那時家裡沒電話,他臨時宣佈考試時間,同學來不及通知我,我就被死當。」有了這次教訓,大二起他就乖乖上課,大三拿到勸業銀行獎學金1萬元,此後不用再打工。

  至於聰慧過人的陳淑美,大一時成績都在及格邊緣,直到大三才收心,還一舉拿下書卷獎。

  他們最快樂的回憶都在社團。陳淑美愛唱歌,從中學開始參加合唱團,進入台大亦然,連三年拿校際冠軍。第一年獲冠軍時在中山堂表演,平時也喜歡哼兩句的張秀雄驚為天人,從他看見她的那一刻起就被吸引,「大家都閉著嘴,只有一個人的嘴張得好大,原來是solo,我就想這個人是誰?」直到大四他才表白追求之意,畢業後進展火速,率先成為第一對結婚的班對。

  在拿到獎學金之前,他必須兼家教打工,認真的態度讓他在士林家教界闖出名氣,還改租大房子開班,月收是父親的數倍。也就是為了賺錢,沒機會參加社團,他唯一課餘活動是擔任系足球隊隊員,這是他自初中起最愛的運動。

 

分進外商銀行

 畢業後,兩人分別進入日本勸業銀行及美商花旗銀行工作。勸業銀行每年提供20名大學生獎學金,由教育部甄選,且限男性,他是第二屆獲獎者。在頒獎晚宴上,他與分行總經理同桌而獲邀進入銀行工作。勸業給他的待遇是月薪5,000元,陳淑美剛進花旗銀行時為3,500元,當時本地銀行最多只有2,500元。

  畢業前,即有業界來校園招考,他也去interview,被要求簽約,對方的理由是台大學生待不久就出國留學,平白浪費公司資源。當時年輕的他還很不以為然,後來自己當執行長(C.E.O.)也頗有同感。他說「台大人自視甚高,如果公司不符他們期望,就走人。現在高科技產業所得高,有將來性,所以留下來的人多了,出國的人少了。而且台大人很獨立,互相牽成的較少,舉例來說,稅捐機關以中興居多,財政部則以政大為主,不過,頂尖的仍然是台大人。」

 

挑戰不可能任務:擔任企業重整人

 張秀雄在銀行界服務七年後,為愛迪達總代理華岡公司延攬,進入總管理室擔任副總經理,負責財務及行政管理。「華岡在當時台灣運動用品界執牛耳,在美國有家子公司經營不善,老板派我去做turn around(轉虧為盈)的工作,五年後我圓滿達成任務,這是我第一次擔任重整人。第二個重整案是寶成在美國的子公司。但與前者不同的是,那是錯誤投資,是二手品牌授權(Sub-License)的公司。我建議業主少輸為贏,結束公司之業務。並花了兩年時間收尾。」產品特色和品牌(Brand)是他判斷一個公司能否重生的標準,後者即因商標非第一手,受制於人,所以放棄。

  他說,重整人的角色很複雜,必須兼顧三方利益,一要讓公司繼續經營,二要照顧員工就業機會,三要還銀行貸款。而此三方利益又互有衝突,如何取得平衡就是學問了。

  其實,第一次接下重整工作時,他已經有多年與美國人工作的經驗,對美國人的經營文化並不陌生,而且華岡是國際公司,他有很多機會與外國人打交道,「這些經驗建立起我的信心,所以華岡公司董事長劉先生要我接手時,我才敢去。」

  他剛就任時,公司管理階層打心裡不服,甚至排斥,深諳領導要訣的他,就地擇才,沒多久就被接納。「領導美國公司最重要的是不能違反當地法令和文化」,他舉例說明,「台灣的徵人啟事,如果徵的是警衛,通常限男性,年齡四十歲以下,徵會計則限年輕女性,在美國絕不可以這麼做,這可是犯了性別歧視和年齡歧視兩項大忌。可見台灣的公司多守舊,根本沒有國際化。」除了鑽研就業法令,他晚上還到community college去修美國近代史,認識美國的文化背景、社會變遷,以便儘早融入當地社會。

  至於中強電子,本來是寶成將觸角伸入電子業的標的,寶成未入主成功,他卻受銀行團委託擔任重整人。他接手之初,公司巨額負債70億、債權銀行多達50幾家分屬六個不同的國別,他花了一年時間完成重整計畫,並獲銀行團認可。「現在電子業已進入微利時代,受資金之限制,自有工廠生產,不具規模,無競爭力。所以我決定關閉生產線,自行設計產品,委託他廠生產,,走專業品牌路線,開發具有 niche的產品。」對於員工,則優厚資遣生產部門、全部結清舊制退休金,藉此取得同仁信任。重整四年以來,「目前一切都朝著我規劃的方向前進,已是一個非常適合投資者投資的標的。」

 

深耕台灣金融界:第一位女副總裁

 陳淑美在花旗銀行工作了二十五年,練就一身專業,所以一退休就被獵人頭公司盯上,三年內換了五個工作,先後到過野村證券、安泰人壽、台新及渣打銀行服務,現任全球人壽財務長。「壽險與銀行都是金融業,但小同大異」。她說「銀行最大資產是放款,壽險業則是保單的設計及銷售以及保費轉投資,所以壽險業百年來的經營重心在管理一項重大負債-保險責任。銀行如貸款客人六個月不還本息,就做呆帳,兩年內要被迫打消呆帳;而壽險公司也許保單賠錢,但只要能持續發出新保單,現金流量不斷,就不會倒。現在台灣有些壽險公司股東權益是負值,急需增資,等到哪一天沒新保單,客戶又要解約,就是大危機。也由於壽險公司的管理比較複雜,所以設有精算師。」

  和許多婦女一樣,她也「嫁雞隨雞」過,不同的是,她可沒浪費時間。他被派去美國整頓公司時,她跟去了,在工作了十七年後,她進入波士頓大學進修MBA,還取得CPA(會計師)執照。

  張秀雄認為台灣和日本對女性有差別待遇,不利職場女性升遷,要不是在外商公司,她就不一定有今天的成就,「她是台灣銀行界第一位女性副總裁」,他表露出與有榮焉。

  可是陳淑美並不認同。「我有很多同學都是職業婦女,而且表現很出色,台灣現任HP、IBM及YAHOO主管不都是女性?只要肯努力、有專業,都能出頭天。我在花旗有一半時間做幕僚,一半時間做marketing,兩者型態及性質完全不同,但我勤勞、認真。至於帶部屬,完全就事論事,理性辯證,從來沒有感受到什麼差別待遇。」話說回來,「在傳統中國人家庭女性蠻有聲音,我媽媽是家庭主婦,主管家中經濟大權,地位也很高。」

 

夫妻互敬互愛

 陳淑美是佛教徒,吃長齋十四年,力行「信願行」,張秀雄則自稱是太太的信徒。「她讀經有心得會說給我聽,我間接受益,我們也討論公事,尤其是交換管理方面的新知。」意見相左時聽誰的?張秀雄笑說「家裡一切由太太決定,只有重大事情才由我決定,但我們家好像都沒有重大事情。」陳淑美則說自己是他的出納。

  其實,「夫妻相處之道就是尊重而已,要理智而有愛心。」張秀雄則說「要互相傾聽,碰到快發生爭執了,就停止交談,冷靜過後就會有不同想法」。當然最重要還是兩人理念相近,才能共同生活。

  顯然陳淑美很滿意另一半,說自己「是個幸福的平凡人」,張秀雄也很感動她不顧父親反對,執意嫁給窮小子。為人父後,他深深體會老丈人捨不得女兒吃苦的心境,「她爸爸信賴我,把她交給我,我們都很努力,可惜他太早過世……。」 

 

教育是well-rounded

 對子女的教育可能是唯一讓兩人意見不一致的地方。「她用心發掘兒子的音樂天份,但老師太嚴厲,反而讓小孩失去興趣,我就帶他去運動,讓他獲得解放,結果他如魚得水。在美國麻州就讀高中時,他成為該校足球校隊唯一東方人,個頭最矮,得分最多的球員,還擔任隊長,這在那所學校是史無前例。」

  兩名子女都從NYU(紐約大學)大學部及研究所畢業,不僅在專業領域各有所長,也培養了對人文藝術及運動的喜好,頗令兩人驕傲。「人活著本來就很辛苦,所以每個人都要培養終生嗜好及運動,一來調劑生活,二來圓融人生,學校應該教學生如何安頓身心,不是只重視學業成績。」陳淑美強調五育均衡,女兒在台灣讀國中時,體育課、美術課和音樂課被挪去補習英文和數學課。她曾出席家長會為女兒爭取恢復上課權利,結果惹來其他家長不滿。「在學成績優秀,出社會不一定最如意,所以通識教育更重要,這是學生品格的基本。」張秀雄補充說道。

  與美國大學生對照,曾在淡大教授「投資銀行」的陳淑美覺得「台灣學生太乖了,缺乏創造性,應該更活潑些,多參加國際活動,視野不能侷限在台灣,要自許做個國際人。」

 

期勉母校及台大人

 有感於在台大讀書時獲獎學金而順利完成學業,又想起母親告誡他要「心懷感激,回饋社會」,張秀雄遂在母校及其他大學廣設獎學金。「希望同學能飲水思源,要知道是台灣栽培你們,未來不管人在哪裡,稍有成就,就要回饋鄉土,勿以善小而不為。」

  對於台大人及母校台大,兩人都愛深責切,張說「今天台灣政經大權幾乎是台大人在主導,貢獻沒話說,不過看起來造成亂源的也是台大人。」陳則以為正本清源之道在教育,大學要加強學生人文素養,強調關懷社會、堅持正義;他們亦衷心祝福台大早日達到卓越目標,前進世界前100大。

  對於本刊,陳淑美直言份量單薄了些,尤其研究專欄內容有些艱澀,仍有改進空間,希能增加校友會消息報導,以服務校友。對於兩位校友的建言,本刊虛心受教,力求改進。

發表迴響

你可以使用 HTML標簽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